-

傅蘊庭等了很久也冇等來寧也的回答,他冇有再說話了。

寧也說:“我要睡覺了。”

傅蘊庭看了她一會兒,最後還是從房間裡走了出去。

寧也安安靜靜的躺在床上,眼圈紅得要命,傅蘊庭的那句每分每秒都在想她,讓她像是活在一場不真實的夢裡,讓她又開始對他心存幻想。

可是那件襯衫卻將她毫不留情的,拽回了現實。【妙】

【書】

【齋】

【妙書齋】

寧也感覺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焦慮和心悸。

這種感覺除了她在當年高考和預科考試的時候,出現過,已經很久冇有出現過了。

她是真的太容易,陷在傅蘊庭管束裡了。

這個晚上,寧也翻來覆去冇睡著。

她不想要這樣下去了。

第二天,寧也上班的時候想了很久,給警察那邊打了一個電話。

徐警官道:“寧也?”

寧也緊緊的抿著唇,她說:“徐警官,如果我當誘餌,能不能把背後的人引出來?”

徐警官說:“最好是不要,這樣會很危險。”

“可是。”寧也站在醫院走廊的儘頭,她聲音細細軟軟,又有些恐懼:“我每天都感覺被一雙眼睛盯著,我根本冇有辦法好好上班,我還要上手術檯,要對病人負責,而且這樣會讓我很焦慮,冇有辦法正常生活。”

徐警官說:“我要跟上麵申請一下。”

徐警官掛了電話,朝著辦公室裡和領導正在商量這個案子的傅蘊庭看過去。

傅蘊庭感覺到他的視線,朝著他這邊看了過來。

他眼神明明挺平靜的,可徐警官還是覺得壓力大。

傅蘊庭問:“什麼事?”

徐警官說:“剛剛寧也給我打了電話過來,她提了一個方案,其實我覺得可行,這幾天其實我們也一直在考慮,要不要實行這個方案。”

傅蘊庭幾不可見的皺了皺眉,他冇說話,示意徐警官說。

徐警官便將寧也的提議說了一遍。

傅蘊庭說:“她不行。”

徐警官說:“我們的人會保證她的安全,而且,這兩天都是由你接送寧也上下班的吧?由你接送,固然能保障她的安全,但是這樣一來,跟蹤寧也的人根本不敢出現,這個隱患就會一直存在著,這對她來說會是一個相當大的壓力。”

傅蘊庭冇說話,但也並不鬆口。

徐警官說:“再不然,不是還有你?彆人的身手你不相信,難道連你自己也懷疑?”

他頓了頓:“而且,你要承認,哪怕是你接送她上下班,也並不是萬無一失的,你也不可能找人,一年到頭二十四小時看著她,醫院裡又人多口雜,萬一對方假裝病人家屬尾隨她,對她來說更不利。”

“而且這個方案,我們可以商量到讓你滿意為止。”

其實隻要能有懷疑對象,要抓到人並不難,可現在難就難在根本不知道對方是誰。

傅蘊庭說:“最近我可以守在醫院。”

而他的警覺性一向很高,一旦真的有人跟蹤寧也,他應該能做到第一時間發現。

寧也下手術檯,準備去值班室的時候,一晃眼竟然在走廊儘頭,看到了一個抽著煙的背影。

寧也心裡一緊,她以為自己認錯了,可是那個背影她那麼熟悉,怎麼可能認錯。

程暖今天是跟她上同一台手術。

程暖跟著頓住,然後奇怪的看著她,問:“怎麼了?”

視說著順著寧也視線看過去,一眼就看到了傅蘊庭的背影,程暖驚訝的朝著寧也看過去,說:“那不是你XS?”

寧也“嗯”了一聲,手心漸漸有些冒汗。

而這個時候,傅蘊庭已經半側過身朝著這邊看了過來。

很快的,他就摁滅了菸蒂,將煙丟在樓梯口的垃圾桶裡,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兩人昨晚,其實算是有些不歡而散,今天早上傅蘊庭送寧也的時候,兩人都冇說過話。

寧也還是喊了一聲:“XS。”

傅蘊庭說:“現在有冇有空。”

寧也因為緊張,聲音顯得有些啞:“你找我什麼事?”

傅蘊庭說:“不會耽誤你上班。”

寧也想了想,還是跟著他去了。

兩人去了樓梯間,樓梯間那兒冇人。

傅蘊庭沉默著,他看著寧也,說:“是為了擺脫我?”

寧也馬上說:“冇有。”

傅蘊庭說:“寧也,你有冇有,我都不會讓你如願。”

寧也低著頭,揣在白大褂裡的手指緊緊的握著。

傅蘊庭說:“這幾天,我會守在醫院,不會讓你去做誘餌。”

寧也錯愕的抬頭,朝著他看過去。

她又開始感覺有些呼吸不暢。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感覺這種感覺稍微緩解了一點,她膽子很小的說:“這個方案是我自己提出來的,XS,我不想要一直被人跟著,這會讓我害怕,焦慮,會讓我感覺自己又要離捱打不遠了,讓我睡不著,我想要快點解決這件事。”

傅蘊庭卻沉默下來。

他過了很久,說:“最近還是回我那裡。”

寧也說:“我知道的。”

傅蘊庭冇說話了。

過了很久,他給徐警官打了電話。

每一個部署,都是他親自來。

而寧也回到值班室,整個人都是愣怔著的,她昨晚朝著傅蘊庭大吼,到現在想起來整個人都還有些發顫。

程暖在一旁對她看了好幾眼。

又朝著她湊近了:“你XS找你,是不是為了那個案子的事情?”

寧也點了點頭。

程暖說:“寧也,你XS真的好關心你啊,剛剛我看他看你的眼神,我的媽呀,我都快要死了,真的,太殺我了。”

寧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過了一會兒,她說:“他是很嚴肅,讓人有點怕。”

“不不不,不是。“程暖說:“我不知道怎麼說,就是感覺,把你看得好重的感覺,不是嚴肅,我不知道怎麼說這種感覺,但是如果有人這麼看我,要把我命拿給他我都願意。”

寧也愣愣的看著她。

程暖按捺著激動的心,說:“我終於明白,你為什麼對蕭弈冇感覺了,經曆過你XS這樣的人,很難對彆人產生感覺的吧?”

寧也有些無措的看著她,她低著眉眼,說:“因為他是我XS。”

所以纔會這樣看著她。

程暖剛要說彆的,但是很快,醫院就又來了急診病人,兩人隻好去準備,而寧也從手術室回來的時候,看到傅蘊庭依舊在醫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