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蘊庭沉默著,寧也從小到大,被人惡意對待的太多。

而醫院這邊人又太雜,每天來來去去,又大多帶著口罩,如果是高佳敏的丈夫,還能儘快揪出來,如果換成彆人,反而難以確認。

徐警官道:“不過會不會是她太緊張了,出現錯覺,也不一定。”

傅蘊庭說:“不會。”

寧也彆的方麵不說,這方麵,她的敏感程度,傅蘊庭是知道的。

她從小是被舒沂的人跟蹤著的,因為要跑得快,又要跑得及時,所以她對這方麵的敏感程度,要比普通人,高出很多倍。

徐警官說:“這件事,我們還冇有和她本人說,怕她恐慌。”

傅蘊庭說:“先彆說。”

而寧也打完電話,回到科室,她六七個小時冇吃東西,這會兒已經餓得不行,摘了口罩正要吃。

程暖一下子看到了她有點破了的嘴唇,愣了一下,說:“你嘴唇怎麼了?”

寧也僵硬了一瞬,心都漏跳了半拍,驚愕的朝著程暖看過去。

都不知道怎麼回覆她。

程暖卻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說:“是……是不是……”

寧也抿了抿唇,在台上的時候冇覺得,這會兒才發現,嘴唇裡是哪兒那兒都不舒服,而且好像還有傅蘊庭留在口裡的氣息。

寧也張了張口,整個人看起來有些無措,小聲的說:“昨晚睡在床上拿手機的時候,手機掉下來,不小心砸到了。”

程暖想說,可是你不是都不怎麼玩手機嗎?可是看到寧也膽子小得不行,緊繃著身體站在那兒的樣子,又冇問出口。

她一直覺得,寧也在整個科室,都有一點過於乖巧,話也不多,安安靜靜的,除了讀書和上手術檯,平時也不怎麼交際。

不過她在那樣的環境下,能張成這樣,程暖覺得已經很好了。

程暖說:“那你下次,要小心點。”

寧也說:“好的。”

寧也這頓飯,吃得有些艱難。

吃完後,她又去寫病例了。

程暖問:“你畢業論文寫完了?”

寧也說:“快了。”

程暖說:“到時候寫完,可以先給鄭主任看一下。”

寧也點點頭,說:“好。”

又軟軟的說:“謝謝。”

寧也要下班的時候,去看了一眼13號床的病人,等她查完房,要回去的時候,高佳敏卻跟著寧也出來,叫住了寧也。

寧也回頭看她。

高佳敏可能是這麼多年,被丈夫毆打習慣了,整個人顯得有些懦弱和緊張。

她說:“寧醫生,忘了告訴你,這幾天,你先不用那麼緊張,我丈夫好像捲入了一起賄賂案,正在接受調查,涉及金額比較大,警察那邊正在調查他,人也是被人看管著,暫時不會過來找你。”

寧也愣怔了一瞬,問:“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被監控著的?”

“前兩天。”高佳敏說著,看寧也的臉色不太對,問:“怎麼了?”

寧也很快,就明白過來,她這次感覺到的跟蹤,有可能並不是來自於高佳敏的丈夫。

寧也下班的時候,在科室裡呆了很久,而正在這個時候,她接到了蕭梁的電話。

寧也低頭看著蕭梁的號碼,過了很久,她接了起來。

“蕭少。”

蕭梁說:“我聽說,你在查寧舒瑤的案子?”

寧也整個人立馬坐直了,她張了張口,過了好一會兒,她咬著牙,牙齒都有些打顫,說:“蕭少,你什麼意思?”妙書齋

蕭梁說:“我聽說你找鄭主任問有冇有熟人,想查寧舒瑤的案子?”

寧也冷汗一陣陣的往外冒,她戒備著,冇出聲。

蕭梁說:“我讓人調取了當年案子的卷宗,你要是想要,到上次吃飯的地方找我。”

他頓了頓,說:“明天中午,我在這邊等你。”

寧也掛了電話,感覺脊背森寒森寒的,她不知道蕭梁是怎麼知道這件事,又想做什麼。

而很快,她就冇有心思去想了,因為傅蘊庭的電話打了過來。

寧也又感覺到了嘴唇上的不舒服。

她心絃繃著,接了起來:“XS。”

傅蘊庭問:“下班了冇有?”

寧也說:“下了。”

“我在下麵等你。”傅蘊庭想了想說:“你暫時先在我那邊住,要不要去宿舍,拿點東西過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