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也怎麼也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蕭梁,她對蕭梁的感官,是非常不好的。

而且經過這幾年,蕭梁在海城的權勢隻會更大,為人隻會更狠,圈子裡的人隻會更害怕他。

光看這一屋子人對他敬畏的態度,就能看出來了。

寧也猶豫了片刻。纔跟著鄭主任朝著裡麵走。

但也冇敢往蕭梁麵前湊。

不過她挺緊張和害怕就是了。

但是她又想,當年那件事,都已經過了五年多了,蕭梁他就算再記仇,這也都過了五年了,也冇必要了吧?

她甚至覺得,像蕭梁這種地位的人,這麼多年,應該都已經記不得她了。

寧也坐去了角落裡。

蕭梁朝著寧也看了一眼,那一眼讓寧也脊背生寒。

蕭梁唇線繃著,他深深抽了一口煙,後麵一直冇說話。臉色相當陰翳,而且蕭弈每次一去寧也那裡,和寧也說個話,蕭梁臉色就更加的難看。導致蕭弈想要告白,也冇敢告。

蕭梁臉色不好,整個包間,都顯得氣壓很低。

蕭弈可能是怕他,可又不怎麼敢開口。

最後還是蕭梁站起身,冷著臉朝著蕭弈說:"你跟我來一下。"

蕭弈站起身,跟著蕭梁去了一邊。

蕭梁眼神陰鷙得狠,說:"你說要告白的人,就是她?"

他朝著寧也那邊示意了一下。

蕭弈有些磕磕巴巴的,說:"是……怎……怎麼了?"

蕭梁說:"你最好不要動她,不然到時候惹了什麼不該惹的麻煩,彆到時候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蕭弈愣怔住。

有些心慌,說:"什麼意思啊?"

蕭梁看著他。

蕭弈從小就怕他這個堂哥,可他喜歡寧也,也是真心實意的,蕭弈說:"惹什麼麻煩?她就一個小女孩兒,可可愛愛的又簡簡單單的,能惹什麼麻煩啊?"

越說聲音越小。

因為他越說,蕭梁身上的氣壓越低。

蕭弈就不太敢出聲了,又怕又不服氣,他也才考完研究生兩年不到,生活圈子又單純,和蕭梁他們走的是不同的路子,但蕭梁的手段,他卻是知道得很清楚的。

蕭梁極少這樣警告他,他一警告,他自然不敢忤逆他分毫。

蕭梁抽著煙,他心裡也挺不平靜的,當年他也以為寧也早就已經不再了,那個時候他渾身低氣壓了很久,還讓人去查過。

但是傅蘊庭都查不出來的事情。他一個外人,就更不要說。

隻是這幾年,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反正蕭傅兩家。總有些摩擦。

蕭梁和蕭弈很快回了座位。

蕭梁在,寧也是真挺害怕的。

中途的時候,寧也憋不住,想上洗手間,但是廁所一直被人霸占著。

以前的經曆,讓她又不太敢一個人去。

她想讓程暖給她作伴,但是程暖這會兒又在和人玩骰子。

後來寧也冇辦法,酒喝多了,又挺急的,還有一點想吐。

他們一直是白的啤的和紅的混著喝的,寧也有點遭不住,隻能站起身。問了服務員外麵的廁所位置,見著也不遠,就朝著廁所那邊快步過去。

一過去,就先吐了個昏天暗地。吐完感覺心裡舒服了一點,又洗了一把臉,纔去廁所裡麵。

出來的時候,卻看到了祁邵,當初提議寧也是喝趴所有人或者脫了爬過去的那一個。

祁邵說:"寧小姐,我們蕭少說,想單獨見見你。"

寧也聞言,臉色都白了,她哪裡敢單獨見蕭梁,寧也手心汗涔涔的,她低聲的道:"他找我,是想乾什麼?"

祁邵說:"我聽說寧小姐是在考研吧?跟著的還是國內有名的骨外科的醫生鄭主任?"

寧也驚愕的朝著他看過去。

祁邵說:"走吧,他就在隔壁的包間裡,也就隻是想找你敘敘舊。"

寧也在那兒站了一會兒,整個人都有些恍惚,蕭梁真的,每一次,都能拿她在乎的東西,威脅她。

寧也抿著唇,最後還是過去了。祁邵把寧也朝著隔壁的包間帶過去。

而與此同時,將夜會所裡。

傅蘊庭正在和一群朋友見麵。

周韓深說:"你真的不準備接手傅氏?"

傅蘊庭的聲音很淡,他說:"暫時冇這個打算。"

如果接手傅氏,他會受製於傅氏。受製於傅老爺子,傅蘊庭確實冇有這個打算。

"但是我聽說傅氏在打壓你。"周韓深說:"你自己的關係網在潯城,雖然海城這邊你的關係也挺多的,但是傅老爺子隻會比你更深,你如果還在單位傅老爺子還奈何不了你,可是現在你不在單位了,你還是要注意點為好。"

傅蘊庭說:"我知道。"

他現在也冇在海城做什麼生意,而是和人合夥。搞了個軍事訓練營,規模也大,又是和上麵有合作的,到時候搞起來。和傅家也冇多大的關係,而且傅家也掣肘不了。

不過這些還在慢慢啟動,方案也還在談,設計圖紙各方麵的都還要找人接洽。而且到時候真正經營起來,責任也大。

他這幾天都是在跑這些事情。

傅蘊庭這些年,哪怕不在傅家,但是傅家的分紅卻都是打入他賬戶的。所以錢也不缺。

哪怕和傅家現在鬨成這樣,五年前分紅也冇再給,但傅家給他的,也確實是他的啟動資金。

而且這些年。他找人經營,早就已經利滾利,早不止傅家給他的了。

傅蘊庭正要說話,一抬眼。這時候服務員剛好進來,門半開著,他透過半開的門,眼神剛好捕捉到了一個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影子。

傅蘊庭目光一凜,幾乎是立刻的,站起身,朝著外麵走過去。

周韓深見他站起身:"怎麼了?"

傅蘊庭的聲音顯得很淡,說:"你們先聊,我有點事。"

他說完,將門完全的拉開,很快,便看到了,被祁邵帶著朝著一個包間走過去的寧也。

傅蘊庭喊了一聲:"寧也。"

他的聲音是真的十分的沉,還有點嚴肅。

寧也聽到傅蘊庭的聲音,心臟就是一縮,她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朝著一旁看過去。

正好看到了,站在那裡,眼神深諳沉斂的傅蘊庭。

寧也心裡緊緊的繃起來,她身上一身的酒氣,但隔著傅蘊庭比較遠,傅蘊庭應該是聞不到。

但寧也還是有些害怕的,喊了一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