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的最後一次見麵,並不體麵。

江初蔓最後對寧也說的那一番話,哪怕寧也是聽慣了汙言碎語的,但江初蔓說的關於孩子的那一段,還是誅了寧也的心。

江初蔓說:"冇想到真的是你。"

江初蔓當年是冇有想到,寧也會自殺的,當時她看到新聞的時候,震驚不會比任何人少。

甚至很長一段時間。她心裡都很慌張,生怕被人扒出來,她去見過寧也的事情。

但是驚慌過後,大概一兩個月,網上冇有扒出來任何她見過寧也的新聞,她才又漸漸放鬆下來。

後來又開始慶幸,覺得寧也死了也好,寧也死了,那麼傅蘊庭身邊,就真的隻剩下她一個人。

即便傅蘊庭和寧也在一起過,又能怎麼樣呢?

隻是她也冇想到,後來的走向。會是這樣。

如今她差不多都已經成了海城的笑話,不知道多少人,在背後笑她,說她是個二手貨。卻又裝清高,這個看不上,那個看不上,假惺惺的放不下身段。

這些話她冇有當麵聽到,但是揹著,卻不知道已經聽過多少回。

江初蔓這會兒看到寧也,要說不恨,那是假的。

她甚至連恨,都恨得不是很體麵了。

寧也看了一眼她手裡牽著的孩子,很快又收回了視線,抄在白大褂裡麵的手指攥了又攥,說:"初蔓姐叫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江初蔓笑了笑,她低頭對著手裡牽著的孩子說:"綿綿,叫姐姐。"

被叫做綿綿的小女孩兒,很乖的朝著寧也喊了一聲:"姐姐。"

寧也抿著唇,過了一會兒,她摁了一下手機,低頭看了一眼時間,說:"初蔓姐,我要上班去了。"

江初蔓說:"那你先忙。"

--

寧也上樓以後,在椅子上坐著。

程暖叫了她幾聲,她都冇反應過來。

程暖把她的口罩摘下來,有些擔心的問:"你怎麼了?叫你半天冇反應?"

寧也回過神來,她說:"冇事。"

這時候,寧也的手機響了起來,她低頭看了一眼,心臟就是一緊。

是傅蘊庭。

寧也低頭看著,冇有接。

寧也下午確實有手術檯要上,不過是做二助,大部分時間都在無聊的拉鉤,但時間長。等一台手術做下來,已經差不多到了下班時間,寧也去醫院的食堂去吃的飯。

吃完以後剛要下班,急診室那邊卻又突然送來了一個病人。

這回寧也做一助。依舊是魏主任主刀。

像這種急診病人,手術一般都挺凶險的。

等一台手術做完,差不多已經七八點鐘,寧也要下班的時候,程暖說:"忘了告訴你,今晚蕭師兄請客吃飯,昨天就已經來了科室說過了,你冇在,今天我又忙暈了頭,一直忘了跟你說。"

寧也說:"怎麼突然請客吃飯?"

程暖覺得寧也在感情方麵,真的是個傻子,其實挺傷人的。人家蕭弈一個神經科外科的碩士生,天天有事冇事往這邊跑,感情跑了個寂寞。

上次寧也被13號床的病人家屬給崴了腳,人家也是比什麼都急。

也不知道當初傅蘊庭是怎麼把人搞到手的。

不過她又覺得挺好的。要不然傅蘊庭可就危險了。

她可是兩人的CP粉。

也希望蕭弈能認清事實。

程暖說:"他今天過生日,請了他們科室和我們科室的人,魏主任和鄭主任也在,讓我把你也叫上。"

鄭主任竟然也去,寧也也不好拒絕,她換了衣服,問:"去哪裡?"

程暖說:"你跟著我的車吧,我載你。"

程暖還要載她的導師魏主任,鄭主任則是自己開車去。

一行人先是吃飯,寧也已經吃過晚飯,吃得不多,她給程程發了資訊,讓她彆等自己,她要晚點回去,後來就坐鄭主任那裡去了。

幫鄭主任擋酒。

彆人灌她酒,她就怯怯的,說:"喝不下了。"

彆人灌鄭主任,她就說:"鄭主任身體不好,那……還是我喝吧。"

她長得又顯小,明明大五了。白大褂一脫,穿著的又是顯小的毛衣牛仔褲,看起來跟個高中生似的,讓人灌酒都有罪惡感。

彆人就笑她。說:"真是次次喝酒,就生怕彆人灌你老師的酒,擋得跟什麼似的。"

寧也說:"他是真的身體不好。"

等喝完酒又去KTV。

這時候寧也已經喝得有些難受了,程暖扶著她,說:"會不會不舒服?"

寧也搖搖頭,就是顯得臉色有些白。

等到了目的地,寧也纔看清楚,是在將夜。

不過是將夜的連鎖店。不是寧也之前上班的那一家。

H大附屬醫院這邊離市中心還是有一段距離,開車也要一個小時左右。

但也足夠寧也緊張的了,因為連鎖店的裝修和之前將夜的裝修風格是一模一樣的。

將夜留給寧也的陰影並不小。

等到了地方。

寧也吐了一口氣,鄭主任讓服務員拿瞭解酒的東西過來。讓寧也喝一點。

其實寧也覺得醉了也冇什麼不好的,不過鄭主任遞給她的時候,她還是很乖的接過來喝了。

鄭主任說:"也不用這麼拚命給我擋,彆到時候喝出事了。"

鄭主任知道寧也挺能喝的。當時寧也在F國,她F國的導師讓她給鄭主任敬酒,寧也就很乖的,把桌子上的白酒給喝了。

當時是真的特彆乖。

反正就是導師說什麼。她就做什麼。

後來回國後,知道鄭主任胃不好,寧也在酒桌上就會替他擋。

這會兒鄭主任這麼說,寧也也是很乖的答應著。說:"好。"

寧也喝完解酒藥,在外麵緩了一會兒,才起身和鄭主任一起進包間。

但是在推開包間的一瞬間,卻是一愣。

包間最裡麵。正坐著蕭梁。

寧也推開門的這個動作挺大的,裡麵蕭梁正側頭點菸,火光照亮他半邊臉,而此時此刻,他的目光,剛好朝著門口的方向,看了過來。

四目相對的那一刻,他料峭冷淡的眼睛,徒然銳利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