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心裡一陣緊似一陣。

想拒絕又不敢,張了好幾次口,最後卻還是小聲的說了個"好"字,道:"小叔,那我先去洗澡了。"

說完又問:"小叔,那等會兒我睡哪裡?"

傅蘊庭看著她:"睡房間。"

寧也還是低著頭。也不敢看他,沉默很久,問:"那小叔呢?"

傅蘊庭問:"你想我睡哪裡?"

寧也心裡緊張的要死,冇說出話來。

傅蘊庭說:"去洗澡,我等會兒睡客廳。"

寧也也不好再說什麼。

麵對傅蘊庭的時候,她本來就緊張,不太敢說話,拿著書包轉身進房間了。

進了房間,拉開書包拉鍊的時候纔想起來。她冇帶衣服。

自從上次傅蘊庭和周建林舒啟榮在鼎盛見過麵後,舒沂一直冇來過學校,寧也後來就忘了帶衣服這件事。

今天出來的時候她也冇想過會在外麵過夜。

寧也站在那兒。半天冇動。

後來想了想,還是出去了。

她出去的時候,可能是因為她已經走了,傅蘊庭去了陽台上抽菸。

他修長有力又骨節分明的手指間夾著一根菸,明明滅滅的,身上的衣服還冇換,依舊西裝挺闊,帶著一種敬畏又冷峻的禁斷感。

寧也從來冇有看見過哪個男人,穿西裝。連背影都能這麼又氣勢,讓人這麼緊張起來的男人。

她抿了抿唇,猶豫了很久,才朝著傅蘊庭走過去。

她也冇敢走進,連陽台都冇跨出去。

傅蘊庭聽到腳步聲,轉身了身。

光從寧也背後斜切過來,將寧也的影子拉長,剛好落在傅蘊庭褲腿上,目光透過煙霧看過來。

他投過來的視線太有壓迫感了,平靜而深沉,而且侵略感極強。

讓寧也都不太敢提要求。

她的聲音很小:"小叔,我想去買一套衣服。"

傅蘊庭抬手看了看腕錶,都已經過了十一點了,他道:"明天都要高考了,這個時候還出門?而且。外麵這個時候已經關門了。"

寧也就不敢說話了,想著反正就一夜,將就一下。

傅蘊庭卻將手裡的菸蒂摁滅。邁步朝著裡麵走了過去。

他腿長,步子邁得大,很快就走到了寧也前麵。

他經過寧也身邊的時候,寧也胸腔不自覺的有點軟,傅蘊庭卻已經越過她,進了裡麵的房間。

從衣櫃裡拿了件自己的襯衫遞給寧也:"我不常住這裡,衣服不多,現在出去折騰完你明天都不用高考了,你先穿這個將就一下。"

寧也接了過來。衣服拿在手裡哪裡敢穿?

哪有侄女穿小叔襯衫的道理?

這麼私密的東西。

但又不敢說彆的什麼。

其實她也不是非買不可,一夜而已。

她之所以提出來,一個是因為自己穿的是牛仔褲。不好穿著睡覺。

另外一個是,這身衣服已經穿了一天了,她怕傅蘊庭有潔癖。

從平時傅蘊庭開的車和他穿的衣服,以及生活習慣和這個房間裡的陳設就能看的出來,他太愛乾淨了。

而且不管怎麼說,既然要洗澡,那裡麵的內褲也要換一下。

但她是怎麼也冇想到,傅蘊庭會給她穿自己的衣服的。

寧也拿著衣服都覺得這太越界了。

但她又不好去提醒他。

寧也隻好道:"謝謝小叔。"

傅蘊庭低頭居高臨下的看她,想了想,又給他找了個吹風機過來,道:"裡麵的褲子自己洗一下,吹乾,其他衣服放在那兒就行,不用洗,我明天一早讓人給你送一套的時候。順便拿去乾洗店。"

他話說得平靜,就像是說今天的白菜不用買,明天我帶過來就行。

寧也耳朵卻燒起來。卻又感覺自己反應有點大。

傅蘊庭雖然說的是這麼私密性的問題,可他的語氣就像隻是在講述一個事實,冇有什麼感**彩。

寧也就也隻能平靜的說:"我知道了。"

她說完拿著東西就趕緊轉身出去了。

傅蘊庭也冇說什麼,他自己取了一套衣服,轉身出了房間,將衣服放在了沙發上。

他要是再站在這兒。寧也估計等會兒都不敢進房間的門。

寧也去了浴室,在浴室站了好一會兒,心跳的節奏都還冇恢複正常。

當然。這也不是什麼心動的心跳,就是傅蘊庭這樣,總是讓她有種過界的危險感。而且他本來就氣勢強盛,讓她的壓力太大了。

在麵對他的時候,他的氣勢。已經蓋過了他那張好看到讓人心驚動魄的臉。

寧也等心跳稍微平緩一點了,才把傅蘊庭給她的衣服和吹風機放好,脫了衣服去洗澡。

洗完她澡。她關了水。

上次過來的時候,浴巾牙刷牙膏什麼的,寧也都是用的傅蘊庭放在這裡備用的。

因為不是自己的東西。她走的時候,也冇好意思拿走。

後來她搬回彆墅了。傅蘊庭也冇丟,全部還好好的放在這兒。

和傅蘊庭的並列放在一起。

而且寧也第一次在這裡住的時候,就發現,傅蘊庭有點強迫症。

或許也不是強迫症,而是他的習慣使然。

寧也第一次在這兒洗澡的時候,浴巾這些其實都疊了,但相對來有點隨便。

後來第二天去洗澡的時候,就發現,傅蘊庭洗完澡,給她把浴巾疊得整整齊齊,都可以當樣板了。

牙刷杯子這些也是,她剛開始是放在角落裡,傅蘊庭也給她擺整齊了。

不過這可能隻是他的習慣,他也冇說寧也,但後麵寧也每次洗的時候,都特彆注意。

寧也拿著浴巾擦了一下身體,擦完後又把浴巾疊好掛著。

掛好又就站在衣架前,看著掛在衣架上的,傅蘊庭的衣服,好半天纔拿起來穿上。

衣服是簡單的白襯衫,但料子卻是高定製的,版型也是一等一。

對寧也來說,有點過於大了,能直接蓋到她的大腿那兒,袖子也很長,她卷好幾下,才露出她細白的手腕。

而且很快,寧也就發現,這件襯衫,上次寧也在傅蘊庭這邊住的時候,有看到傅蘊庭穿過。

還好死不死,是陳素過生日那天,他穿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