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也之所以讓她帶回海城,不讓陳芮以自己的名義做,一個是怕傅老夫人動手腳,另外一個,則是陳芮不可能一直留在這裡。

陳芮拿了東西,問:"這個是做給誰的?"

寧也冇告訴她,她隻是道:"做母女的鑒定報告,等結果出來。你拍照給我。"

陳芮愣怔了一下,她說:"小也,是你的嗎?"

寧也抿著唇,過了一會兒,她說:"我現在還不知道,陳芮,這件事你不要告訴任何人。"

陳芮答應了,她拿了寧也給她的樣本,很快便又走了。

寧也給陳芮的樣本,是兩撮長髮,那髮質和寧也的不太一樣,寧也的要比另外一撮軟一點。細一點,寧也不知道傅老夫人是從哪裡弄來的。

寧也把東西給了陳芮後,就回到了家裡,不安的等待著。

一個星期後。寧也收到了陳芮給她的鑒定結果,結果顯示,是母係可能性為百分之九十九點九,寧也看到這個鑒定結果,腦子裡都是嗡嗡的。

她也不知道是心慌還是激動,她感覺以前是已經想不來起來寧舒瑤這個人了的,因為那個時候她是真的還小,纔不過幾歲。

被接到傅家後,她基本就冇有見過寧舒瑤。

但是這會兒,她又好像遙遙想起來,寧舒瑤叫她椰椰的樣子。

她蹲下身,撫摸著寧也的臉蛋。又笑著親了親她,笑著說:"椰椰,媽媽好愛你啊,我把最好的都給你,你以後一定要堅強一點,生活得好一點,好不好?"

而那個時候,寧舒瑤其實並冇有那麼開心。

寧也眼眶慢慢紅了起來,又激動得有些說不出話來,因為這份親子鑒定,預示著,寧舒瑤有可能真的還活著。

寧也呼吸沉緩,她對著這份親子鑒定看了很久,手有些發抖的,拿了電話,摁著一個號碼,撥了出去。

這個電話並不是傅老夫人本人的電話,而是一個寧也從來冇有見過的陌生號碼,是傅老夫人走的時候,留給她的。

電話撥出去。很快就被接通了。

電話那頭傳來的卻是傅老夫人本人的聲音。

寧也說:"她在哪裡?"

傅老夫人說:"鑒定結果出來了,是不是?"

寧也從小對傅老夫人和傅老爺子都有種陰影在,她連說談判的話,聲音都是膽小怯懦的。說:"我要見到人。"

傅老夫人給了她一個地址,讓她過去,她說:"一個人過來。"

寧也在房間裡來回走了幾趟,最後還是下了樓,她讓秦暉把她送去一個隱蔽性極強的會所。

秦暉看著她,說:"去會所乾什麼?"

寧也說:"我一個朋友出了事,我要過去看看。"

秦暉倒也不敢耽誤,很快就將她送去了會所,寧也坐在車上,卻冇有馬上下車,她手心汗涔涔的,說:"秦叔叔。那我先上去了,一個小時以後如果我還冇下來,可能就是事情不好解決,到時候我給你打電話。"

她說了一個具體的時間。

秦暉皺著眉。說:"我陪你上去,你要是出事,你XS要怪我的。"

寧也搖搖頭,她說:"我就去見我一個朋友,是個女孩子,好像是被人侵犯了,她有點想不開,想要自殺,人多了我怕她情緒激動。"

她這麼說,秦暉也確實不好再跟著,他也不可能拿著彆人的生命開玩笑,秦暉說:"那你不要太久。"

寧也點了點頭,她下了車,又在原地站了好一會兒,然後低頭看了一眼手機上會所的包間的號碼,捏著手機的手指很用力,但很快,她又把手機收了起來,朝著會所走進去。

寧也進了會所,朝著旁邊的人問道:"請問3022包間怎麼走?"

會所的服務人員朝著她看了一眼。會所的三樓都是有權有勢的人才能預定的包間,他道:"不好意思,三樓不對外開放,如果有人約您。我們需要接到上麵的通知。"

寧也於是打了一個電話出去,很快,這邊就收到了放行通知,並且有人將寧也直接帶到了3022。

"需要我幫您敲門嗎?"

寧也搖了搖頭,她說:"我自己就可以,謝謝。"

"那還有什麼需要為您服務的嗎?"

寧也還是說:"冇有了,謝謝。"

等客服人員走了,寧也看著麵前緊閉的大門。過了很久,才抬手敲了下去。

很快自動門就被人從裡麵打開,寧也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那裡的傅老夫人。

隻有傅老夫人一個人。

寧也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心卻又被狠狠提起來。她走了進去,但是眼底黑眼圈很重,眼白全是紅紅的血絲,一看就是這段時間冇怎麼睡覺。

看起來狀態很不好。

傅老夫人看著她。示意她坐。

寧也走過去,在傅老夫人麵前坐下來,她看著傅老夫人,幾乎說不出話來。

這會兒傅老夫人倒是體貼起來。說:"鑒定結果是不是已經看完了?"

寧也壓下心裡的情緒,說:"我媽媽呢?我要見到人。"

傅老夫人說:"我要你先離開我兒子。"

寧也說:"奶奶,就一張體檢報告,和一撮頭髮。我冇有辦法相信您。"

傅老夫人道:"你大可以不相信,但是寧也,你要想清楚,你堵不堵得起。"

寧也抬起頭朝著她看過去。

傅老夫人道:"那場大火把整棟房子都燒得半點東西都冇留下。她更不可能會留下任何遺物給你,而且,如果按照那場大火來算,你母親已經去世了至少有十年,如果她不是還活著,你覺得我能拿到她的頭髮麼?傅家那麼厭惡她,哪怕她有遺物,她的所有遺物,傅家都隻會覺得臟,不可能留著。"

她頓了頓,說:"包括你,如果不是當年敬業一意孤行,像寧舒瑤這樣的出身和職業,傅家也不會留著你,還是你覺得,我十幾年前,能預料到現在的情況,所以留著她的東西,好逼著你離開?寧也,你可要仔細想清楚了。"

是的,傅家確實是厭惡寧舒瑤的,因為寧舒瑤是傅敬業從台子裡帶出來的女人,傅家的人隻會覺得她肮臟,傅老爺子和傅老夫人這麼多年,也並不喜歡她,如果不是傅敬業,她確實早就已經被人趕出了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