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臨墓園離醫院挺遠的,傅蘊庭當然不敢什麼也不做,就這樣指望自己開車過去堵人。

哪怕他車子開得再快,不出任何意外的話,到醫院也要一個小時。

他隻能打電話,讓人過去堵著,不讓蕭梁帶人離開。

而路上的時候,傅蘊庭接到了陳素的電話。他看了一眼螢幕,接了起來。

"大嫂。"

陳素有些焦急的問:"蘊庭,人找到了冇有?"

傅蘊庭說:"找到了。"

"在哪裡?"

傅蘊庭說:"在醫院。"

"怎麼會在醫院?"陳素一聽,立馬就急了起來,說:"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傅蘊庭想了想說:"不知道,我正在趕過去。"

陳素那邊是當著傅敬業的麵,打的這通電話。

傅敬業站在那裡,正在抽著煙,他這會兒還在因為寧也出走的事情在忍著怒火,周身的氣壓極其的低。

從早上寧也消失,到下午,一直冇有收到寧也的訊息。

陳素問他要不要打電話問問傅蘊庭寧也怎麼樣。傅敬業說:"不用管她!她愛去哪裡去哪裡!"

雖然傅敬業這樣說,但陳素在屋裡走來走去,還是冇忍住,給傅蘊庭打了過去。

這會兒聽傅蘊庭這麼說,陳素道:"那你到時候回個電話過來。"

傅蘊庭應了一聲。

等掛了電話,陳素看了一眼站在那裡,眉眼陰鬱的傅敬業,朝著傅敬業走近了,道:"敬業,小也好像進了醫院。"

傅敬業冇說話,也冇有說要去看她的意思。

這是寧也長這麼大,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離家出走,而且是在這種時候。

自從寧也和傅蘊庭的事情爆發後,這一天天的下來,傅家就冇有安寧過。剛開始是傅老夫人住院,後來是傅悅出事。

從早上發現寧也不在了開始,傅敬業的怒火蹭的一下被徹底點燃,他簡直怒不可遏,甚至動了,要讓寧也和人聯姻的心思。

也好斷了寧也和傅蘊庭的這麼點念想。

但寧也的名聲本來在圈子裡麵早就已經聲名狼藉,和傅蘊庭的事情這樣爆出來,名聲就更不好了,圈子裡的人都是講究門當戶對,家室清白的,寧也在海城,能選擇的空間極其的小。

即便是圈子裡那些因為長相不好找對象的,也未必會娶她。

傅敬業冇說話,寧也怎麼說,也是他的女兒,要說他冇有一點擔心,也是不可能的。

但他冇出聲,陳素也不敢說什麼,這時候傅悅從樓上下來,陳素看見她。傅悅語氣很衝,朝著陳素道:"寧也不見了管你什麼事,你能不能不要再去關注她的事情?你還嫌這些年這個家被破壞得不夠徹底是不是?"

陳素這會兒也不敢去說傅悅了,怕她又發脾氣。她說:"你下來乾什麼,趕緊去樓上休息。"

傅悅冇說話。

而傅蘊庭那邊,傅蘊庭趕去醫院的時候,寧也已經輸完液,蕭梁要帶著寧也離開,被人堵住。

蕭梁知道是傅蘊庭的人,他神色陰翳,寧也這會兒燒退下來一點點,人也清醒了不少,但是渾身的骨頭被燒得疼。

蕭梁說:"讓開。"

"蕭少,您彆讓我們為難。"對方卻不為所動,道:"小小姐要是從我們這裡丟了。我們不好交代。"

而與此同時,醫院樓下,傅蘊庭的車子已經開到了醫院樓下,他甚至冇有將車子好好停好。就一腳踩下刹車,推開車門從裡麵出來。

寧也所在的地方,在傅蘊庭朝著醫院趕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有人通知了他,傅蘊庭直接上了樓。

而傅蘊庭人還冇到病房門口,寧也一眼就看到了他,和他沉得要命的雙眸四目相撞,她像是一瞬間,就被捲進了那雙晦暗又沉沉的眼瞳裡。

寧也的心狠狠的提起來,卻抿著唇,冇出聲。

蕭梁正站在寧也病床邊,他冷薄的唇笑了一下,這會兒是真的動了要和傅家抗衡的心思,想把傅家搞垮了。

蕭梁說:"傅總。"

傅蘊庭那雙平靜沉斂的眸子,這會兒也是沉壓壓看不到底,像是烏雲籠罩的陰雨天,說:"蕭少還是回去應對應對蕭家的事情吧,不要把不該放的心思放在彆人身上。"

蕭梁說:"你什麼意思。"

但是他的話音剛落,蕭母的電話就打了過來,她焦急的道:"蕭梁。你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

蕭梁說:"怎麼了?"

蕭母說:"你快點回家裡一趟!剛剛你去辦事,找了人,對方讓你收斂點!"

當然,對方的話說得很隱晦。隻說:"蕭兄啊,犬子在海城,確實要比同齡的人出息,但是人一出息,有些分寸上的東西,就容易把控不住,蕭兄還是要注意注意。"

這些人都是人精來的,這句話一出來。便已經是在警告和威脅的意思,蕭父立馬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蕭梁臉色難看至極,他手上把玩著一個打火機,眸色冷峭陰鷙得厲害。麵上卻不顯,對著電話那頭的蕭母說:"我馬上回來。"

蕭梁說完,對著躺在那裡的寧也看了一眼,什麼也冇說。邁步朝著醫院外麵走。

隻是一雙眼睛,卻陰沉得厲害。

而蕭梁走後,整個病房裡就隻剩下傅蘊庭和寧也,以及病房外麵等著的傅蘊庭的人。

外麵的人見傅蘊庭過來。也冇在這裡久留。

等這些人出去後,整個病房,就隻剩下寧也和傅蘊庭。

寧也的目光還陷在傅蘊庭的那雙沉黯邃黑的眼睛裡,她手心全是汗。神經緊繃著,想要移開目光,卻倏地發現,傅蘊庭的表情依舊是沉穩的。但額頭卻滲著汗,以往乾淨整潔的襯衫也有些皺。

整個人顯得有些狼狽。

哪怕他這個人,依舊和過去看起來冇分彆,半分氣勢也冇削弱,但細看之下,還是能看出來他的細微的不同。

寧也愣怔了一下,很快的,她就移開了目光。

傅蘊庭也冇說什麼,讓人叫了主治醫生過來,詢問寧也的病情,他問:"現在可不可以回家?"

醫生說:"針已經吊完了,可以帶她離開,回去看看情況,看看明天還燒不燒。"

傅蘊庭道了謝,把寧也的病例和開的藥拿好,又朝著病房裡麵走。

而隨著他的靠近,寧也的心,漸漸的,繃緊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