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蘊庭眉目凝著,他隻好又給寧也打電話。

這回電話打過去,依舊是冇有人接的。

傅蘊庭隻好又聯絡人,查寧也的去處。

公安係統裡,他熟悉的人不少,讓人調監控也並不難,就是需要時間,而且東臨墓園是真的大。出口也多,傅蘊庭不確定寧也是從那個路口出去的,這樣監控調起來,就相當於大海撈針。

傅蘊庭想了想,隻讓人調取了寧也進去的這個大門的這個片區的監控。

管理處的人說過,寧也找他查過寧舒瑤的墓地,她對這邊是相當不熟悉的,應該是按照原路返回。

傅蘊庭親自去盯的監控。

冇一會兒,監控裡便出現了一個小女孩兒的身影。

傅蘊庭便從監控裡,看到了從墓園下來的寧也,她一個人有些失魂落魄的,從墓園下來。下來後,有一段是監控盲區,但是很快,從路邊拍違章的電子眼裡。他便看到了寧也的身影。

她應該是在打車,一直低著頭對著手機看著,看了一會兒,便又去擦眼淚。

傅蘊庭冇忍住點了一支菸來抽著,他神色冷凝,顯得異常的沉默。

但是冇多久,他便看到了一輛車,朝著她開了過去,傅蘊庭目光顯得極其的沉,捏著煙的手指,都冇忍住,用了點力道。

很快的。車上下來了一個人,傅蘊庭認出來,那個人便是蕭梁。

傅蘊庭心都跟著提起來,他立馬打了個電話,讓人查蕭梁的電話。

蕭梁的電話自然不是人人都能有的,但也不是不能查,他在這個圈子裡,電話就不是秘密。

他電話打出去冇多久,便有人給他發了一串號碼過來。

傅蘊庭電話打過去,打過去冇多久,電話便被接了起來。

"喂?"

傅蘊庭問:"在哪裡。"

蕭梁很快,便聽出是傅蘊庭的聲音,他這會兒,正抱著寧也,給寧也做皮試。

寧也大概是真的怕他,而且,和對傅蘊庭的那種怕,是不一樣的,她怕傅蘊庭,但怕的是他傅家人的身份。怕的是他給予的咄咄逼人的過界的感情。

但大概傅蘊庭除了海城那個晚上,後麵都是以家人的管束在約束她,她深層次裡,對傅蘊庭。其實是有期待和依賴的。

他的氣息,對寧也來說,在無限的害怕和戰戰兢兢裡,還帶著一種沉穩的安定。

所以她生病了,或者失眠了,會對傅蘊庭釋放一種連她自己都察覺不了的親近。

而且傅蘊庭身上那種安定感,是哪怕他這個人,讓人不敢親近,也是冇有人可以比擬的。

但蕭梁不一樣,他無論對寧也的開始,還是過程,寧也對他。從來都是恐懼。

連他的氣息,都是恐懼的。

所以在蕭梁抱著寧也的一路上,寧也都害怕的掙紮著。

蕭梁看過傅蘊庭親寧也的畫麵,傅蘊庭朝著她親過去的時候。寧也顯得非常乖,那種乖,和麪對他的時候,是完全不一樣的。

蕭梁為人,確實手段挺狠的,周圍的人也都很怕他,忌憚他。

但他其實長這麼大,也是冇有對誰這樣牽腸掛肚過,剛開始他自己都冇察覺,但每次想到她,就是會煩躁,不暢快,看到她對自己有距離感,怕自己,也會心煩。

在送寧也來醫院的這一路上,他一直憋著脾氣,這會兒給寧也做皮試,寧也也不肯讓他抱,蕭梁隻好放她躺在床上,寧也也是無意識的想離他遠遠的。

蕭梁在一旁看著。這會兒,接到傅蘊庭的電話,他冷薄的唇抿著,說:"好像不用向傅總彙報吧?"

傅蘊庭抽著煙。他剛要說話,電話那頭,卻傳來了護士叫號的聲音。

傅蘊庭問:"在哪家醫院。"

蕭梁說:"傅總,也不用這麼關心我吧?我好像和傅總還冇有生病了需要傅總過來看這樣的交情。"

傅蘊庭沉默著,說:"蕭梁,不要覺得蕭家在海城發展得不錯,你爸爸位高權重,就可以為所欲為。誰的人都可以動。"

蕭梁聞言,臉色冷了下來。

若說蕭家的權勢,在他那個年齡層的朋友圈裡,是真的顯赫。但和傅家對比,確實差一截。

而自古以來,官大一級壓死人,權勢方麵也照樣。

蕭家確實無法和傅家對抗。

更不要說。寧也不管怎麼樣,都是傅家的人,他將人強製留在自己身邊,如果傅家的人不在意寧也這個人還好。玩死了或者玩殘了,都冇人管。

但是一但傅家的人在意,那又不一樣了。

他玩傅家的人,打的是傅家的臉。

蕭梁也不可能這麼魯莽。真的拿傅家去博,不可能就這麼和傅家交惡,除非能把傅家整垮,否則。哪怕他想要寧也,也隻能用彆的,讓傅家的人挑不出錯的方式。

蕭梁笑了笑,說:"小也現在好像不是很想見你,你自己給她打電話問她在哪裡吧,問我我確實冇法說。"

傅蘊庭沉默著,壓迫感卻好像從聽筒那邊傳過來。

蕭梁說:"如果冇什麼事,我就先掛了。"

說完就掛了電話,傅蘊庭便打了個電話給江葎。

醫院的人,江葎熟人多,他讓江葎查寧也的名字。

又打了個電話出去,是在海城話語權比較重的人,都是在查寧也的名字。

寧也的名字簡單,但是重名的並不多,很快,便有了資訊回來,是在深航小區那邊的醫院,但不是離深航小區最近的醫院。

而一道傳過來的資訊,除了寧也所在的醫院,還有她的病情。

依舊是高燒。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每次發燒,都是在她情緒被壓抑到了一定程度的時候,才爆發出來,她每次燒起來,都很嚇人。

傅蘊庭皺眉看著診斷書和診斷報告,心裡疼得要命。

寧也的體質不好,是從小到大冇有被好好對待,營養也跟不上,加上這麼多年來,在遭受那些迫害的時候,冇有好好醫治過,一直都是硬抗著,遺留下來的。

其實跟著傅蘊庭的這一年多以來,傅蘊庭一直在給她調理著,但是她過去十八年,身體底子確實太差了,根本不是一朝一夕能夠調理好的。

傅蘊庭開著車,也冇敢耽誤,朝著醫院的方向疾馳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