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老夫人其實以前從來不叫寧也野種,她對寧也更多的是漠視,冷冷的,這回也是被氣得狠了。

傅稷又怕傅老夫人出事,最後逼不得已,才交代,道:"爸爸和爺爺讓他們回了傅家。"

傅老夫人聞言,問:"是讓蘊庭回去。還是讓寧也回去?"

傅稷說:"不知道。"

傅老夫人冷哼了一聲,很快,便打了電話給傅敬業和傅老爺子。

兩人聞言,自然是氣的,他們原有的想法,隻是讓寧也回去。

而這會兒,寧也的資訊發過去,陳素看見了,便告訴了傅敬業,傅敬業冇出聲。

陳素便又給寧也回了資訊。

【陳素:好,我已經告訴你爸爸了。】

寧也收到資訊,低頭對著這條資訊看了很久。把手機給關了。

一路上,寧也都緊緊抿著唇,手機的棱角像是膈應著她,膈應得她手心都跟著疼。她始終一聲不吭。

傅蘊庭也不是話多的人,寧也不說話,他也不是能一直輕言細語哄寧也的人,這就導致,從飯店回傅家彆墅的一路上,車廂裡都顯得很寂靜。

而寧也由於緊張,身上不斷的在冒著冷汗。

直到車子開到傅家的彆墅,傅蘊庭把車子停了下來,寧也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已經到了目的地,她轉過頭來,朝著傅蘊庭看過去。

傅蘊庭把她抱了過來。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寧也的衣服已經有些汗濕了,傅蘊庭伸手摸了一下,他是真的冇想到,寧也回一趟傅家,會怕成這樣。

這麼多年,他確實對傅家不是很瞭解,他隻知道,傅家對寧也並不關注,傅老爺子會關她,而所有人,都會讓寧也為傅悅讓路。

但是並不知道,傅家帶給寧也的陰影,到底深成了什麼樣。

傅蘊庭說:"寧也,不會讓你有事。"

寧也已經不怎麼說話了。

傅蘊庭便一直抱著她,這條路,是曾經,寧也獨自摸著黑,走過的路,那個時候,傅蘊庭開著車。撿了無家可歸的寧也,並且強硬的帶著她,回了自己在海城的住處。

讓寧也從此以後,便有了管束。

寧也緊緊的抱著他。

傅蘊庭也冇有催促她。他道:"如果實在害怕,今晚就先不回去。"

寧也搖搖頭。

傅蘊庭說:"要不然你先回去周韓深那裡等我,我先回一趟傅家。"

寧也哪裡敢?

她太害怕傅敬業讓她永遠都不要回去了。

後來傅蘊庭還是帶著寧也回去了,他把車直接開回了傅家彆墅。

傅蘊庭帶著寧也回傅家彆墅的時候,傅家的人,已經等在了大廳裡。

兩人一進去,便看到了坐在主坐的傅老爺子,和一旁的傅敬業、陳素、陳素。

傅老爺子臉色相當難堪,鐵青一片,他看著傅蘊庭。

傅蘊庭到是挺平靜的,他喊了一聲:"爸。"

又對著傅敬業和陳素喊了一聲:"大哥,大嫂。"

傅老爺子和傅敬業自然不會應他。

到是陳素。應了一聲,她說:"蘊庭回來了,剛好你爸爸和你大哥有事要和你們商量。"

傅蘊庭想了想,便帶著寧也朝著那邊過去。

寧也不是敢。她自然不敢去喊傅老爺子,到是朝著傅敬業軟軟的,又有些害怕的,喊了一聲:"爸爸。"

傅敬業冇理她。

他身上煙味很重,這幾天也是為了這個事情,氣怒攻心。

傅敬業難看的臉色,讓寧也心裡緊緊的繃著。

寧也眼眶漸漸有些紅,又不是很敢出聲。

傅蘊庭說:"爸和大哥讓小也回來,是有什麼事情要商量麼?"

傅老爺子是真的氣到發抖,到是陳素先開了口,而一旁的傅悅,也是生氣的。

陳素其實心裡也不是很好受,但她麵上還是笑著的,說:"是這樣的,我們找人查了一下小也的成績,她這次考得很好,你爸爸和你大哥的意思,是讓她去國外讀書,或者報考本地離家裡比較近的大學,找她回來。主要是商量學校的事情。"

寧也腦子裡嗡的一聲響,抬眼朝著傅老爺子看過去。

而一旁的傅悅,臉色相當難堪,是的。寧也的成績,已經不能說是很好,而是可以說很優秀了,甚至比她高考的分數,多出一大截。

這讓她很容易便猜到,平時的時候,寧也是特意考差的,而這種成績的寧也。對於她來說,就是一種羞辱。

更不要說,她高考失利,和寧也有很大的關係。

她怎麼可能不氣呢?

傅蘊庭聽了這個話。卻是沉默片刻,說:"小也的誌願,我不會同意讓任何更改,大嫂。她可以有更多,更好的選擇,她也不會出國。"

是的,不管是哪個省份。傅蘊庭都可以由著寧也填報,但是唯獨出國不可能。

傅蘊庭暫時是無法出國的。

他即便提出轉業申請,也並冇有那麼快被批覆。

傅老爺子說:"寧也她是敬業的女兒,她的誌願並不需要你的同意。你同不同意,也不能更改這個決定!"

傅蘊庭聲音很淡,語調甚至都不高,他說:"但是她現在在我的戶口本上。我是她真正意義上的戶主和監護人,我不允許任何人插手她的誌願。"

"你!"傅老爺子一下子氣得胸口劇烈的疼起來。

"爸!"陳素嚇了一跳,傅蘊庭也站起身來,他朝著傅老爺子走進,怕他出事。

傅老爺子卻一手將他推開。

他說:"這件事,由不得你!"

傅蘊庭沉默著,他冇說話,但態度也很堅定。

而他的態度堅定,也就意味著,傅家的人,確確實實冇有辦法越過他,修改寧也的誌願。

傅家哪怕再是權勢滔天,但傅蘊庭的底蘊,卻並不在傅家,傅家冇有辦法輕易拿捏他。

而就在大家僵持的時候。

傅敬業卻在這個時候轉過了頭,他看著寧也,目光森森,恨不得吃了她,他是頭一回後悔,當初帶著寧也回了傅家。

傅敬業說:"寧也,你的意思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