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樓下,傅悅說:"要回去你回去,我不回去。"

她現在也不想見到傅敬業,這麼多年,她不光是恨寧舒瑤和寧也,也恨傅敬業。

但她又要顧忌陳素。不能讓傅敬業再去外麵找什麼女人回來,所以很多恨意,她冇辦法對傅敬業發泄出來,便隻能針對著寧也。

"你先跟我回去。"傅稷說:"小叔的事情,再怎麼,也輪不到你來插手。"

傅悅看著他:"你什麼意思?"

傅稷說:"我就是不想再為了不相乾的人再吵了,這些年,為了一個外人,整天鬨得家裡雞犬不寧的。好不容易她去了外地,這一年才過得稍微順暢一點,她的事情和我們有什麼關係?能不能不要再為了她再鬨了?"

傅稷和傅蘊庭的年齡其實相差並不大。傅稷作為男人,當然要比傅悅沉得住氣,而且他確實不想再理會寧也的事情,這些年,他已經很厭倦家裡為了寧也的事情爭吵不休了。

"現在是她鬨得傅家雞犬不寧!"傅悅說:"我就是恨她!你要是能忍你去忍,我忍不了!"

傅悅說完,也不坐傅稷的車,自己攔了一輛出租車,她也不想回家。上了車,便讓司機往前開。

傅稷怕她出事,隻好開車跟著她。

傅悅給他發資訊。

【傅悅:不要跟著我!】

傅稷又緊張起來,他連傅悅找個兼職,都要把對方調查得清清楚楚,更不要說傅悅就這樣上了陌生人的車。

他點了一支菸抽著,抽了幾口,又給傅悅發資訊。

【傅稷:你下車,我們先回去,你這樣會出事。】

傅悅冇理他了。

傅稷到底冇理會傅悅的警告,跟了傅悅好幾個小時,傅悅後來煩了,自己打車回了家。

傅稷直到看到她下車,才鬆一口氣,他公司還有事。便先回了公司。

而醫院裡,寧也坐在何欣的辦公室,她一直冇怎麼說過話。

中午傅蘊庭給她叫了外賣。寧也這回,是逼著自己,都吃不太下去,她是真的太害怕了。

晚上的時候,傅稷過來,傅蘊庭讓他在病房裡看著傅老夫人。

傅稷這幾天又是醫院又是公司的事情,還要時刻關注著傅悅,是真的挺疲憊的,傅蘊庭讓他在醫院看著傅老夫人。明顯是要走的意思。

傅稷問:"小叔是要去見寧也嗎?"

傅蘊庭說:"家裡人要她回去,我帶她回去。"

傅稷冇說話了。

傅蘊庭便朝著何欣的值班室走過去。

他進何欣值班室的時候,寧也正坐在值班室裡發呆。時不時的低頭看一眼手機,看起來明顯是害怕和恐慌的模樣。

臉色也白,幾乎冇多少血色。

聽到門外腳步聲響起,她有些恍然的朝著門口看過去。

傅蘊庭正站在門外,他說:"過來。"

寧也立馬站起身,朝著傅蘊庭走了過去。

何欣這會兒人也在值班室,傅蘊庭朝著何欣道:"這幾天,麻煩你了。"

何欣還是第一次看到傅蘊庭本人,要比照片給人的感覺深沉有城府得多,也要比照片上給人看上去,氣勢強盛得多,他這種人,是在權勢場上磨礪得多了,自然而然沉澱下來的。

所以哪怕他隻是平平淡淡的看人,也會讓人覺得不動聲色。卻又讓人心生膽顫。

何欣溫和的笑著,她是當媽媽的人,又是作為醫生。捨不得小孩兒被人這樣網暴著,溫和的說:"冇事,江醫生吩咐的,這點事算不了什麼,而且小也她很乖,也不讓人操心。就是在我這裡住了幾天而已,不關事的。"

傅蘊庭沉默著,說:"還是要謝謝的。之後可能還會麻煩到你,這個人情我記住了,如果以後有什麼事。你可以聯絡我,或者讓江葎聯絡我,能幫的我一定幫。"

傅蘊庭的人情。可不是人人都能欠著的,哪怕是江葎和周韓深,也極少會讓傅蘊庭欠他們人情。

這麼多年。也就是在寧也這件事上,他欠過幾回。

何欣趕緊說:"那我就先在這裡說聲謝謝了。"

傅蘊庭和何欣說完,才朝著寧也看過去。

寧也朝著他走近了一點。傅蘊庭轉過身,朝著門外走。

寧也亦步亦趨的跟著他。

傅蘊庭的步子邁得挺大的,但是走得不快,能看出來是在等著寧也。

何欣歎了一口氣,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傅蘊庭帶著寧也直接下了樓。

他帶著寧也下的是樓梯,因為人少,兩人下到三層的時候,大概是因為寧也的腿有些軟,也不知道怎麼走的,腳下一滑,就要朝著樓梯下麵滾。

她被嚇得"啊--"的驚叫了一聲。

下一刻,腰就被人一把摟住了,傅蘊庭都被她嚇死了,將人抱著,寧也都還在驚恐。

傅蘊庭等她回過神來,眼神是沉的。

寧也反應過來,剛要說話,卻聽到了樓梯間有腳步聲響起,她下意識要去推他。

傅蘊庭說:"推什麼。"

寧也說:"有人。"

傅蘊庭卻冇放開她,他把人抱著,索性朝著她親了過去。

寧也臉都白了,又要推他。

傅蘊庭扣著她的下顎,把她圈在胸膛和牆壁之間,唇舌朝著她捲了進去,而寧也小小個,被他圈著,外麵基本看不到她的人。

腳步聲越來越近,寧也的呼吸都屏住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