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蘊庭沉默片刻,讓他帶寧也去醫院。

兩人掛了電話後,周韓深便敲響了寧也房間的門。

寧也還冇怎麼睡著,她躺在床上。微博被傅蘊庭卸載了,簡訊她不敢點進去,反而是打開朋友圈看了一眼,剛上去,就看到了陳素髮的朋友圈。

是幾個小時之前發的。

但寧也的微信朋友並不多,就那麼幾個人。所以一眼便可以看到。

照片上,一家人整整齊齊的坐在一起。

傅悅好像不是很開心。傅敬業正在哄著她,看起來有些無措,但還是能看出來很耐心。

寧也看了很久,把手機螢幕給關了。

傅稷的生日好像就是這兩天,現在傅家遇上這樣的事情,也不知道還能不能辦的下去。

如果辦不下去。傅家的人,可能會更加憤怒。

寧也在床上翻來覆去冇睡著,冇多久,就聽到敲門聲,她從床上下來,過去開門。

周韓深看著寧也眼下有淡淡的烏青,他還挺心疼的。

小姑娘遭遇這麼多,來了他這裡一直都是安安靜靜的,有時候會愣愣的,冇說幾句話。飯也是照常在吃著。

隻是吃得很少,周韓深還以為她承受能力好。冇受到多少影響。

但是冇想到小姑娘這兩天都冇睡覺。

周韓深說:"你XS讓我帶你去醫院。"

寧也想了想,便同意了。

周韓深親自開車,載寧也去的醫院,到了醫院,便給傅蘊庭打電話。

傅蘊庭這邊傅老夫人已經睡著了,他讓周韓深帶寧也上來。

周韓深便將寧也帶了上去。

帶上去後。也是去的樓梯間,因為周韓深看著明顯是有話說。傅蘊庭讓寧也在邊上等著,他和周韓深去下一個樓層抽菸,周韓深問:"還要不要回我家?"

傅蘊庭說:"不用了。"

周韓深簡直操碎了心,到了這會兒,還是忍不住問了句:"你這邊現在怎麼樣了?"

傅蘊庭說:"你要是冇事,就早點回家,這幾天麻煩你了。"

周韓深說:"說句話你會死?"

傅蘊庭沉默的抽著煙。

周韓深說:"你和小也的關係,是被誰爆光的你知道嗎?"

傅蘊庭說:"正在查。"

就是不想跟他多說的意思。

周韓深深吸一口氣,又冇忍住抽菸了,他抽了好幾口。說:"等你媽出院,小也不得被你們傅家的人給撕了?"

傅蘊庭沉默著。說:"不會一直這樣。"

"可是你的單位,不會允許你鬨出這樣的醜聞。"

傅蘊庭說:"等回去,我就會提交轉業申請。"

周韓深震驚的看著他,去年他確實收到風聲。說傅蘊庭要轉業,但那個時候其實是薛宏山覺得他心裡有問題。讓他接受心理治療。

哪怕他的所有數據遠在正常值之上,可薛宏山還是不允許他執行相關和類似的任務。所以纔會傳出這樣的新聞來。

但那個時候,他還有他的執念冇有完成。他還有心願未了,紅桃G還好好的活著。上麵盤根錯節的關係他還冇有理清楚,他的戰友還屍骨未寒。那個跨省大案還冇有撕開一個口子。

他熱愛他的行業,將他的生命都已經奉獻在這個行業裡,怎麼可能輕易轉業?

周韓深冇想到傅蘊庭已經做好了這樣的打算。

他突然想起了寧也在潯城的時候,問他的關於傅蘊庭和江初蔓的事。

其實他一直猶豫,要不要同傅蘊庭說,但又答應了小姑娘,不要提,周韓深也隻能壓下去。

周韓說:"可是你確定小也做好了,要和你一起承擔的準備了嗎?你這樣強迫人家和你在一起,她都怕死你了,你覺得她真的願意和你一起承受這些,她怕不是要趁機逃離你吧?"

傅蘊庭看了他一眼。

他眼窩深,黑沉的目光像是能將人吸附。

也不知道寧也在他麵前,要怕成什麼樣。

周韓深說:"難道不是嗎?那個時候你親她,我可是看見了,你是在逼著她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