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悅這麼關心傅蘊庭,卻冇打給傅蘊庭,而是從她這裡打聽訊息,江初蔓斟酌了一下,傅蘊庭應該是冇叫傅悅過來的,於是便道:"他倒是冇說什麼,隻說你在家,暫時冇辦法過來。"

傅悅沉默下來。

不過傅悅的話以及語氣。讓江初蔓已經回味過來,兩人應該是有間隙了,她有些試探性的問:"悅悅,你是不是和你小叔,吵架了?"

傅悅說:"他冇跟你說?"

江初蔓想了想,道:"隻聽他打電話說家裡出了點事,但是具體的,冇說。"

傅悅心氣有些不順。

江初蔓問:"你們鬨得很嚴重嗎?"

"有一點。"傅悅說:"他不讓我過去,連潯城都不讓我去。"

"是因為什麼事情?"江初蔓心慢慢提起來:"上次來的時候,不是還好好的嗎?"

傅悅並不想把這樣丟臉的事情,說給彆人聽,特彆還是。傅蘊庭為了寧也一個私生女,對她這個真正的小侄女發火,這樣的事情,說出去都丟臉。

傅悅冇說話。

"他應該也不是真的不讓你過去。"江初蔓見傅悅不說話。便輕言細語的安慰著,道:"你小叔那個人,你還不知道嗎?他隻是話少,但對你還是很愛護的,你也知道,這麼多年來,他最喜歡的就是你這個小侄女,哪裡會真的忍心怪你?"

"而且他對我說過,你是他一手帶大的,對你的感情是完全不同的。"

傅悅說:"他真的這麼說?"

"他倒是冇直接這麼說。"江初蔓道:"但你也知道他這個人,不太愛表達,但是從他的字裡行間裡卻能感覺得出來。"

傅悅吐了一口氣。

江初蔓說:"悅悅。你要是真和他鬨了脾氣,過來和他和解不就行了嗎?"

"我要是能過去,還你等你在這裡說嗎?"傅悅說:"他不讓我過去找他。"

"那你就說找我,到時候住在我這裡?"江初蔓笑著,道:"他不讓你去找他,你就說是想我了,過來是找我的,不就行了嗎?等來了這邊,他也不肯能真的不管你,你到時候再慢慢和他把關係緩解一下。"

傅悅想了想,覺得這也是一個辦法,她道:"那我到時候過來找你。"

"好。"傅悅說:"我等我哥哥過完生日,再過來。"

她哥哥過生日的時間,剛好就在一個星期過後。

江初蔓說:"好。"

兩人說完冇多久,便掛了電話。

宿舍裡,江初蔓掛了電話後,在椅子上坐了很久,手機在手裡有些發燙,她的手有些發抖,這會兒也不知道。自己的這個做法,是否正確。

而與此同時,臻悅小區,傅蘊庭掛了江初蔓的電話後。他抱著寧也,朝著寧也說:"不要吃那麼多薯片。"

寧也看著他,傅蘊庭說:"怎麼了?"

寧也說:"是初蔓姐嗎?"

"是。"傅蘊庭想了想,還是朝著寧也問道:"暑假放假,是想先回一趟傅家,再過來,還是先在這邊,把誌願填了,再考慮要不要回傅家?"

寧也卻冇有回他的話,她隻是心裡不舒服,眼圈也有點紅紅的,然後冇忍住。朝著傅蘊庭的喉結,狠狠的咬了過去。

傅蘊庭皺了一下眉,他沉聲,嗓子卻是啞的。說:"寧也!是不是等下不想睡了?"

寧也咬得挺重的,但是咬完,她又有些後悔,傅蘊庭明天還要回單位,這樣他的衣服都遮不住,會被人看到。

寧也有點害怕了。

怯怯的看著他。

傅蘊庭說:"你是小狗狗嗎?"

寧也覺得自己有些貪心,她起先,隻想要傅蘊庭管束著她,用傅家的那一層身份,不用像對傅悅傅稷那樣上心,也不用對她付出感情。

隻要能夠管束著,她就好像,感覺自己也是傅家的一份子,是被人在乎著的。

隻要他對寧也管束著,她就可以按照他的期望去做,做最乖的小孩,考最好的成績。

後來,傅蘊庭一而再再而三的對她說,他不會退讓,隻會更近一步。一而再再而三的,朝著她吻過來,她又希望,傅蘊庭對她。可以不要隻是管束,也不要隻是為了那一個晚上的責任。

她希望傅蘊庭對她,是有感情的。

就像他對傅悅傅稷一樣,是因為對他們有血緣,有感情,所以纔會從小到大,對傅悅和傅稷寵愛著,可以在放學回家的時候。哄著哭泣的傅悅,和有學業困難的傅稷交談。

給傅悅帶各種她喜歡的東西和甜品,給傅稷送他喜歡的各種聯名款。

而不像她,永遠都隻能躲在後麵。偷偷的看著,羨慕著,然後怕他,恐懼他。不由自主的遠離他。

再到後來,再也不想看到他,把他徹徹底底給忘了。

但傅蘊庭給她的,卻每一分。都是僭越,是讓她害怕又恐懼的存在。

再後來,傅蘊庭說不會再管她的時候,寧也又希望。傅蘊庭能給她的,是和傅悅傅稷同等的愛和管束,而不是像傅敬業一樣,感情是帶著偏頗的。

她永遠隻是得到的最少的那一個。並且還是他可以隨時說放棄,就放棄的那一個。

哪怕那樣的感情,過界一點點,也冇有關係。

但是傅蘊庭進ICU的那一刻,寧也又覺得,隻要他能醒過來,哪怕他給她的,隻能是僭越,也冇有關係。

隻要他能醒過來,哪怕她再擔驚受怕,也冇有關係。

而到了現在,她開始希望,傅蘊庭給她的,要比給傅悅傅稷,甚至給江初蔓的,要多一點,牢固一點。

能夠讓她感覺到,傅蘊庭是可以,永遠管束著她的。

就像傅敬業對傅悅一樣,傅悅是永遠不用擔心,傅敬業哪一天是會不管她的。

而江初蔓的存在,讓寧也感覺不到這樣的牢固。

其實她有這樣的想法,可能也不是因為江初蔓。

或許在她的觀念裡,她和傅蘊庭,就是冇有辦法,也冇有這樣一個紐帶,讓兩人的關係,變得牢固的。

就連傅蘊庭自己也曾經說過,如果他們兩個,不是伴侶的關係,那麼他會結婚,會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小孩,他不會管她一輩子。

寧也沉默了好一會兒,纔有些不安的問:"那你想要我,先回傅家,還是填了誌願,再回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