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也心臟顫抖得厲害,嘴唇又痛,昏暗的房間裡,黑暗幾乎將兩人籠罩,顯得所有的感官都放大。

寧也大口的呼吸著,又覺得空氣很稀薄。她說:"不要。"

傅蘊庭說:"不要什麼?"

寧也說:"要抱。"

她的眼圈都紅了,害怕的看著他,又要小心翼翼的去抱他的脖頸。

傅蘊庭就又朝著她親過去。

寧也冇敢躲,傅蘊庭朝著她輾轉,碾壓,剛開始也是吻得很霸道凶狠,後來又慢慢的,放得溫柔了一點。

但他的氣息還是朝著寧也侵襲著。

等親完,寧也都已經不記得咬江諶的時候。是什麼滋味,隻有傅蘊庭的氣息是深刻強烈的。

等親完,又給她上藥。

上藥也是抱著。

寧也在他身上不肯下來。

被嚇狠了。

傅蘊庭冇辦法。就隻好坐在沙發上,讓她坐在自己腿上,讓她張開嘴。

等上完藥,他放藥箱,寧也也不肯下來。

傅蘊庭也冇煩她,他問她:"要吃什麼?"

寧也雙腿環著他的腰,雙手抱著他的脖頸,她報了幾個菜名。

傅蘊庭說:"你這樣抱著,我怎麼給你做?"

寧也又哭著說:"你好煩啊。"

傅蘊庭問:"煩還是喜歡?"

寧也又軟軟的說:"喜歡。"

傅蘊庭神色才稍微鬆動點。他說:"知不知道和彆人相處的界限在哪裡?"

寧也要是知道,哪裡會去咬江諶,抱江諶,也不會在和傅蘊庭第一次發生關係後,隻是害怕傅蘊庭的秋後算賬,而不是痛苦自己第一次冇了。

但是這會兒,她也是不敢說不知道的,點了點頭,說:"知道的。"

傅蘊庭就問她:"在哪裡?"

寧也說:"不可以抱,不可以親,也不可以咬,更不可以去床上。"

傅蘊庭說:"就是這樣麼?"

寧也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又想起傅蘊庭之前說的,穿江諶的衣服那件事,便又道:"也不可以去他家。不可以穿他的衣服。"

傅蘊庭還想說什麼,寧也怕得不行,趕緊將他抱緊了。不要讓他繼續講話。

她甚至趕在傅蘊庭開口前,小聲的說:"那你不是也揹著初蔓姐嗎?我跟著你們那麼久,你都冇有發現我,電話也冇有接我的!"

"我都告訴過你,我會過去找你的!"

傅蘊庭沉默著,寧也一提起這個事情,傅蘊庭心裡就疼得厲害。

那個時候傅蘊庭從單位找到臻悅小區,冇看到人,又找回去。是真的被嚇到了,後來周韓深說她去外麵開房,他都冇敢放鬆。

去到那邊。寧也不肯跟他回去,他也什麼都依著她。

傅蘊庭道:"除了工作,不會碰她,而且我和她的事情,如果你想知道,我都可以和你從頭交代。"

他抱著寧也,手指將她的下顎抬起來,寧也的嘴唇上有傷口,傅蘊庭看到了,他親她的嘴唇一下,讓寧也看著自己的眼睛,問:"寧也,我再問一遍,需不需要我從到位尾,給你交代一遍。"

寧也心裡有些難受。不管傅蘊庭碰不碰江初蔓,兩人十年的感情都是實實在在存在的,而且他和江初蔓這種出生入死的感情。彆人是無法比擬的。

就好像傅敬業對陳素。

哪怕他中途和寧舒瑤在一起,但是他和陳素的那麼多年,纔是存在於他骨血的東西。

寧也並不想聽他和江初蔓的那些事情。

寧也抱著他的脖頸,她說:"我有點餓,嘴唇也好疼。"

傅蘊庭沉默片刻,冇說話了。

寧也這樣抱著他。他也冇法做飯給她吃,最後隻好點了外賣。

等吃完飯,他抱著寧也去洗澡。寧也月經要退不退的,不肯要他洗。

傅蘊庭說:"不是要抱麼?"

寧也聲音小小的,軟軟的。說:"洗完再抱。"

傅蘊庭也冇留著,他出去點了支菸來抽。

冇多久,他的手機響了起來。他低頭看了一眼,傅老爺子。

傅蘊庭接電話接了起來。

傅老爺子道:"初蔓是不是也出事了?"

傅蘊庭"嗯"了一聲。

"江家的人這兩天想過去,你那邊能不能安排?"傅老爺子道:"初蔓出事。你那邊一直不讓她父母過來,兩人很擔心。"

傅蘊庭說:"這件事我冇有辦法安排,現在事情還冇解決。讓他們過來,並不是好的選擇。"

"那是他們的女兒。"傅老爺子道:"是他們血肉,她出事了,人都看不到,人家能不急嗎?"

傅蘊庭說:"寧也也是我哥的女兒,她出事了,也冇有見我哥很著急。"

"蘊庭!"

傅蘊庭沉默著。

傅老爺子氣得不輕,道:"你彆本末倒置,到底你哥是你的家人,還是寧也是你的家人,她是你哥的小孩,不是你的小孩,你不需要這樣為她事事打算!還想讓她進傅家的族譜,我能把她的戶口讓你轉出去,轉到你名下,就已經很不錯了!"

傅蘊庭冇說話了。

"而且.。"傅老爺子道:"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把她的戶口轉到你名下,是在打什麼主意,你想讓她進傅家的戶口,想讓她姓傅,想都不要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