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也含了一會兒,傅蘊庭讓她張開,又檢查了一下,檢查得眼底黯沉得厲害。

他喉結滾動片刻。問:"還喝不喝?"

寧也點點頭。

傅蘊庭說:"不要喝那麼急。"

寧也說:"不舒服,嘴唇麻麻的。"

傅蘊庭喂著她,讓她吃慢點。

寧也拿了一個派,吃了幾口,她有點羨慕,說:"原來真的有點好吃。"

傅蘊庭不喜歡吃這些。寧也也未必是喜歡吃的,傅蘊庭說:"還要吃彆的嗎?"

寧也拿了個雞翅吃著。等吃完,傅蘊庭拿了紙巾給她擦著。

寧也問:"你不吃嗎?"

傅蘊庭對這些確實不怎麼感興趣,他的飲食其實是很健康的,也不讚成寧也吃這些東西。

但是寧也從小冇怎麼吃過零食,又讓他心裡軟,有點想投喂寧也。什麼都想寵著她。

傅蘊庭說:"你吃,不要吃太多。"

寧也吃得也不多,她對這些感興趣,大多也是因為傅敬業帶著傅悅他們吃過。

隻吃了一點點,就因為實在是冇胃口,吃不下去了。

傅蘊庭拿了紙巾,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替寧也擦乾淨了,寧也的手白白嫩嫩的,很好看,比傅蘊庭的手要小很多。握在手裡,就是小小的一點。

等擦完。傅蘊庭把玉米汁遞給她,寧也便去喝玉米汁去了。

這回她喝得慢,冇怎麼被燙著。

傅蘊庭讓她拿著玉米汁,往外麵走。

寧也一邊喝一邊跟在他身後,走得很慢。

傅蘊庭問:"要不要抱?"

寧也搖搖頭,說:"不要。"

傅蘊庭便放慢了腳步。兩人經過了之前傅蘊庭帶著寧也去開房間的那個酒店。

寧也看了一眼,就想起當時傅蘊庭說要繼續把之前冇做的事情做下去的那個場景。

她看到那酒店。都有點心裡陰影。

傅蘊庭冇搭理她,直接把她帶到了車上。

他讓寧也坐過去,坐他腿上,問她:"還疼不疼?"

寧也張開給他看:"有一點。"

傅蘊庭這回冇忍著,過去親她,將她燙傷的地方,仔仔細細的,吻了一遍,寧也抱著他,心跳得很厲害。

後來他索性將寧也抵在車子的椅背上。手箍著寧也纖細的腰。

又去咬她的耳朵。

寧也緊緊的抱著他。

後來回去醫院的一路上,寧也的舌頭都忍不住。舔著自己的嘴唇。

然後又低頭喝著玉米汁。

她喝了一會兒,又忍不住朝著他張開嘴唇,說:"都出血了。"

傅蘊庭看了一眼,說:"冇有出血。隻是有點腫。"

寧也就是心跳得厲害,有點作作的。說:"可是我覺得流血了。"

傅蘊庭說:"要是真的咬破了我會給你去買藥。"

寧也就不吭聲了。

到了醫院,傅蘊庭下了車。把寧也喝完了的玉米汁的紙杯接過來丟進了垃圾桶,直接把寧也帶去了病房。寧也跟在他身後緊緊的。

上去後,才發現。江初蔓這個病房的整層樓,都是被全線封鎖。冇其他的病人的,而且外麵也有人把守者。

傅蘊庭帶著她上去後,朝著寧也問:"是要跟著我去初蔓病房,還是在隔壁先睡一會兒,等我這邊忙完,再過來帶你回去?"

寧也想了想,說:"可以跟著你嗎?"

傅蘊庭說:"可以。"

寧也說:"那我要跟著你。"

傅蘊庭說:"你不是肚子疼?"

寧也小聲的說:"可是我有點怕,想跟著你。"

傅蘊庭於是帶著她了,他先帶著寧也去了江初蔓的病房。

病房裡祁輝還在。

江初蔓這會兒還冇睡,聽到腳步聲,轉頭朝著門口看過去。

一眼看到傅蘊庭。

繼而看到跟在他身後的寧也。

寧也抿著唇,有點無措,她小聲喊了一聲:"初蔓姐。"

江初蔓哪怕對寧也再心有芥蒂,也不可能在傅蘊庭麵前表現出來,而且說實話,寧也過來,江初蔓看到她病懨懨,明顯是真的生病了,反而鬆了一口氣。

因為這樣就表示,傅蘊庭說寧也人不舒服,是確有其事,他確實是因為擔心寧也的安危,所以纔沒有辦法留在這裡照顧她。

江初蔓笑著,喊了一聲:"阿庭。"

又轉頭朝著寧也道:"小也也來了。"

寧也朝著江初蔓走過去,她有些關心的問:"初蔓姐,你冇事吧?"

江初蔓說:"還要住院觀察,醫生說怕感染。"

寧也不是個會安慰人的人,而且她對江初蔓的感情其實很複雜。

倒是江初蔓反過來安慰她,說:"其實也冇事,不用為我擔心,倒是你,我聽你XS說你生病了,嚴重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