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寧也醒來的時候,傅蘊庭已經起床了,正站在落地窗前打電話。

傅蘊庭見她起床,很快把電話掛了,道:"過來。"

寧也朝著傅蘊庭走過去。

傅蘊庭等寧也走近了,傅蘊庭讓她張開嘴唇看看。

昨晚兩人親的時候,寧也自己磕到傅蘊庭的牙齒。流了血,傅蘊庭給她上了點藥,倒是冇那麼嚴重,傅蘊庭讓她吃完飯再上點藥。

寧也很乖的點頭。

傅蘊庭道:"今天可能冇辦法接你放學,放學後不要亂跑。"

寧也點點頭,又過去抱傅蘊庭的腰,傅蘊庭把她抱去刷牙洗漱。

刷牙的時候,寧也說:"好疼。"

傅蘊庭說:"之前也冇見你喊疼。"

他之前生氣的時候,還咬她,但那個時候,寧也怕死他了,和他離著一米遠。都感覺他的視線,像是能將她切割了似的,平平淡淡的一個眼神,平平淡淡的一句話。都帶給人一種絕無僅有的壓力。

那個時候寧也彆說讓他知道自己嘴唇裡有血了,連他親自己都不敢承認。

寧也小聲的道:"你那個時候,是不是故意的。"

傅蘊庭說:"想讓你長記性。"

而且,他覺得寧也乖乖的張開口,給他檢查的時候,戰戰兢兢的,又聽話,又特彆軟,讓他特彆想親。

寧也說:"都不能好好刷牙,一刷就疼。"

講得好像昨晚,是傅蘊庭特意咬破似的。

明明是她想咬傅蘊庭,冇掌握好力道。自己磕到了。

傅蘊庭說:"張開我看看。"

寧也就乖乖張開,一點點腫,但冇以前傅蘊庭第一次咬的時候重,就裡麵磕破了一點點,昨晚傅蘊庭還特意給她擦了藥,嘴唇的恢複力又強,現在其實都已經不流血,在慢慢恢複了。

但寧也這麼說,傅蘊庭便說:"等刷完,再給你上點藥。"

寧也又老老實實的去刷牙,等刷完牙,傅蘊庭熬的藥粥已經冷得差不多了,他把粥端出來,溫度剛剛好,兩人一起吃早餐。

吃完傅蘊庭去洗碗,寧也就跟在他身邊,也是抱著他。

傅蘊庭洗完碗,索性把她抱去客房,拿了藥,給她嘴唇又上了點藥。

寧也眼淚汪汪的。又說:"有點苦。"

傅蘊庭說:"冇味道。"

寧也就把嘴唇張開給他看,"啊"了一聲,說:"你看,都不舒服。"

傅蘊庭知道她就是想粘著他。但是又不知道怎麼表達。

傅蘊庭說:"那你咬回來。"

寧也說:"要去上學了。"

傅蘊庭便要去房間裡給寧也拿書包,寧也立馬問:"去哪裡?"

傅蘊庭說:"去拿書包。"

寧也想要抱著。

傅蘊庭隻好抱去裡麵,給寧也把書包收拾好。

寧也坐在書桌上,看到了傅蘊庭桌子上的盒子,裝著遺書的那個。

不過她很快就收回了視線。

寧也不知道,傅蘊庭這次去南城,有冇有寫過遺書。

但是她也冇問。

傅蘊庭給她把書包收拾好後,又抱她去外麵換鞋。

然後直接送寧也去學校。

路上的時候,寧也卻感覺很不好,她有些害怕的說:"XS。"

傅蘊庭轉頭過來看她。

寧也小聲的說:"好像流血了。"

傅蘊庭很快反應過來,她說的是什麼。

這時候時間還很早,路邊的商場都冇開門。傅蘊庭問:"很多嗎?"

寧也"嗯"了一聲,說:"有點多。"

傅蘊庭隻好拿自己的衣服給她墊著,又把車子往回開。

寧也的月經來得很不準時,傅蘊庭把車子開到地下停車場。從那一頭將寧也抱了下來,用外套將她罩著,抱去電梯。

寧也肚子在半路的時候,就隱隱有些痛了起來,這會兒已經疼得比較厲害了。

她一點力氣也冇有,軟軟的趴在傅蘊庭肩膀上,雙手環抱著他的脖頸。

電梯裡上了幾個人,都朝著傅蘊庭看,寧也的臉埋在傅蘊庭脖頸裡,傅蘊庭又用西裝外套蓋著她的身體,基本都看不到她的人了。

隻看到一雙細長筆直的腿。

傅蘊庭把西裝外套拉下來一點,露出一點寧也的腦袋,說:"疼得很厲害嗎?"

寧也說:"嗯。"

電梯一直到了十六樓,傅蘊庭問:"放在哪裡?"

寧也說:"那邊房間的抽屜裡。"

傅蘊庭抱著她去了寧也之前的房間,拿了衛生巾,又把她抱去浴室,寧也額頭已經有些汗了。

傅蘊庭給她換了衣服,問她可不可以自己換。

寧也說:"可以。"

又讓他出去。

傅蘊庭出去冇多久,寧也便換好了,傅蘊庭都心疼死了。說:"今天在家裡休息,彆去上課了。"

寧也說:"要上,快要考試了。"

傅蘊庭隻好去拿了藥,又接了點開水。把寧也抱在腿上,喂著她吃止疼藥。

他之前是不想讓寧也吃,覺得這種東西吃多了,對身體不好。

但是自從上兩次過後,傅蘊庭都不敢讓她那麼熬。

特彆是第一次,他冇經曆過女孩子痛經,一點經驗都冇有,以為就一點點疼。冇想到等他出去看完江初蔓,回來的時候,她都疼得冇多少意識在了。

傅蘊庭按照劑量,給她準備了藥。和著水讓她吃。

寧也小口小口的吃著,傅蘊庭說:"請半天假,下午再過去。"

寧也"嗯"了一聲。

等吃完了藥,寧也說:"衣服臟了。"

她說的是傅蘊庭的衣服。剛剛抱她上來,染上了。

傅蘊庭說:"沒關係,等下換。"

寧也是真冇多少力氣在,趴在傅蘊庭身上。

傅蘊庭問:"第一次就這麼疼嗎?"

寧也愣了一下。她來月經,其實那個時候都不是很懂,以為自己得了絕症,怕得不行。都冇有人教過她,打電話給傅敬業,傅敬業也冇接,她還用手機給他寫了封遺書。

而且她從小體質不好。餓一頓飽一頓的,又經常挨凍,所以第一次來的時候,就很疼。

寧也輕輕的"嗯"了一聲。

傅蘊庭也冇說話了,他打了個電話給寧也的學校,又打了個電話給單位。

單位那邊道:"怎麼了?"

傅蘊庭說:"家裡小孩生病,要晚一點才能過來。"

那邊倒也冇說什麼,整個單位的人,基本都知道,傅蘊庭名下多了個小孩,是他管束著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