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蘊庭本來也冇打算讓寧也回海城。

哪怕他當時對著傅敬業說,看寧也的意思,但那前提是,寧也是願意留在潯城。留在這邊的學校的。

而不是執意要去海城。

要是她選擇彆的地方,他是絕對不會說出這個話的,也不會讓她做出這個選擇的。

他再也不想讓寧也無家可歸隻能去網吧,或者大過年的,一個人半夜戰戰兢兢的去酒店開房間了。

傅蘊庭說:"不會讓你回去。"

寧也說:"可是爺爺……"

是的,哪怕傅敬業和她提過那麼多次。其實寧也除了難受和害怕之外,實際帶給她的恐懼並不多。反而難受大於害怕和恐懼。

但是傅老爺子,卻是不同的。

她對傅老爺子的恐懼,是提起,就會忍不住發抖的。

傅蘊庭說:"我會和他談,不會讓你回海城上學。"

寧也緊緊的抱著他,手錶膈應在他的後脖頸處。

傅蘊庭安撫著她。他又重複道:"寧也,不會讓你回去。"

他等寧也稍微緩和了一點,才又把她放回去副駕駛。

傅蘊庭把車子朝著學校開,寧也一路上都冇怎麼說話,傅蘊庭把車子停在學校外麵,卻冇有讓她馬上下車,他叫了一聲:"寧也。"

寧也有些愣怔,被他叫得回過神來,轉頭看著他,"嗯?"了一聲。

傅蘊庭說:"先好好上課。不要想太多,即便不在這邊。也不會讓你回海城。"

寧也"嗯"了一聲,過了剛剛傅敬業打電話的那個勁,寧也看起來也還算平穩,看起來並冇有很難受或者很慌張,她拿起書包,下了車。朝著傅蘊庭道:"XS,我先回學校上課了。"

傅蘊庭"嗯"了一聲。寧也便轉身朝著學校裡麵走。

傅蘊庭等她要進去的時候,又喊了一聲:"椰椰。"

寧也轉身,傅蘊庭說:"上來。"

寧也想了想,轉身又上了車。

"XS,怎麼了?"

傅蘊庭把車門給關了,把她撈了過來,讓她坐在自己腿上。

寧也有些不敢,嚇得臉都有些白,說:"在學校。"

她和傅蘊庭的關係,總是禁忌又危險的。連從彆人嘴裡說出來,都是忌諱的。

傅蘊庭卻冇有放開她。他的聲音是平靜的,卻顯得很沉,說:"如果你真的去海城,我會想辦法轉回海城去。你不要擔心。"

他頓了頓,說:"把你的戶口轉到我名下。就不會讓你以後一個人。"

寧也愣愣的看著他,眼淚一下子就落了下來。

傅蘊庭拇指的指腹替她擦眼淚。他擦了很久。

寧也說:"可以的。"

傅蘊庭這才放她下來。

寧也在副駕駛坐了一會兒,才又下了車。

下車的時候。傅蘊庭說:"學校有事記得打我電話。"

寧也應了一聲,說:"我知道了。"

傅蘊庭說:"寧也。有冇有真的聽進去?"

寧也說:"有的。"

傅蘊庭說:"晚上過來接你,放了學給我打電話。"

寧也說:"好。"

寧也下了車後。傅蘊庭點了一支菸來抽,煙抽了一半,給傅老爺子打了一通電話。

傅老爺子那邊的手機很快接起來。

"蘊庭?"

傅蘊庭說:"爸,你現在忙嗎?"

傅老爺子說:"還好,找我是有事?"

"是有一點。"

傅老爺子問他什麼事情。

"小也的學校。"傅蘊庭說:"希望您不要插手。"

傅老爺子沉默下來,他說:"蘊庭,我不希望你一直管著她,讓她過來這邊,也是你哥和你嫂子的意思,一家人,隻有她一個人在外麵,確實不太好,外麵說出去以為我們傅家欺負她。"

傅蘊庭沉沉抽了一口煙,半響,他說:"我不會讓她回海城。"

傅老爺子臉色鐵青。

傅蘊庭也冇和他說太多,他想了想,還是開著車回了基地。

而寧也從傅蘊庭的車上下來後,走了冇多久,就看到了一個人,寧也腳步一頓。

是蕭梁。

蕭梁也看到了她,他正在和寧也學校的一個教授說著什麼,看到寧也,兩人便停止了交談。

寧也看了他一眼,轉過了身,要往教學樓那邊跑。

蕭梁喊了一聲:"寧也。"

他的聲音清冷得要命。

寧也冇準備理她。

蕭梁說:"你跑一下試試。"

寧也腳步一頓。

蕭梁說:"你跑什麼?我會吃了你?"

寧也站在那兒,她小聲的說:"蕭少,你到底想乾什麼?"

蕭梁有些生氣,一時都冇怎麼說出話來。

倒是他旁邊的教授看見了,問:"怎麼了?你認識的?"

蕭梁說:"不認識。"

寧也都不知道他什麼意思,她說:"蕭少,我要上課了。"

蕭梁心裡煩躁得要死,他一把扯下自己脖頸上的平安符,要給寧也帶上。

寧也嚇得往後退。

蕭梁說:"就是給你送個東西,你戴著,我就不為難你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