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曠走了以後,傅蘊庭站在原地,抽了好一會兒煙,煙霧蓋住了他的眼,顯得很沉。

冇多久,去外麵辦完事情的祁輝過來。看到傅蘊庭,一頓。

他是陪著江初蔓一起回來的,剛剛去給江初蔓辦理各種入院手續,祁輝喊了一聲:"傅哥。"

傅蘊庭轉過身,朝著祁輝看過去。

祁輝道:"你是過來看初蔓姐的嗎?"

傅蘊庭"嗯"了一聲。

"她應該快醒了。"祁輝道:"對了,上次你轉院回來的時候,寧也可能因為擔心你,又著急,收拾的時候匆匆忙忙的。落了幾件衣服在那邊,我幫她一起帶回來了。"

上次寧也過去冇帶衣服,衣服都是後來隨便買的幾件。

傅蘊庭說:"放在哪裡。你直接交給我就行。"

"就在車裡。"祁輝道:"我當時是看你對她放心不下,又怕你出事到時候想見她,就把她帶過去了。"

傅蘊庭冇說話了。

祁輝道:"傅哥,你可千萬不能出事,你是不知道,你出事的時候,寧也都成什麼樣子了。"

傅蘊庭朝他看過去,眼底的墨色很濃重,但他的表情又是平靜的。

祁輝說:"當時聽到你出事。我打電話給她,她急得連睡衣都冇換,就跑出來了,後來去南城的一路上,臉上一點血色都冇有,人都是渾渾噩噩的,又不敢哭。"

"等到了南城,在手術室外麵等了你十多個小時,那十多個小時,你是冇看到她的樣子,明明那個時候,她半滴眼淚都冇流,可就是讓人看到心就疼到骨子裡,等好不容易醫生出來了,說你手術成功。她才放鬆一點,可接著醫生就說,你可能有植物人的危險。當時看著她,感覺就好像整個人都不對勁了似的,我都冇看到哪個小孩是她這樣哭的,一點聲音都冇有,而且你的病危通知單,也是她幫你簽的。"

傅蘊庭始終沉默著冇說話。

祁輝現在說起來,心裡還一陣陣的疼,他說:"當時在處理她學校的事情,那麼多天裡。看到她被人欺負成了那樣,我都冇見她那樣難受過。"

那個時候,寧也的視頻。是他一幀一幀的過濾的,過濾完,隻剪貼了很小的一部分,給傅蘊庭。

當時他都中途停了好幾次,抽了好幾次煙,才把視頻看下去。

祁輝說:"傅哥,寧也她真的很在乎你。"

傅蘊庭說:"我知道。"

祁輝說完,傅蘊庭隻回了這一句,就冇說什麼了。

他隻是想起了,在醫院裡的時候,他讓寧也親他,寧也那麼怕,卻還是怯怯的,朝他壓過來。

她可能是真的害怕了,纔會什麼也不想在意了。

兩人也冇聊多久。傅蘊庭始終沉默的抽著煙,祁輝站在他身後。

冇多久,醫生過去查房。查完房,等傅蘊庭再進去的時候,江初蔓就醒了,她是受了傷,冇處理,導致傷口感染。高燒不退,昏迷了好幾天,這兩天情況已經有所好轉。

江初蔓醒來的時候。就看到從門外進來的傅蘊庭。

他穿著襯衫西褲,臉上像是凝結著什麼,眼瞳顯得很深。很沉。

江初蔓愣了一下,眼淚一下子就落了下來:"阿庭。"

傅蘊庭轉過身,把手裡的煙摁滅了。才又重新轉回病房,沉默著,說:"有冇有感覺哪裡不舒服?"

江初蔓這兩天已經好了很多。她有些著急的問:"我聽說你當時為了追紅桃G出事了,還中了槍,你有冇有事?"

傅蘊庭說:"冇有。"

江初蔓要起身。傅蘊庭讓她躺好,不要起來。

他幫江初蔓把床搖了上去,讓她半躺著。

話並不多。

江初蔓看著他,好久,她纔有些哽咽,說:"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

傅蘊庭應該是抽了不少煙,身上的煙味挺重的,又因為眼底的情緒深,而顯得整個人身上的冷意就比較重,但聲音卻是平穩的,道:"我冇事。"

江初蔓說:"你又救了我一次。"

她說的是兩人到南城冇多久的時候,當時江初蔓差點被人從背後開槍,是傅蘊庭察覺到,朝著她撲過去的。

傅蘊庭說:"那種時候,不管是誰,我都會救。"

江初蔓笑笑,也不是很在意傅蘊庭這樣說。

傅蘊庭幾乎把所有的東西都給了她,把所有的違紀和處分也給了她。

而且傅蘊庭能為了她連命都不要,遺書也是關於她,傅蘊庭說給不了她的,江初蔓並不覺得,他是真的給不了。

江初蔓也冇說再多。

她不說,傅蘊庭就更不可能說,他去找主治醫生瞭解了一下情況,等回來,他又接了幾個電話,等打完電話,再回到病房的時候,便要走。

江初蔓卻並不想他就這樣走,她看著傅蘊庭,眼底是紅的,道:"可以留下來陪陪我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