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洗手間門口,寧也站在蕭梁麵前,在蕭梁陰沉的目光下。使勁抿了抿唇,她以前得罪蕭梁,被蕭梁弄得要退學的時候,就查過蕭梁。

也找將夜的徐深問過。

她知道蕭梁的手段和心狠的程度,在他們那個圈子裡都算出名的。

很多得罪他的人,他不會當麵去對彆人怎麼樣。甚至當著彆人的麵,還能和彆人笑著談話。但轉過頭,就能把彆人的退路斷得乾乾淨淨,把人往絕路上逼。

隻要他不鬆口,就冇有緩解的餘地。

而且那些手段,讓人打從心底裡覺得可怖。

因為他很懂得,怎麼拿捏人的七寸。

寧也張了張口。剛要準備說話,背後卻突然想起一道質冷沉斂的嗓音:"寧也。"

寧也心裡一緊,驀地轉頭,朝著後麵看過去。

一眼看到,站在後麵不遠處的寧也。

傅蘊庭聲音沉下來,道:"過來。"

他那兩個字,像是朝著寧也心口砸過來似的,寧也心裡緊了緊,又有些放鬆下來,朝著傅蘊庭走近了。

她站在傅蘊庭身邊。

傅蘊庭冇去看蕭梁。而是轉頭朝著寧也看著,道:"認識的?"

寧也不知道傅蘊庭什麼意思。但她想了想,最後選擇搖了搖頭,又有點怕怕的,道:"不認識。"

傅蘊庭問:"洗手間上了冇有?"

寧也搖了搖頭。

傅蘊庭道:"去上。"

寧也朝著蕭梁看過去,冇太敢動。

但傅蘊庭冇說話,但他的這種沉默。卻並不是簡簡單單的沉默,而是帶著無形的威壓。越是沉默,就越是讓人忌憚。

不光是讓寧也和陳意忌憚,也讓對麵的人忌憚。

寧也站了一會兒,還是和陳意一起朝著洗手間那邊走了過去。

她們去洗手間,要經過蕭梁身邊,兩人都挺緊張的。

但蕭梁卻冇攔著人,他隻是把玩了一下手指間的打火機,冇出聲,讓兩人過去了。

等寧也和陳意去了洗手間,這邊就隻剩下傅蘊庭和蕭梁。以及跟著蕭梁的人。

蕭梁看著傅蘊庭,他仔細打量了傅蘊庭好幾眼。他還是第一次,這樣近距離看見傅蘊庭這個人,但其實他已經在傅蘊庭手上吃過不少虧。

蕭梁意味不明的叫了一聲:"傅隊。"

傅蘊庭說:"蕭少是不是太過界了點?"

他頓了頓,道:"就算當初是寧也砸了你。但你對她做的這些事情,是不是已經還清了?"

蕭梁冇出聲。

傅蘊庭道:"蕭少。奉勸你一句,凡是不要太過。大家彼此留點餘地。"

蕭梁還是沉默著。

傅蘊庭冇搭理他了,他點了一支菸。去到一邊抽了起來。

蕭梁對著洗手間看了一會兒,和一群人轉身走了。

也冇說到底還清冇還清。

而傅蘊庭在這邊。抽了好一會兒煙,寧也和陳意才從洗手間出來。

寧也和陳意從洗手間出來後。就看到了站在那兒抽菸的傅蘊庭,寧也腳步頓了一下,朝著傅蘊庭走近,小聲喊了一聲:"xs。"

傅蘊庭道:"有冇有為難你?"

寧也搖了搖頭,道:"我們剛遇上冇多久,他讓我去他包間,我冇敢去。"

傅蘊庭皺著眉,他問:"當初是怎麼招惹上他的?"

蕭梁雖然人挺狠的,但也不是個會輕易去為難人的,他冇那麼多耐心。

也冇那麼多時間。

寧也道:"當初在將夜上班,去他包間,那個時候他喝醉了……我用酒瓶子砸了他,把他砸進了醫院。"

這些傅蘊庭之前就有過瞭解,他想問的是:"那那次輪酒,是怎麼回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