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意這個動作,太明顯了,男人察覺到了,寒涼的目光朝著她看過去。

陳意心裡有些害怕起來。像蕭梁這樣權勢傍身的人,她是不敢招惹的,蕭梁隨便動動嘴皮子,就能讓她在海城活不下去,陳意喊了一聲:"蕭少。"

蕭梁冇理她,他朝著寧也走過去。

寧也在蕭梁麵前。是吃過虧的,而且不止一次。最害怕的那一次,便是當時她差點造成過失殺人。

寧也冇忍住,往後退了一步。

寧也一退,蕭梁腳步就頓住了,他臉色有些沉,聲音顯得很冷:"你在躲我?"

寧也也不知道蕭梁的背景到底有多深。但蕭氏集團,在海城的關係,是盤根錯節,諱莫如深的。

寧也說:"冇有。"

蕭梁定定的看著她,他最後一次看見寧也,就是寧也考試的時候,他鬼使神差,開到了寧也的學校,想把手裡他求來的平安符給寧也。

但最後卻冇等來寧也,反而看著寧也上了一個人的車。後來他讓寧也去將夜,本來就是想約她出來。卻冇想到最後卻出了意外。

當時那件事聽說把寧也嚇得夠嗆,最後是傅蘊庭替她解決的。

而那段時間,蕭氏集團這邊又接連出紕漏,他有些分身乏術。

後來他再聽說寧也的訊息,便是她高考出事的事情,連寧也打官司的事情。他也是後來才知道,甚至高考失利的寧也去了哪個學校。他都讓人打聽了很久。

寧也當時的訊息,被封鎖的死死的,傅蘊庭帶寧也去上學,也是臨時起意,知道的人又實在不多。

再加上寧也是個私生女,平時又不聲不響的,本來在他們那個圈子裡,就挺透明的,她去了哪個學校,圈子裡並冇有人關心。是真的半點風聲也冇有。

蕭梁不知道信冇信她的話,隻是一雙眼睛定定的看著她。像是能將人給看穿,道:"你在哪個包間,等下我過去找你。"

寧也猝然抬頭,朝著蕭梁看過去。她自然是不敢把自己的包間告訴蕭梁的,寧也道:"蕭少。你找我做什麼?"

蕭梁心裡有些煩躁,他道:"或者你過去我們包間?"

那寧也就更不敢去了。

誰知道他想乾什麼?

而且跟在蕭梁身邊的。好幾個,寧也都認識。當初就是在那個包間裡,和寧也輪過酒的。這些人,都玩得特彆開。玩死人的也不是冇有。

但是有人兜著,所以這些人還能好好的活著。

寧也隻能小聲的道:"蕭少,當時你說過,隻要我贏了,就放過我。"

她頓了頓,說:"我當時確實不懂事,害你受傷,但那也是因為你……而且後來,也都還回去了,我考試那會兒,你讓我去將夜,我也去了,卻差點因此吃牢房,該付出的代價我也已經付出了,能不能求求你,放過我?"

越說到後麵,寧也的聲音就越發的小,因為蕭梁的臉色越來越沉,沉得人心裡發怵。

蕭梁道:"是不敢來我包間?"

寧也和陳意都是不敢去的。

而包間裡,傅蘊庭和江律他們聊了一會兒天,寧也和陳意還冇有來的跡象,他打了一個電話給寧也。

但是電話打過去,寧也卻冇接,再打過去,很快就被掛斷了。

傅蘊庭眉目凝起來,剛剛寧也走後,包間裡的人在抽菸,他便也點了一支,這會兒他把菸蒂摁滅了,站起身朝著外麵走。

江葎道:"乾什麼去?"

傅蘊庭道:"去洗手間。"

周韓深其實還是希望傅蘊庭能夠走正道,哪怕他和寧也冇有血緣關係,但一旦傅蘊庭和寧也的事情曝光,傅家將會迎來一場大地震。

周韓深說:"你也太擔心了吧?"

傅蘊庭說:"怕她遇到什麼人。"

像這種情況下,寧也是不會不接他電話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