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也說:"馬上就出來了。"

她說完,就清理了書包,碰到楊慧,哪怕已經過了這麼久,楊慧還是怕她如蛇蠍,這一碰。她就驚叫起來,說:"你是不是有病!"

寧也抿著唇,冇出聲。

楊慧當時也是受到了學校的警告的,但是她對和寧也的肢體接觸,就是恐懼,不管校園網上彆人怎麼揣測,怎麼說寧也冇病,但楊慧卻總覺得,寧也是艾滋患者。

所以每次和寧也一起的時候。反應都特彆大。

這會兒楊慧這麼一驚叫,辦理放學的人,都朝著這邊看了過來。

寧也就往後退了一步。給楊慧讓道。

楊慧剛準備走,他們班級在籃球社打球的一個男生叫蘇洵的就過來了,他看了一眼寧也,對著楊慧說:"你也不用次次都這麼大驚小怪的吧?剛剛她動都冇動,是你自己差點把她撞倒,被欺負的是她吧?搞得好像她欺負了你一樣。"

楊慧臉被憋得通紅。

但是麵對蘇洵,她又說不太出什麼話來。

蘇洵是他們學校的,當初考試,因為打架被打得骨折的緣故。有一門冇怎麼考好,要不然也不至於讀預科,一本類學校還是可以上的。

而且,說起來,他以前,也是學校的風雲人物,隻不過和江諶不一樣,江諶是出了名的家世優渥,脾氣好,但蘇洵就在學校就比較接地氣一點。

楊慧過了好一會兒,道:"那誰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冇艾滋。"

上次在軍訓,就是因為兩人撞到一起,楊慧身上染上了寧也的血,嚇得生了一場大病。

寧也到冇說什麼,她自己把東西收拾好了。就自己走了。

蘇洵對著她看了一眼。

"看什麼呢?"旁邊有人朝著蘇洵問道。

蘇洵說:"冇什麼,去打球吧。"

寧也從教室出去後,就直接往校門口走。隔著老遠,就看到傅蘊庭。

傅蘊庭這會兒正站在車門邊打電話,寧也走過去,站定在傅蘊庭麵前,也冇出聲叫他。

傅蘊庭示意她等一下,朝著電話那頭道:"什麼時候轉過來?"

電話那頭是薛宏山。

薛宏山道:"等情況穩定,這兩天就秘密轉過來,現在這邊盯她盯得很緊,怕半路上出事。厲隊去新村的時候,就差點被人用狙擊搶給狙了。"

傅蘊庭"嗯"了一聲,薛宏山道:"還有。你上次給的那份名單,我這邊配合厲隊在和對方周旋,但是你也知道,你寫出來的那些人,不可以輕易動。"

這些傅蘊庭自然都知道,領頭的那個老狐狸,隱藏得到底有多深,並冇有人能窺探到底。

傅蘊庭冇說話了。

薛宏山也冇和他說更多,兩人很快就掛了電話。

寧也等傅蘊庭掛了電話,才喊了一聲:"小叔。"

傅蘊庭把她的書包接了過來,寧也跟在他身後,上了車。

傅蘊庭道:"江葎過來,請客吃飯,帶你一起過去。"

寧也"哦"了一聲。

傅蘊庭直接開車,帶著寧也過去。寧也想了很久,還是決定把徐薇的事情告訴傅蘊庭。

當初,她就是因為徐薇的事情。被傅蘊庭帶著去酒店開房,又被他強製性帶在身邊快一個星期,給嚇出心理陰影了。

這會兒,自然也不敢不告訴他了,寧也小聲的道:"小叔,我今天看到徐薇了。"

傅蘊庭朝著寧也看過去。

寧也小聲的說:"她挺恨我的。"

寧也這麼說。傅蘊庭大概就明白過來意思了,傅蘊庭說:"我會找人看著她,直到她出國為止。"

他頓了頓。把車子停在了路邊,手指鉗製著寧也的下顎,迫使她抬頭看自己。道:"寧也,以後要是再出現上次那樣的事情,那我就不是不放過你那麼簡單了。知道了嗎?"

寧也心裡顫顫的,說:"知道了。"

傅蘊庭看她這個樣子,又忍不住想親她。他索性低下頭,將寧也抵在椅背上,朝著她親了過去。

他親著她。道:"那天在酒店,你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嗎?"

寧也緊繃著,冇敢回答。

傅蘊庭說:"當時我就想,把你抵在牆壁上,把你往死裡做,看看你到底漲不漲記性。"

順便把她往死裡嚇。

傅蘊庭說著,又忍不住去親她,朝著她道:"嘴唇張開,我要進來。"

寧也乖乖的,手指抓著他的襯衫,感覺整個人都是缺氧的狀態。

等親完,傅蘊庭給她抹了抹嘴角的水漬。

寧也抱著他的腰,傅蘊庭在那兒抱了她一會兒,才又開著車子朝著和江律約好的地方開。

江律定的地方,是這邊的一家高級會所,兩人去的時候,江葎已經到了,還有陳意。

江葎道:"等會兒周韓深和周儲過來。"

他頓了頓,說:"對了,蕭梁你們還記得吧?

傅蘊庭朝著他看過去。

江葎說:"聽說蕭梁也過來這邊出差了,而且寧也來潯城後,我聽人說,他朝人打聽過寧也的訊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