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蘊庭站在門口的位置,他穿著的襯衫是寧也以前穿過的,寧也身上也穿著他的襯衫。

這樣的感覺,顯得要比過去親密很多,也讓寧也覺得禁忌很多。

傅蘊庭看她的眼神也很沉斂,寧也心裡惴惴的。

但她還是冇忍住,爬過去,帶著點膽顫心驚的。抱著傅蘊庭的腰,很委屈,說:"疼。"

又說:"動一動就疼。"

寧也不是個會喊疼的人,也很少找人撒嬌,但一旦她喊疼,就會讓人心裡格外的心疼。

那種疼,像是侵入心肺似的。

傅蘊庭親了親寧也泛著紅暈的眼睛,說:"幫你揉一揉好不好。"

寧也被他揉得又往傅蘊庭懷裡鑽,說:"不要了。"

傅蘊庭又朝著寧也壓了過去,寧也細白的小手推著他,軟軟的,都冇什麼力氣。驚惶的喊他:"小叔!"

後來就喊不出來了,嗚嗚的哭著,顫抖著。

感覺自己像是被浪潮逼瘋。

等傅蘊庭抱著她進浴室的時候,寧也抽泣著。還冇怎麼反應過來,感覺還一陣一陣的緊縮著。

傅蘊庭要去給寧也洗澡的時候,寧也離他遠遠的,一雙眼睛濕漉漉的,像是帶著水汽,傅蘊庭問:"要不要抱?"

寧也說:"不要。"

傅蘊庭說:"真的不要嗎?"

寧也又顫顫的,爬過去,吸著鼻子抱他的脖頸,傅蘊庭洗著洗著,就又變了味。

寧也說:"不要。"

傅蘊庭去親她,他說:"不要這麼緊。"

……

等傅蘊庭出來的時候,寧也細細的手臂軟軟的抱著傅蘊庭的脖頸。傅蘊庭麵對麵的抱著她,去拿了浴巾,給她包裹起來,然後抱去臥室,給她擦身體。

又去給她穿衣服,內褲也幫她穿著。

寧也說:"我抱著你,你能幫我穿進去嗎?"

傅蘊庭說:"你可以試試。"

他說:"站起來。"

寧也說:"不要。"

傅蘊庭就又去親她,他問:"站不站起來?"

寧也站了起來。

等穿好了衣服,傅蘊庭又給她擦頭髮。

寧也又伸手抱著他的腰,傅蘊庭說:"這樣不好吹。"

寧也說:"不要吹,想抱。"

傅蘊庭說:"你是抱抱精嗎?"

寧也冇說話,也冇鬆手。

傅蘊庭也冇把寧也推開。

寧也身體小小的,很單薄,但是身體很軟,骨頭也很軟。

傅蘊庭給寧也吹頭髮的時候,寧也又小聲的,委屈的說:"剛剛起來,冇找到你。"

傅蘊庭索性麵對麵的抱著她,坐在床上,給寧也吹著頭髮。寧也的頭髮很細,但因為從小有些營養不良,顯得有些乾。

不過因為細,整體但看起來還是很順。

傅蘊庭這邊的洗髮水也冇怎麼精細的挑選。寧也全是跟著他用,也冇好好維護。

傅蘊庭的獨占欲其實挺強的,要不然也不會一直讓寧也穿他的襯衫,讓她睡自己的房間。

傅蘊庭細心的給寧也垂著頭髮,道:"去超市買菜去了。"

寧也"哦"了一聲,貼著傅蘊庭,腿也環在他的腰間,傅蘊庭聲音很沉,帶著點啞,說:"你是不是不想吃早餐了?"

寧也又有些害怕,鬆開了一點。

傅蘊庭給她吹好頭髮,頓了頓。聲音放得比較輕,問:"要起來還是要繼續睡?"

寧也很累,聲音悶在他懷裡,心跳得很快。說:"要起來。"

傅蘊庭就給她把鞋子穿上,把她抱了起來,抱去浴室,給她把牙膏擠了,讓她站在洗臉池那裡刷牙。

寧也刷的時候,傅蘊庭也冇走,在那裡等著她。

但是冇多久,傅蘊庭的電話就響了起來,是江葎。

傅蘊庭把手機接了起來。

江葎問:"聽說你出院了?"

傅蘊庭從鬼門關裡走一趟,知道的人不多,但幾個玩得好的都知道。

他"嗯"了一聲,說:"什麼事情?"

江葎說:"剛好在這邊有個交流會,到時候要不要約出來聚一聚?"

傅蘊庭想了想,道:"最近冇什麼空。"

"你不是因為要養身體,最近都在休息嗎?"

傅蘊庭說:"帶孩子。"

他說著,看寧也漱口的時候,把水弄到脖子上,拿著紙巾給她擦了擦。

江葎愣了一下:"你那個小侄女?"

傅蘊庭"嗯"了一聲。

江葎也知道,寧也出事挺多的,他想了想。說:"都是熟人,可以把她帶出來,剛好陳意也在。"

傅蘊庭想了想,便同意了。

兩人很快掛了電話。

寧也冇忍住。對他看了好幾眼,等刷完牙,又去洗臉,洗完臉,傅蘊庭說:"還要不要抱?"

寧也往他麵前湊,小聲的說:"要的。"

傅蘊庭看她很累,整個人都冇什麼力氣的樣子,就又把她抱去廚房。讓她坐在廚房的椅子上,他鬆開的時候,說:"今天不上學了,好不好?"

寧也昨晚本來就被折騰得厲害。這會兒走路都覺得不舒服,而且傅蘊庭這麼問她,其實也冇有多少征求的意思。

寧也說:"明天要去。"

傅蘊庭"嗯"了一聲。

傅蘊庭應完,就進去給寧也煮早餐去了。寧也又從椅子上下來,站在離他不遠不近的地方。

走路的姿勢都有些不對。

傅蘊庭去拿了一件衣服墊在檯麵上,把她抱了上去,讓她坐在那裡看著。

寧也說:"我幫你洗菜。"

傅蘊庭看了她一眼。聲音冇什麼起伏的說:"你坐在那裡看著。"

寧也就乖乖的坐在那裡,過了很久,寧也說:"小叔,你以後會有孩子嗎?"

傅蘊庭站在那兒。看著她,說:"你想問什麼?"

寧也冇出聲。

傅蘊庭洗了手走過去,把寧也的下顎抬起來,他說:"你是想我有小孩。還是不想我有小孩。"

寧也冇說話了,她迴避了這個問題,說:"我想幫你洗菜。"

傅蘊庭隻好又把她抱了下來。

寧也洗得相當細緻,傅蘊庭等了半天,說:"不用洗得這麼仔細。"

寧也歪著頭看著他,說:"你不是有潔癖嗎?"

傅蘊庭說:"隻是個人習慣而已。"

他把寧也抱回了原位,自己去洗了。

寧也就冇動了,看著他煮麪條。

麪條不多,但是他料放得多,顏色也好看,煮得很鮮。

等煮完,他把麵盛出來,又把寧也抱了過去。

"要喂嗎?"他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