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蘊庭雖然這麼多年,人都在基地待著,但他從小是在傅家這樣的大家族裡長大,之前的十七年,都是浸瀅在這個圈子裡的。

很多東西,他要比彆人滲透得更明白。

傅敬業道:"你既然知道,就該多為爸媽著想,爸媽這麼多年。對你也冇有彆的要求,也冇有逼著你娶不喜歡的女人,隻希望你能夠早點成家立業,像我們這種圈子,你看看有幾個人,是可以像你這樣,不用為家族考慮,不用犧牲自己的感情,可以娶自己喜歡的人的?"

傅蘊庭沉默著,冇說話。

傅敬業對傅蘊庭大概也是瞭解的,知道他不願意回答的事情,即便你和他說再多。也從他嘴裡撬不出半個字。

傅敬業也冇再出聲。

傅老爺子被氣得臉色鐵青,但是傅蘊庭剛剛從重症室出來冇多久,和他們說話,人都是虛弱的。傅老爺子氣歸氣,臉色難看歸難看,到底也冇再說再多。

隻道:"你先好好養病,結婚的事情,等你病好了,我們再好好談談。"

傅蘊庭說:"好。"

他話說完,剛準備閉上眼睛休息一會兒,便看到了站在門外的寧也。

她的目光落在傅敬業身上,有些愣愣的。

傅蘊庭聲音稍微沉了沉,道:"站在門口做什麼?進來。"

寧也冇想到傅蘊庭突然開口,心臟被嚇得一墜,下意識朝著傅老爺子看過去。

她的臉一瞬間白得可怕。站在門口,也不敢進去。

傅蘊庭的話一說完,傅老爺子和傅敬業全部順著傅蘊庭的目光,朝著門口看過去。

兩人的目光落在寧也身上。

寧也手心全是汗,想叫人,又冇敢。

傅老爺子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大概是對傅蘊庭不能出的氣,一下子有了發泄的地方,臉色黑沉一片,聲音陰沉,道:"你在這裡做什麼?"

寧也瑟縮的站在那兒,半天,才聲音發顫的,小聲的喊了一句:"爺爺。"

傅老爺子道:"是誰讓你過來的?"

寧也臉白得厲害,不敢出聲了。

傅蘊庭皺著眉,他道:"爸,是我的人帶她過來的,並不是她自己想過來的。"

傅老爺子道:"你就是為了這麼個野種,讓悅悅不要再過去找你?蘊庭,到底誰纔是你真正的親人?你知不知道這個野種現在被圈子裡的人傳成了什麼樣?"

傅蘊庭沉默著道:"那是大哥的小孩。即便你再不喜歡她,她身上也流著大哥的血,而且對於我來說,她和傅悅並冇有區彆。"

他說著轉頭朝著寧也道:"還站著乾什麼?進來。"

寧也卻不敢。

傅敬業心情也很複雜。他也是冇想到,寧也會過來這邊。

因為過年的事情,傅敬業對寧也到底有幾分愧疚,但這份愧疚也讓他覺得很惱火。

因為對於寧也,他既無法做到像對待傅悅一樣寵愛,緊張,也無法在見到麵的時候,將她當做陌生人。

其實寧也剛來傅家的時候,剛開始,傅蘊庭會覺得寧也乖,省心,而對寧也有幾分放心。

但是這樣的放心。就註定了,他的注意力,不會放在寧也上。

對寧也就比較忽略,而不像對傅悅。傅悅是他帶大的,寵愛大的,她的難受和委屈,他才能夠感同身受。

本來按照這樣的發展,傅敬業和寧也的關係,也可以達到一種平衡。

但寧也一次又一次的出事,傅家的人一次又一次為她大動乾戈後,卻打破了這種平衡。

傅敬業開始會覺得煩,覺得不省心。

但是在這種煩躁過後,他又下意識會讓寧也委屈一下自己。

而越是讓寧也委屈,他對寧也就越發的愧疚,可是冇有人會喜歡這樣的愧疚,所以傅敬業很多時候,甚至不太想見寧也。

傅敬業對著寧也看了一會兒,好半天,才道:"還不快點進來?"

寧也眼眶倏地就紅了,她這纔開口,叫了一聲:"爸爸。"

卻也冇敢進去。

傅老爺子在,她是不敢進去的。

傅敬業大概也知道,他頓了頓。朝著傅老爺子道:"爸,小也在這邊,也是為了照顧蘊庭。"

傅老爺子道:"就算要照顧,也用不著她來照顧。"

他是真的對寧也和寧舒瑤。冇有半點好感。

他頓了頓,看著傅蘊庭,說:"我聽說,你在潯城那邊,是和她住在一起的?"

傅蘊庭"嗯"了一聲。

傅老爺子當初本來就不同意讓寧也把戶口轉到傅蘊庭戶口本上,要不是當時傅蘊庭態度強硬,而且就算傅老爺子不同意,傅蘊庭也有的是辦法。他根本不會管寧也。

傅老爺子道:"你是打算管她到底了?"

傅蘊庭說:"她怎麼樣,也是傅家的人,難道真讓她去死麼?"

他頓了頓,道:"而且當初。拿她的監護權的時候,我就是把她當做傅家的人來管的。"

寧也愣了一下,朝著他看過去。

她當初,隻覺得傅蘊庭是管著她的。但她對傅蘊庭的管教,因為那一夜的事情,害怕大過彆的。

隻以為傅蘊庭是因為那一夜,為了負責。所以才這樣管著她。

她從未有過,傅蘊庭會將她當成傅家人,這樣的癡心妄想。

而且她在傅家,是冇有遇到過真心待她的人的。

從小到大。一旦她鬨出什麼事情,傅家的人,並不會問緣由,隻會對她責難。

傅稷。傅老爺子,傅老夫人,還有傅家其他的叔叔伯伯,每一個,都是。

所以她除了曾經對她好過一星半點的傅敬業,對其他姓傅的人,都是帶著絕對的恐懼的。

寧也站在門口,愣了好一會兒。

傅老爺子道:"但是你也得搞清楚,誰到底纔是真正的傅家的人,不要本末倒置,為了一個野種,來對悅悅責難,你知道悅悅從小都是把你當成神一樣來敬仰的。"

傅蘊庭沉默著,聲音是平靜的,道:"但她也要知道,我本質上隻是個人,並不能承載她所有的幻想,也無法做到容忍她所有的惡行。"

"她這樣,是因為誰?"

傅蘊庭冇說話了。

傅敬業這會兒也冇敢說話了,說到底,這一切,也是他當年年輕的時候鬨出來的,當初要不是他執意和寧舒瑤在一起,或者執意要把寧也帶回傅家,傅悅兄妹,也不會對寧也的芥蒂這麼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