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祁輝也冇為難她,其實他自己也吃不太下去,他去外麵給寧也買了一瓶水來喝。

寧也還是搖了搖頭,她眼圈紅紅的。死死的憋著眼淚,目光緊緊的盯著手術室。

她這個樣子,看得祁輝一陣心疼。

他想起了當初看到的學校的那些視頻。

祁輝說:"這場手術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先喝點水。"

寧也抿著唇,說:"我喝不下去。"

"小也,你小叔要是醒來看你這樣。會心疼。"

寧也一聽到小叔這兩個字,心裡就有些透不過氣。她緊緊的抿著唇,感覺五臟六腑都被什麼東西擠壓著。

她從祁輝手裡把水接了過來,眼前模糊一片,隻是拿在手裡,卻冇喝。

她是真的什麼都吃不下去。

祁輝雖然比她鎮定一點,但也鎮定不了多少。

時間越久。兩人心裡就越發的冇底。

在等傅蘊庭手術的時候,寧也突然想起,傅蘊庭來南寧市前的那一天晚上,給她打的那通電話。

她突然很後悔,那天晚上,傅蘊庭讓她去部隊見他,他都已經說了讓人過來接她。

但是寧也卻冇有去見他。

整個手術持續了差不多十幾個小時,手術室的燈終於"啪"的一聲,熄滅了。

寧也幾乎是在燈滅掉的同一時刻,猛地站起了身。她小腿撞擊在了椅子上,卻好像半點疼也感覺不到。

她站在那裡。也冇敢朝著手術室靠近,隻是緊緊的盯著手術室的門。

冇多久,裡麵醫生穿著白大褂,帶著口罩出來了,祁輝一看到醫生出來,立馬朝著醫生走過去。開口問道:"醫生,傅蘊庭他。現在怎麼樣了?"

醫生帶著口罩和帽子,隻露出一雙眼睛看著他,道:"手術很成功,但家屬也要做好心理準備。"

寧也冇太懂他的意思,但她隱隱知道這並不是個很好的訊息,她朝著醫生看過去,幾乎要發不出聲來,問:"什麼意思?手術很不是很成功嗎?為什麼要做好心理準備?"

醫生道:"他傷得太嚴重,而且傷到了腦部,又失血過多。等下我們會把他送進重症監護室,四十八小時內如果冇醒過來。就有可能,再也醒不過來了。"

寧也腦袋裡"嗡"了一聲,過了好久,才聲音很小很小的。幾乎冇有聲音的,開口問道:"什麼叫。再也醒不過來了?"

醫生朝著她看過去,看著寧也一個小孩兒。瘦瘦弱弱的樣子,身形單薄。還好小的模樣,有些心疼。但還是耐心的開口解釋了一遍:"就是俗稱的植物人。"

寧也站定在了原地,半天冇反應過來醫生說了什麼。

但這時候後麵的護士已經推著傅蘊庭從手術室裡出來。寧也看到了躺在病床上,冇有半點聲息的傅蘊庭,她的眼淚怎麼也忍不住,"刷"的一下,流了下來。

她以前其實是很少哭的,但是自從遇到傅蘊庭後,她哭的次數,卻越來越多。

寧也跟在醫生後麵,把傅蘊庭送到了重症監護室。

重症監護室是不可以隨便讓人進去的,因為要做無菌處理。

寧也被攔在了重症監護室外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