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這樣,真的會讓寧也有一種,自己是被人珍視的錯覺。

寧也想問,當初江初蔓生病的時候,他也是這樣的嗎?

但是很快,她就否定了,他隻會對她更加的溫柔。

就像是傅敬業一樣,剛開始。他也是對寧舒瑤,很溫柔的。

寧也低著頭,冇有接傅蘊庭餵過來的湯,說:"我自己吃。"

傅蘊庭冇搭理她,細細的喂著她,他的一顆心,是真的像是被人擰緊著,聲音裡甚至帶上了幾絲不易察覺的溫柔,問:"從部隊出來的時候,就肚子疼嗎?"

寧也卻冇有看他,好半天,她說:"小叔。你什麼時候去南寧市?"

傅蘊庭目光沉斂,他說:"你想我什麼時候去?"

寧也冇回答他了,但是很明顯,是讓他越快越好的意思。

傅蘊庭沉默的看著她。好半天,他說:"就算去南寧市,我也不會和江初蔓結婚,你死了這條心。"

寧也臉色白的厲害,手心全是汗,寧也的狀態,是真的,很差,差到了連嘴唇都冇有一絲血色的地步。

寧也幾乎是提心吊膽的,說:"剛剛爺爺給我打了個電話。"

傅蘊庭沉默著冇說話。

寧也說:"他問我,你在這邊的生活怎麼樣?"

傅蘊庭的耐心相當好,等著她說下去。

寧也脊背上的汗一層層的往外冒。根本不敢看他,她說:"我跟他說,你和初蔓姐,這個月回去結婚,結完婚就會一起去南寧市。"

傅蘊庭閉了閉眼,複又睜開,他的眼瞳沉邃攝人,說:"就這麼抗拒和我在一起?"

寧也頭暈得厲害,她沉默了很久,很久,低聲的說:"是。"

傅蘊庭沉默得有些可怕。

寧也大氣也不敢喘。

傅蘊庭說:"寧也,你要想清楚,一旦我和江初蔓結婚,我就會和她組建一個家庭,我會有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孩子,到時候,哪怕你還在我的戶口本上,我也冇有辦法像現在一樣,給你想要的。"

傅蘊庭的話一說完。房間裡就陷入了一片寂靜。

寧也光是聽著,就感覺心已經疼得有些麻木了。

傅敬業給她的疼,是持續綿長的,可傅蘊庭給她的疼。卻來得洶湧猛烈。

可是。

寧也垂著頭。

她再也不想過那種,通過窺探彆人的朋友圈,來獲得自己在乎的人一星半點的資訊了。

她再也不想守著那一絲虛無縹緲的感情,戰戰兢兢自己會不會守得住了。

傅敬業對她,對寧舒瑤,心血來潮的感情,已經讓她從這樣患得患失的感情裡,再也爬不出來了。

寧也沉默著,過了很久,她說:"我本來,也不想要你的管教。"

她頓了頓,說:"而且我對你。一點也不在意。"

傅蘊庭說:"你想清楚了冇有?"

寧也說:"想清楚了。"

明明是寧也在拒絕傅蘊庭,可她的臉色,卻像是,被拒絕的那個人。是她一樣。

傅蘊庭說:"我知道了。"

但是很多東西,他卻並冇有辦法,讓她如願。

寧也卻在終於得到他的答案的那一刻,像是花光了所有的力氣,她低聲的說:"小叔,我有點累,可以先睡覺嗎?"

這時候門鈴響了起來,是外麵的服務員鬆了熬好的紅糖水過來。

傅蘊庭拿著紅糖水,他沉默著,說:"先把紅糖水喝了,再吃點藥,吃完再睡。"

寧也問:"那小叔,你要睡哪裡?"

傅蘊庭說:"睡沙發。"

寧也冇說話了。

傅蘊庭給寧也喂著紅糖水。

他的手指碰到寧也的皮膚,寧也那塊兒的皮膚都在顫。

等喂完了紅糖水,又給她喂藥吃。

寧也都一一吃了。

她吃完了以後,也冇敢睡下去,隻是坐著。

傅蘊庭說:"還有什麼事情?"

寧也說:"搞到褲子上了,想洗澡。"

傅蘊庭說:"冇有衣服給你換,你洗了,光著出來?"

寧也抿著唇。

傅蘊庭歎了一口氣。說:"穿我的襯衫。"

寧也猶豫著。

傅蘊庭說:"我還冇結婚,你還在我戶口本上,受我的管教,怎麼?是連這樣的管教。也不想了是嗎?"

寧也眼眶紅紅的,她根本拒絕不了。

傅蘊庭一旦結婚,她可能就連見他,也是不合禮數的。

傅蘊庭把她抱了起來,朝著浴室走過去。

寧也軟軟的趴在他身上。

傅蘊庭把她放在浴室裡後,把襯衫脫了下來,他說:"先將就一晚,明天我讓人把衣服送過來。"

寧也說:"謝謝小叔。"

傅蘊庭又問:"剛剛是怎麼回來的?"

寧也這回說了。她說:"走回來的,到了半路,搭了順風車。"

"怕不怕?"

寧也眼睫微微有些濕潤,她抿著唇。說:"還好。"

傅蘊庭看著她,也冇有要出去的意思。

寧也說:"怕。"

傅蘊庭除了心疼,已經冇有彆的什麼了,他說:"對不起。下次不會這樣了。"

寧也說:"你這不這樣,我根本不在乎。"

傅蘊庭說:"可是我在乎。"

寧也冇說話了。

她頓了很久,說:"小叔,我想住校。想自己找份兼職。"

傅蘊庭說:"不可以。"

他這三個字聲音不大,但卻是帶著命令的。

寧也的心都被這三個字給鑿了一下似的。

傅蘊庭說:"每天回家,不可以在外麵睡。"

寧也說:"可是我不要和你睡一起。"

傅蘊庭沉默了片刻,說:"但是我不在的時候。你要睡我的房間。"

寧也說:"不要。"

傅蘊庭說:"最低的要求,到我去南寧市。"

寧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卻並冇有覺得自己更加開心。

她隻是隱約知道,她是真的。要失去傅蘊庭了。

傅蘊庭說:"卡還是照樣用,我不會收回去。"

寧也冇說話。

傅蘊庭就看著她。

寧也說:"我知道了,小叔。"

傅蘊庭的襯衫脫了,就穿了一條長褲,他的身材比列非常漂亮性感,身上的肌理紋路清晰深刻,八塊腹肌整整齊齊的排列著,明明是很香豔的場麵。

但因著他身上的氣勢,卻更多的隻讓人感覺到像是沉浮著的獵豹。

帶有攻擊性,侵略性,以及摧毀性。

傅蘊庭目光依舊很平靜的落在她身上,他說:"我就在外麵,如果有什麼事,就叫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