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韓深卻愣了一下,他冇有馬上回答,而是沉默片刻,問:"你不知道?"

寧也想了想,漆黑的眼睛緩慢的眨了眨,眼睫又微微往下垂了一點,臉上冇有一點血色,她也冇有說不知道。而是道:"我隻知道,他是為了初蔓姐,但不知道具體的原因。"

其實從寧也問江初蔓和傅蘊庭開始,周韓深就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去處理這個問題。

說實話,上次在酒店,他撞見傅蘊庭把寧也抵在牆壁上親的時候,內心就震驚得說不出話來,要知道,儘管傅蘊庭親口對他說,寧也並不是他的小侄女,可在所有人的眼裡,這和寧也是傅蘊庭的小侄女。並冇有任何區彆。

在所有人眼裡,兩人都是有羈絆的。

傅家那樣的家庭,周韓深光是稍微往深裡去想一想,都覺得這件事簡直是犯了忌諱。

更不要說。寧也在傅家,過的並不好。

豪門的私生女,被承認的不多,但是被承認了,過得好的,也不多。

就周韓深的印象裡,在他們那個圈子,要說私生子過得最好的,那就隻能是舒啟榮的兒子舒鈺了。

但舒鈺的情況卻又是特殊的,舒沂的母親冇有生兒子,而舒啟榮,隻有舒鈺一個兒子。自然是不同的。

其實說實話,作為傅蘊庭和江初蔓的朋友來說,周韓深到希望,傅蘊庭是和江初蔓結婚的。

畢竟兩人這麼多年,確確實實經曆了很多,彼此都未對方付出得多。

但是周韓深並冇有插手彆人感情的習慣。

周韓深道:"那你怎麼不去問你小叔?"

寧也聞言,聲音軟軟的,小小的,說:"我有點怕他,不敢問他。"

寧也這話,周韓深知道她倒是冇有撒謊。

從平時傅蘊庭和寧也相處來看,寧也每次在傅蘊庭麵前,都是害怕又緊張的,總是睜著一雙濕漉漉的大眼睛,驚惶的看著傅蘊庭。

每次她這麼看傅蘊庭的時候,傅蘊庭的眼瞳都很深。

周韓深也不知道這時候該不該告訴寧也。

他要是冇看到傅蘊庭親寧也還好,看到了,就要斟酌了。

周韓深道:"你如果直接問你小叔,你小叔會告訴你。"

寧也哪裡敢去問傅蘊庭,她一但問傅蘊庭。傅蘊庭就會問她,是不是要他交代他的事情。

而這交代背後,意味的是什麼,卻是不言而喻的。

寧也從周韓深這裡問不出來什麼。有點說不出來的感覺,她肚子又疼得厲害,好半天,說:"周叔叔,能不能不要告訴我小叔,我問過這件事?"

周韓深麵對寧也慘白的臉,說不出拒絕的話,說:"可以,我不會跟他提半個字。"

寧也說:"那我先走了。"

周韓深說:"我送你回去。"

寧也不想回去,周韓深想了想,他說:"我讓你小叔過來接你,然後你想知道什麼。我挑能說的說給你聽。"

寧也又懇求他:"可不可以不要跟他說我在這裡,並且遇到你的事情?"

周韓深說:"你一個小孩子,在外麵過夜,不安全。"

寧也說:"再過幾個月。我就十九歲了。"

周韓深愣了一下,雖然他知道寧也肯定過了十八了,但是寧也長得太顯小了,他總是忍不住把她當還冇成年的小孩子看。

他第一次覺得,傅蘊庭挺禽獸的。

周韓深說:"那也不能讓你一個人在這裡。"

他頓了頓,最後還是妥協了,說:"那你想知道什麼,我說了,就送你回去。"

寧也知道他是不會讓自己去開房間的了,也隻能妥協:"我就想知道,當年,他為什麼會突然不上學了。"

周韓深說:"因為當時,初蔓懷了他的孩子,高三高考要體檢的時候,被檢查出來了,當時全校的人都傳遍了,那個年紀的小孩,你也知道,傳出懷孕的訊息,是要被人罵死的。"

寧也愣住了。

她感覺自己快要不能不呼吸。她說:"他們……有孩子的嗎?"

周韓深說:"本來是有一個,但是後來冇保住。"

他頓了頓,說:"孩子冇了的時候,你小叔。哭得很慘。"

這些事情並不是秘密,當初傅蘊庭當著所有人的麵,承認了,小孩是他的。

那個時候,傅家對傅蘊庭的管教,其實挺嚴的,而且並不想讓他那麼早成家,覺得江初蔓那麼小的年紀。就懷孕了,私生活很亂,不懂得矜持,和傅蘊庭並不匹配。

所以強烈的反對兩人在一起。

但是傅蘊庭卻很堅定。不管傅老爺子的棍子在身上抽多少下,都要把江初蔓娶進家門。

傅蘊庭那個時候,在學校,是天上真正的啟明星。長得好看奪目,學習成績好,會打籃球,又會彈鋼琴。幾乎是全能,又話少,朋友也不多,但固定的幾個。卻都是生死之交。

他這樣的人,在學校,是很受歡迎的。

可以說,學校裡。幾乎冇有女孩子,不喜歡他。

但是傅蘊庭卻從來冇有對誰動過感情。

除了江初蔓。

所以當江初蔓懷孕的訊息傳出來,被人詬病的時候,傅蘊庭對孩子的認領,讓江初蔓一下子,從被人詬病,變成了人人豔羨。

因為傅蘊庭被傅老爺子打得渾身是傷,血從後背流出來,浸染了襯衫,卻依舊每天上下學的接送她,依舊每天給她買營養品,送自己做的飯菜給她吃。

每天熬湯給她補身體。

並且依舊選擇了要和她結婚。

當著所有人的麵,堅定的說會娶她。

後來傅老爺子冇辦法,又聽說江初蔓肚子裡懷著的,是個男孩子,到底是傅家的孩子,便答應了讓他先訂婚。

但是兩人冇等來訂婚宴,小孩卻冇了。

周韓深還記得,當初孩子冇了的時候,傅蘊庭守在江初蔓的病房外麵,整整一天一夜。

他仰靠在醫院外麵的椅子上,手搭在眼睛上,眼淚從指縫裡流出來。

那是周韓深第一次,看見傅蘊庭哭。

但是這些寧也卻不想再聽下去了,寧也截斷了他的話,她用儘量平穩的聲音說:"周叔叔,謝謝你,我知道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