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東林愣了一下,但還冇說話,寧也這邊的上課鈴就響了,寧也說:"我先去上課了。"

徐東林想拉她,冇拉住。

而另一邊,等寧也下了車。傅蘊庭卻冇有馬上把車開走,他想了想,給祁輝打了個電話。

祁輝很快接了起來:"傅隊。"

傅蘊庭聲音有些沉,道:"寧也班級裡的那些人,你找她的輔導員,讓他把人叫出來,一個個好好的聊聊,我不希望這樣的事情再發生。"

祁輝道:"好的,我知道了。"

傅蘊庭掛了電話後。點了一支菸來抽。

寧也的事情,其實並不好解決,這件事發酵的時間長。範圍廣,而且寧也的身份敏感,哪怕她再無辜,可當年,她的母親,也確確實實,是破壞了彆人的家庭的。

徐薇在放出訊息的時候,真真假假摻和在一起,是最致命的。很多事情,即便是去澄清,也並不會起到什麼效果。

甚至不僅不會有效果,得來的,也隻會是無止境的謾罵。

傅蘊庭也不可能讓每個人,都去適應和接受寧也,他能做的,也隻能是讓寧也在班級裡,可以不要時不時的,被人這樣欺負。

等一支菸抽完,傅蘊庭纔開著車朝著部隊去。

傅蘊庭吩咐後,祁輝的動作很快,他是直接帶著視頻去的,去的時候,一併約談了學校的領導。

寧也班上的同學。說到底,年紀也不大,剛剛從高中出來的年紀。一看到這陣狀,就被嚇著了。

他們之所以敢這樣明目張膽的欺負寧也,也是因為網上有人扒過,說寧也在傅家並不受寵,哪怕哪一天死了,傅家的人也不會管一下。

剛開始的時候,或許他們還會擔心,但時間一長,基本就已經信了個十全十。

當祁輝把視頻。當著學校領導看的時候,這些人脊背上的冷汗一陣陣的往外冒。

學校的領導臉色也很差,主要是寧也太乖了。就顯得整個視頻的帶入感很強。

好好的一個小女孩子,又乖,被人這樣欺辱,網曝,誰看了不說一句心疼?

祁輝道:"現在我們這邊隻是私下解決,下次如果再發生這樣的事情,那就不是私下解決那麼簡單了。"

那幾個人哪裡還敢說什麼?

祁輝從學校出來,直接回了部隊。

他把情況跟傅蘊庭說了,傅蘊庭冇說什麼。

祁輝道:"我已經找了學校的人,到時候寧也小姐在學校的事情,她會直接跟你說。"

傅蘊庭"嗯"了一聲。

他把抽屜裡的資料和光盤,鎖了起來。

祁輝道:"那次會所的事情,應該是賀玲玲找人在學校論壇上發的,徐薇那邊現在要不要走法律程式?"

傅蘊庭沉默片刻,說:"暫時不用。"

一旦走法律程式。勢必要把寧也牽扯進來,徐薇現在都還在住院,傅蘊庭甚至都不確定。寧也除了把藥換過來,偷拍了視頻傳到網絡上去,私底下還做過什麼。

而且聽說前兩天學校的開除通知一下來,徐薇對寧也做的那些事情一被人扒出來,她整個人的狀態就有些不對勁了。

前兩天還去到醫院頂樓,跳了樓。

如果不是救援隊伍及時趕到。徐薇現在估計已經出事了。

祁輝並不瞭解這件事真正的內幕,但是傅蘊庭說不走法律程式,他也就冇說什麼。

而學校這邊。徐東林放學後,本來還想去找寧也,想把事情問清楚。但他這邊,卻被實驗室的東西,絆住了手腳。冇能走得開。

等他忙完,寧也都已經不在學校了。

徐東林隻好先去醫院看江諶。

醫院裡,江諶生病。江父江母都在。

江母眼圈有些紅,她說:"幸好你徐伯母及時發現,要不然薇薇她……"

江諶腦袋有些暈暈乎乎的。他手裡拿著手機,上麵是他給寧也發的資訊,但是寧也冇回。

他低頭看了好一會兒,又想起寧也昨天去追那輛車的時候的神情。

其實江諶和寧也接觸這麼久以來,不管發生什麼事,寧也的情緒起伏,都是極小的。

就連害怕,都是弱弱的,文文靜靜的,顯得有些怯怯的,但並不會有情緒激動的時候。

哪怕當初在食堂,被人潑了一身,她其實都冇有多少激動的情緒。

不像昨天。

江諶緊緊的抿著唇,把手機放在了一邊。

他有些累,聲音有些啞,但還是很配合著江母,問:"那她冇事吧?"

江母說:"哪裡能冇事?現在你徐伯母,連她的病房都不敢出,生怕她想不開。"

江諶抿著唇,他想說,徐薇這樣對寧也的時候,有冇有考慮過,寧也她會想不開。

寧也她還那麼小,但是幾乎冇有過過一個正常的童年,冇有過一個正常的校園生活。

但是想了想,並冇有開口,這麼多年,江母是將徐薇當做自己的女兒那樣對待的,徐薇出了事,她心裡自然是難受。

江諶冇出聲。

江母開口問道:"薇薇造謠的那個小孩兒,你知道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