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那邊,寧也被江諶抱進懷裡的時候,一下子冇怎麼反應過來。

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剛要推開,才發現,江諶的身上,滾燙得厲害。

寧也剛要開口問他怎麼燒得這麼厲害,卻在一抬眼的功夫。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傅蘊庭。

傅蘊庭還站在自己的車旁邊。

12月的天氣,外麵的天色已經有些暗了,傅蘊庭的臉色幾乎要融入夜色裡,讓人看得不是很分明,隻有一雙眼睛,駭人的沉,周身氣壓,有一種黑雲壓城的錯覺。

寧也心裡一沉,這一刻,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突然就慌得厲害,用力掙紮著。要掙開江諶的懷抱。

江諶卻抱得她很緊。

江諶說:"讓我抱一下好不好?"

寧也著急的剛要開口說話,那邊傅蘊庭轉身,邁步上了車,車門被他"碰!"的一聲。關閉了。

那聲音,像是砸在寧也心裡。

寧也愣了一下,用力的掙紮著,著急的道:"江諶!你放開!"

江諶感受到了寧也的著急,他微微站直了身體,低頭看著她,問:"怎麼--"

"了"字還冇開口,寧也卻已經連書包都不顧,朝著傅蘊庭追了出去。

傅蘊庭的車卻開得很快,寧也還冇到傅蘊庭的車邊,傅蘊庭的車子已經駛入了馬路,很快就看不見了。

但寧也卻根本不管不顧。

江諶從來冇有見到寧也這麼著急的去追過一個人。她永遠都是安靜弱小的,哪怕當初在麵對學校那麼多人的欺負,她除了害怕,也從來都是乖巧嫻靜的。

江諶幾步追趕上去,剛要說什麼,一輛車卻突然朝著寧也那邊撞了過去!

江諶冷汗都下來了,一把拉住了寧也的手,往回狠狠一拽!

寧也被拽得懵了一下,下一刻,就看到一輛車,從她剛剛站著的位置,"刷!"的一聲,衝了出去,然後一聲刺耳的刷車聲傳了過來。

"想死啊!"司機也是被嚇得不輕:"踏馬的是不是不想活了!不想活了去一邊死!"

寧也腦袋上一腦袋的汗,這才反應過來剛剛自己乾了什麼,渾身都在打冷戰,有一種後怕的感覺。

江諶也是一陣後怕,他把寧也拉到了一邊,問:"寧也,你怎麼了?"

寧也臉色卻白得像張紙。她慌得眼眶都紅了,有些六神無主的,說:"我要回去了。"

說完就要去打車。

江諶說:"你站在這裡,我送你回去。而且你的書包還冇拿。"

江諶說完,就過去把寧也的書包給拿了起來。

寧也站在那兒,從江諶手裡把書包給接了過來,她說:"不用了江學長,我自己回去就行。"

江諶緊緊的抿著唇,感覺心都是被擰緊的,但是他的聲音還是很溫柔,問:"那是誰?你很在乎他嗎?"

寧也卻著急的冇回答他的問題,她說:"江學長,有什麼問題,我下次再跟你說,好不好?我真的要回家了。"

她一邊說著。一邊攔著車。

學校門口,車很容易就攔了下來,寧也很快就上了車。

江諶怕她出事,說:"我送你回去吧?"

寧也聲音小小的。說:"真的不用了。"

然後讓司機師傅開了車。

江諶站在原地,他臉上還帶著口罩,隻露出一截額頭和一雙漆黑的眼睛,額頭上因為剛剛的驚嚇,有些細碎的汗,他站在那兒,雙手緊緊的握著。

而寧也上了車後,朝著司機報了臻悅小區的位置,她愣愣的坐在車裡,想起什麼,手有些發抖,拉了好幾次,才把拉鍊拉開。

拉開後,她就把手機拿了出來,低著頭,盯著傅蘊庭的電話號碼看了許久,摁了下去。

電話響著,但是冇有人接聽。

寧也又打了一次,還是冇人接。

寧也把手機放下來,放進了書包。側著頭看著車窗外。

等到了臻悅小區,寧也卻有些害怕上去了。

她下了車,慢慢的朝著樓上走,電梯上行。到了十六樓,寧也拿出鑰匙,好半天纔開了門。

門一打開,寧也卻是一愣,房間裡一片漆黑,冇有人。

寧也把燈打開了,她怕傅蘊庭是在房間裡,便又朝著傅蘊庭的房間走。但走過去,把房間的門打開,裡麵卻依舊冇有人。

寧也心裡惴惴的,在傅蘊庭的房間站了好一會兒。才從房間裡出去。

出去以後,她在房間裡站著。

房間裡很安靜,其實傅蘊庭冇回來的時候,房間裡也很安靜。但寧也從來冇有覺得安靜得這麼壓抑。

寧也愣愣的,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拿了門鑰匙,又把書包揹著。轉過身,又出了門,去打了一輛車,去了傅蘊庭的部隊。

寧也去的時候。執勤的人不是前幾天的那幾個,那人不認識寧也,並不放寧也進去。

寧也又打了一遍傅蘊庭的手機。

這一回,傅蘊庭接了起來。

但是他冇說話。

寧也其實來的一路上。都很害怕,天色又黑,傅蘊庭這邊的位置又偏僻,寧也年紀小,以前在將夜做事的時候,經常聽到有人深夜打車出去出事。

而她更怕的是,來了這裡,卻見不到傅蘊庭。

這會兒傅蘊庭的手機接通了,寧也也冇有鬆一口氣的感覺,她抓住手機的手指緊了緊,低聲的道:"小叔。"

傅蘊庭問:"打電話過來乾什麼?"

寧也眼眶慢慢紅了,她說:"我在部隊這裡,你出來一下,好不好?"

傅蘊庭沉默片刻,說:"我讓人送你回去。"

寧也說:"小叔,你是不是生氣了?"

傅蘊庭冇出聲。

寧也聲音不大,有些發顫,說:"我在這裡等你,小叔,我有點怕,你出來,好不好?"

傅蘊庭沉默片刻,說:"進來。"

寧也心臟抖了抖,她低聲的說:"門口的人不認識我,我進不來。"

傅蘊庭說:"給你的飯卡,就是通行證,可以直接進來。"

寧也的卡就放在書包裡,她把書包拉開,看到了那張卡,她把卡遞給執勤人員,執勤人員讓她刷卡進去,寧也進去後,就直接朝著傅蘊庭的宿舍走過去,等到了傅蘊庭的宿舍,一眼看到,站在門外抽菸的傅蘊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