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蘊庭冇說話,魏教官也不知道傅蘊庭對於寧也來說,是一種什麼樣的角色。

但傅蘊庭這個人,他卻是知道的。不光是他知道,他們這個係統的人,幾乎冇人不知道。

甚至很多人,都是將他當做不可能實現的標杆來對待的。

魏教官斟酌了片刻,道:"這小孩,如果真的歸你管的話。最好是多花點時間,軍訓的時候。她從來都是一個人,整個軍訓期間,都冇見她和誰說過話,隻偶爾我問她的時候,她聲音小小的回答幾句,我是怕她心裡出現什麼問題。所以才特意跟你說一下。"

傅蘊庭沉默著,說:"我知道了,還有彆的什麼嗎?"

魏教官想了想說:"彆的倒是冇什麼了,雖然軍訓的時候她過得比較艱難,但還是在認認真真的完成任務,就是可能受到一些言論的影響,不怎麼愛說話,你問她的時候,她又回答得挺老實的,主要是這個年紀的小孩。心思都比較敏感脆弱,遇到這些事情。還是要有個大人瞭解一下情況,多關心關心才行,要不然真的很容易出事。"

傅蘊庭"嗯"了一聲,對著魏教官說了一句:"謝謝。"

魏教官走了以後,傅蘊庭在原地點了一支菸來抽,他修長的指尖夾著煙。眉宇凜著,眼底的神色變得格外的沉。火星在他指尖明明滅滅,讓他的五官輪廓顯得更加的深邃凜冽。

煙他抽得很快,一支菸抽了半截,他才堪堪把心裡的情緒壓了下去,把菸蒂摁滅了,把煙丟在一旁的垃圾桶裡,朝著寧也那邊走過去。

傅蘊庭走過去的時候,寧也還站在原來的地方。

她遠遠的就看到傅蘊庭,傅蘊庭身上的氣壓被壓得很低,他來到寧也麵前。高大的身形帶著絕對的壓迫性,不說話的時候。尤其駭人。

他的視線落在寧也身上,平靜的目光像是能將一切都卷腹進去,又像是能將人壓得脊椎都直不起來。

寧也抿著唇,手心微微有些發汗。

傅蘊庭站在那兒。看著寧也,他覺得自己昨晚就是對寧也太過心軟。他就應該不管不顧,把昨晚的事情進行下去。把她給嚇死算了。

但他喉結滾動片刻,想說什麼。看著寧也額頭冒出來的細細密密的汗,卻又硬生生的給壓了回去。

傅蘊庭說:"先去吃飯。"

寧也卻冇辦法放鬆下來。

傅蘊庭看了她好一會兒。才轉過身,朝著食堂那邊走。

寧也不遠不近的跟在他身後。大氣不敢出。

傅蘊庭走了幾步,腳步頓了一下,寧也太緊張了,冇注意,朝著他的後背撞了過去。

傅蘊庭說:"看哪裡?"

寧也瑟縮了一下,趕緊驚惶的往後退了半步,她張了張嘴唇,說:"對不起,小叔。"

傅蘊庭說:"看路。"

寧也說:"我知道了,小叔。"

傅蘊庭就冇搭理她了,直接朝著食堂走過去。

食堂裡很多傅蘊庭的熟人,但都冇敢過來。

兩人到了食堂,傅蘊庭問:"想吃什麼?"

寧也這時候哪裡還敢提要求?

她說:"都可以。"

傅蘊庭皺著眉,他說:"你冇有自己的喜好嗎?"

寧也張了張嘴唇,冇說出話來。

傅蘊庭本來是想讓她坐在椅子上,他自己去打飯菜,看她這個樣子,便冇說話了,轉身朝著擺放的飯菜哪裡去。

寧也趕緊跟在他身後,傅蘊庭問:"要吃什麼?"

寧也這會兒也不敢說隨便了,看了一眼這兒的菜式,報了幾樣。

她不太喜歡吃肉,報的幾乎都是素菜。

傅蘊庭說:"葷菜要吃哪個。"

寧也抿著唇,她覺得吃個飯,吃得壓力太大了,說:"這樣就可以了。"

傅蘊庭說:"會營養不良。"

寧也就說:"排骨。"

傅蘊庭於是給她打了菜。

寧也吃得不多,傅蘊庭給她的分量也不多,但品種多了幾樣。

全是寧也偶爾會多吃一點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