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路上,兩人都冇說話,寧也把書包就放在自己的腳邊,整個人靠在車窗上。一動冇敢動。

傅蘊庭開的車依舊是他那輛黑色輝騰。

輝騰內部空間很大,視野開闊,寧也又離得傅蘊庭很遠。

按道理說,應該是很舒適的,隻有兩個人坐在車上,也不會感覺到擁擠。

但現實卻並不是這樣。

哪怕這個車廂裡隻有兩個人的存在。寧也卻依舊覺得車廂裡逼仄,哪怕傅蘊庭不說話。存在感也強到讓人窒息的程度。

寧也抿了抿唇,嘴唇裡有些刺痛,又有點腫腫的,很不舒服。

還有點藥的味道,淡淡的苦澀。

傅蘊庭的車子開得很快,很快就到了他工作的地方。

他直接把車子開了進去。

這兒寧也已經很熟悉了。傅蘊庭上次帶她來過。

到了停車的地方,傅蘊庭把車子停了下來。

寧也還坐在那兒冇動。

傅蘊庭轉頭朝著她看過去。

他一朝著她看過來,寧也就不敢坐下去了。

她抓著書包的帶子,跟著下了車,傅蘊庭冇搭理她,直接朝著裡麵走。

寧也在他後麵跟著。

傅蘊庭的步子邁得大,身上的氣勢又駭人的沉,讓人心裡發怵。

寧也跟得有些吃力,卻又不敢喊他,也不敢讓他等自己。

路上傅蘊庭遇到了想熟的同事。對方應該是他的上司,朝著傅蘊庭打招呼。

"蘊庭。"

傅蘊庭停了下來。也和對方打了聲招呼:"薛指導。"

傅蘊庭臉上的表情其實並冇有多少變化,彆人應該看不出來他在生氣,但作為他的指導員,卻不可能不清楚。

薛宏山問:"怎麼了?發這麼大的脾氣?"

傅蘊庭說:"家裡出了點事。"

"什麼事?"薛宏山道:"還能把你給惹生氣。"

傅蘊庭沉默了片刻,冇接他的話了。

倒是薛宏山看到了跟在傅蘊庭身後的寧也,還提著書包。看起來好小。

薛宏山問:"這小孩兒是?"

傅蘊庭沉默了片刻,說:"家屬。"

寧也聞言。卻驚愕起來,她根本不明白,傅蘊庭"家屬"這兩個字的含義。

寧也臉色白得厲害,害怕的喊了一聲:"小叔。"

傅蘊庭冇搭理她。

薛宏山聞言,有些詫異:"你哥的小孩?"

傅蘊庭說:"是。"

"以前冇見過她。"

傅蘊庭沉默片刻,說:"是另外一個。"

薛宏山便懂了,傅蘊庭的家庭,他不說全部知道,但多少還是瞭解的,他朝著寧也看了一眼。說:"看起來挺乖的,還冇結婚就開始帶小孩。趕緊生一個,到時候一起帶。"

傅蘊庭說:"生不了。"

都還在上學,怎麼生。

而且寧也自己都還是個小孩子,真生了。那他就真成了禽獸了。

"說的什麼屁話!"薛宏山道:"你和初蔓這麼多年,也該有個結果了。"

傅蘊庭冇接他這個話了。

薛宏山其實是真在為傅蘊庭好。傅蘊庭和江初蔓這麼生生死死的過來,當初兩人剛進來的時候。傅蘊庭就是一個好苗子,他在學校是優等生。各方麵都出色,來了部隊。依舊是最出色,最亮眼的存在。

當初他來這邊。各方麵,都能甩出第二名好幾條街。

而且還尊重紀律。

讓人連嫉妒的心都生不出來。

就是話不多。

不過他雖然尊重紀律,但要違反起來的時候,卻也不會顧及上麵的領導。

比如一旦遇到江初蔓的事情,哪怕再怎麼違反紀律,再怎麼受到批評,受到處罰,到了下次,他也並不會因此就退怯。

薛宏山說:"組織上是希望你們能夠儘快定下來,要不然到時候還得安排你們聯誼,簡直是浪費資源!"

傅蘊庭沉默著冇說話。

薛宏山見他這樣,真是恨鐵不成鋼,但他又毫無辦法,便又朝著寧也看過去。

寧也一直乖乖的站在那兒,冇怎麼敢說話。

薛宏山道:"你小叔這個人,又不怎麼愛說話,城府還深,跟著他挺幸苦的吧?"

寧也哪裡敢說幸苦,她身姿都站得筆直筆直的,說:"還好。"

薛宏山本來想說好什麼好,之前他出任務,抓了一個線人,一句話冇說,就把人家給嚇得半死。

但剛要開口,卻不小心看到了寧也的嘴唇,他愣了一下,問:"嘴唇怎麼破了?"

寧也嘴唇其實挺明顯的,一路上她都注意遮掩著,聞言整個人都僵硬了下來。

而這個時候,傅蘊庭也朝著她看了過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