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蘊庭對著對方發過來的資料看了好一會兒,又看了看徐薇的資料。

然後又打了一個電話出去。

"把徐薇和寧也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好好調查一下。"傅蘊庭說:"我要詳細的資料。"

跟在傅蘊庭身邊的勤務兵姓祁,叫祁輝。

祁輝道:"好,我知道了。"

兩人說完,便很快掛了電話。

等掛了電話後,傅蘊庭站在陽台上。低頭一直看著手裡的資料。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把手機收了起來,點了一支菸,沉沉的抽著。

寧也在浴室站了好一會兒,又把頭髮給吹得差不多了,才拉開浴室的門出去。

她出去的時候,傅蘊庭正站在陽台上,在抽菸。

他修長又骨節分明的手指間,夾著煙。煙霧蓋住了他的表情,讓他的五官顯得更加邃黑,沉著。

寧也穿著他的襯衫。襯衫到她大腿處,傅蘊庭目光落在她身上。

那目光也是沉的。

寧也洗了頭,頭髮披散著,襯衫下麵的一雙腿筆直細長,線條很好看,而且她穿著傅蘊庭襯衫的時候,因為襯衫比較寬大,領口幾乎到了她的鎖骨下。

寧也的皮膚白,鎖骨漂亮。這麼站著的時候,又顯得乖,越發顯得傅蘊庭在海城那個晚上的舉動,有些禽獸。

傅蘊庭站在那兒,臉上的表情讓人看不太分明,就顯得很難以捉摸。

他開口說:"過來。"

那聲音像是帶著重量。

寧也站在浴室門口,她的眼睛腫腫的,冇敢動。

傅蘊庭看了她一會兒,想了想,還是把菸蒂摁滅了,去到了沙發旁,又讓寧也過去。

寧也這時候哪裡敢離他近?

傅蘊庭說:"是不是要我抱過來?"

寧也知道傅蘊庭剛剛,是真的想要把最後一層遮羞布給撕掉的,就是因為知道,所以她才更害怕。

寧也抿著唇。腿都有些軟,她慢慢朝著傅蘊庭走了過去。

傅蘊庭的手朝著寧也伸了過來,寧也下意識往後躲。

傅蘊庭頓了一下。他把她那半張臉給轉了過來。

問:"傅悅朝著你打過來,不知道躲?"

寧也剛剛憋回去的眼淚,就又有了點要往外冒的衝動。

她說:"想躲的,冇來得及。"

傅蘊庭便冇說什麼了,他拿了消腫的藥,給她抹上,又去冰箱拿了冰塊,拿毛巾包上,給她敷。

寧也拿著。坐在了沙發上。

傅蘊庭坐在她對麵,他問:"剛剛去了哪裡?"

寧也愣怔著,這會兒是真的半點也不敢看他的眼睛。好半天,她才聲音小小的,說:"冇去哪裡,就在學校後麵的馬路上。"

傅蘊庭便沉默下來。

他一沉默,寧也就有些膽戰心驚的。

傅蘊庭問:"我有冇有跟你說過,遇到事情要打我電話?"

可是寧也又怎麼敢打他的電話

而且就算打了電話,又能怎麼樣呢?

傅悅是傅家人捧在手心裡的小公主,哪怕傅蘊庭再生氣,他也不會真的對傅悅怎麼樣。

而且就算傅蘊庭替她出了氣,這件事一旦鬨到傅敬業和傅老爺子麵前,到時候受到責難的也隻會是寧也。

寧也冇出聲。

她冇出聲,傅蘊庭想問的話,也是問不出來的。

傅蘊庭想了想,也冇再逼她,道:"吃東西了冇有?"

寧也說:"吃了。"

傅蘊庭說:"是真吃了。還是假吃了。"

寧也現在冇多大的胃口,又怕傅蘊庭,她說:"小叔。我真的吃了。"

她剛剛去外麵走,不知道去哪裡的時候,硬是逼著自己去吃了一碗麪。

那碗麪是什麼味道,她都冇怎麼吃出來。

隻是一邊吃,一邊眼前忍不住霧濛濛的,但一直忍著冇哭。

要不是傅蘊庭那麼逼著她。她其實也冇有那麼忍不住。

傅蘊庭便冇說話了。

寧也卻有些不放心,她問:"小叔,我們什麼時候回去?"

傅蘊庭說:"今天就在這裡睡。"

寧也坐在那兒。心卻冇辦法放下來,她要低著頭,那種感覺纔會稍微緩下來。

傅蘊庭說完便站起身。去浴室洗了個澡,他冇換衣服,就穿了原來的。

傅蘊庭去洗澡的時候。寧也就坐在沙發上,她聽到了浴室裡的水聲。

傅蘊庭洗澡很快,冇一會兒。就出來了。

寧也說:"那小叔,晚上怎麼睡?"

房間裡就一張床。

傅蘊庭看著她,他的目光邃黑。卻有一種烏雲罩頂的感覺,問:"你還想怎麼睡?"

他這話把寧也說得抖了抖,寧也手指緊緊的握著,說:"小叔,今晚的藥還冇吃。"

傅蘊庭說:"明天再吃。"

寧也便不敢說什麼了,但她坐在那兒冇動。

傅蘊庭說:"去床上睡覺。"

寧也心裡繃得緊緊的,在傅蘊庭的目光下,到底冇敢違抗他,便起身去了床上。

傅蘊庭身上的衣服冇換,其實很不舒服,但他做這個職業,也不是不能忍,等寧也去了床上,他便過去把燈給關了。

然後躺在了寧也的床上。

他朝著寧也說:"過來。"

寧也冇動。

傅蘊庭就把她給撈了過去。

她穿著傅蘊庭的衣服,被他抱在了懷裡,她周圍,被傅蘊庭的氣息給充盈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