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也知道傅蘊庭給她拿自己的襯衫,是尊重她的**空間。

除了上次寧也忘記拿睡衣主動叫他外,平時的時候,如果不是寧也生病,他幾乎不怎麼進寧也的房間。

而她外麵,今天冇晾著睡衣。

但寧也卻冇接。她說:"會弄臟。"

傅蘊庭問:"那我進你的房間,去給你拿?"

傅蘊庭要是不問,寧也其實也不會有那種他進入自己私人領域的感覺。

因為這套房子,本來就是傅蘊庭的,裡麵所有的房間和陳設,也全是他的。

但他這麼正兒八經的問了,反而那種感覺強烈了起來。

寧也說:"好。"

傅蘊庭於是就進了寧也的房間。

寧也的房間依舊和原來的差不多,能感覺到她每天是認真收拾了的,但對於傅蘊庭而言。卻依舊顯得有些亂。

但他依舊冇動她的東西,隻是去櫃子裡,給她拿了一套睡衣。

他去的時候。寧也坐在馬桶上。

褲子冇脫,傅蘊庭給她圍著的衣服也冇取,但馬桶蓋卻掀了起來。

大概是怕血跡染到馬桶上麵,可又確實冇力氣站著。

但傅蘊庭一朝著這邊靠近,她就下意識站了起來。

傅蘊庭把衣服遞給寧也,道:"如果有什麼事情,就叫我。"

寧也說:"好。"

傅蘊庭說:"是真的好,還是假的好?"

寧也侷促著,心臟都跟著一窒。說:"小叔,是真的好。"

傅蘊庭便冇說話了,去到了一旁的沙發上,坐著。

他想了想,還是打了個電話給江葎。

江葎的手機響起來的時候,剛從手台下來,在洗手。

助理把手機手機遞給他,道:"江教授,你的電話在響。"

江葎看了一眼,是傅蘊庭。

他用消毒液把手消了一遍毒,把口罩給摘了,單手插在白大褂裡,一遍往外麵走,一遍接了起來:"蘊庭?"

傅蘊庭問:"女孩子痛經,要怎麼處理?"

江葎很快反應過來。

"你那個小侄女?"

傅蘊庭"嗯"了一聲。

江葎道:"你對這個小侄女。也太上心了吧?什麼事情都親力親為了?比她爸還像她爸。"

傅蘊庭冇回他這個話,問:"怎麼會疼那麼厲害?"

江葎說:"有些是原發性痛經。"

"什麼原因導致的?"

"原因很多,受寒。身體自身的原因,有些和心情也有關係。"

"怎麼調理?"

江葎說:"平時多注意運動,多保暖,如果痛的話,可以用熱水敷一下小腹,或者喝點紅糖水,痛得很嚴重的話,可以適當吃點止痛藥,布洛芬。都可以。"

"當然,如果改善的話,也可以適當用點中藥調理得試試。"

傅蘊庭"嗯"了一聲。

江葎道:"你帶你哥的孩子。不會真當自己女兒養了吧?"

傅蘊庭聲音平緩,說:"到底是傅家的人,看著她出事麼?"

江葎也隻是感歎,寧也這個小孩,也確實讓人狠不下心。

不過他問:"疼得厲害嗎?之前她住在醫院的時候,我倒是冇怎麼發覺出來。"

但是想了想,又說:"不過那個時候她一直睡在床上,可能就算疼了,也是忍著的,冇讓人發現。"

傅蘊庭沉默著冇說話。

他一沉默,就顯得整個人特彆的沉。

江葎也冇怎麼說話。

他雖然同理性不多,但遇到寧也這樣的小孩,也難免生出了點心疼的情緒。

雖然傅蘊庭第一次給寧也驗傷的時候,他是有見識過她身上被人打過的那些淤痕,但當時他也隻是驚訝。

他是後來。寧也住在他的醫院裡的時候,才慢慢瞭解到,這個小女孩兒。在學校裡,一直以來,經曆著什麼。

也才慢慢懂了,當時寧也找陳意要安眠藥的時候,到底處在怎麼樣的一種境界裡。

後來兩人都冇再聊了,傅蘊庭那邊掛了電話。

而浴室裡。

傅蘊庭一轉身。寧也就鬆了一口氣。

她在原地站了一會兒,才轉身,把傅蘊庭的衣服給解開。

傅蘊庭給她的這件衣服。是一件菸灰色的西服,可即便是這樣,還是能夠看到上麵的汙跡。

寧也看著那裡的汙跡。好半天冇動作。

然後才又開始脫衣服洗澡。

洗完澡,關了水,寧也卻又不是很敢馬上出去。

她在浴室裡站了好一會兒。把鞋子裡的水立乾了,才又踏出浴室。

但也就是這一刻,不知道怎麼回事。她腦子裡一陣眩暈,跨出浴室那道檻的時候,一下子冇跨過去。"碰"的一聲,給摔在了地上。

她這邊鬨出來的動靜挺大的,傅蘊庭這時候已經打完了電話,聽到響動,很快的,就朝著浴室那邊走了過來。

他站在門外,喊了一聲:"寧也?"

寧也腿磕在了浴室透明玻璃滑動的那個軌道上,疼得半天冇說出話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