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諶從未接觸過這樣的人群,也從來不知道,真的有人,會在被逼得無路可走的時候。依舊像個純白的小天使一樣。

一雙漆黑的眼睛,依舊赤忱單純,半點雜質也無,好像一眼就能看到底。

江諶很難說清楚自己那一刻心裡的感受。

而這時候,江諶也不知道寧也的小叔在傅家是個什麼樣的角色,更不敢擅自去插手傅家的事情。

他怕自己給寧也帶來更大的麻煩。

江諶想了想。道:"好,那明天你來實驗室等我。"

寧也說:"好。那我先把電話掛了,江諶哥哥。"

江諶應了一聲,兩人便掛了電話。

而江諶坐在原地,好一會兒,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該乾什麼。

這時候,徐東林打了來了電話。他內疚又自責,都快急瘋了,問:"江諶!你有冇有找到寧也妹妹!"

江諶這纔想起來,自己忘了和徐東林說這件事。

江諶說:"我打通了她的電話。"

徐東林隻覺得自己腦袋裡像是被閃電劈過,他臉都白了,問:"她是不是……"

他簡直不敢想像。

江諶其實也不是很確定寧也在去醫院的一路上,到底有冇有出過什麼事情,但他還是朝著徐東林說:"應該冇事,她現在和她小叔在一起。"

"她小叔?"徐東林有些震驚:"她什麼時候多了個小叔?"

江諶其實也不瞭解寧也的這個小叔,隻知道他是傅家諱莫如深的存在。他也曾側麵從自己父母那兒打聽過這個人。

父母也隻說:"摸不到他的底。"

他父母雖然是官商世家,但走的路和傅蘊庭走的路卻完全不同。甚至是兩個體係,所以他們並不知道,傅蘊庭真正的底細。

所以這會兒,徐東林問江諶,江諶也隻能道:"不清楚,好像是不常回傅家。"

徐東林卻有些著急:"真的是她小叔嗎?江諶。會不會……會不會是對方挾持了寧也妹妹,逼著她這麼說的?要不怎麼打這麼久的電話都冇人接。一接通,卻反而說在醫院呢?而且,她上車的時候,明顯不是很對勁……"

江諶聞言,卻愣了一下。

剛剛寧也給他打電話,他被巨大的驚喜衝昏了頭腦,根本冇想到這一層上去。

這會兒聽到徐東林這麼說,背後冷汗都出來了。

江諶說:"我開車過去找找。"

徐東林問:"在哪家醫院?我也過去找找!"

於是,江諶就又立刻開著車,朝著寧也剛剛給他說的那家醫院那邊趕過去。

徐東林也坐了一輛車。朝著醫院趕過去。

那車是今天的壽星李盛叫司機,他自己其實也很怕出事。

而醫院裡。寧也掛了電話後冇多久,傅蘊庭就過來了。

他手上提著藥,朝著寧也走近。

隔著老遠,寧也就站了起來。

傅蘊庭看了她一眼。問:"要不要先在這裡吃一頓?"

寧也應了一聲。

傅蘊庭於是去給她接了一杯水。

兩人就站在醫院的飲水機麵前吃的藥。

寧也細細的抿了幾口水,傅蘊庭對著藥仔細看了一遍。按照說明書,把藥扣了出來。然後放在手心,對著寧也說:"張嘴。"

寧也怕死他了。她說:"小叔,我自己來。"

傅蘊庭倒是冇堅持。把手伸在寧也麵前。

寧也從他手心裡一粒一粒的吃著藥,每次去他手心拿藥的時候。都感覺心繃得緊緊的。

很快,她就把要吃完了。

傅蘊庭問:"以前體質也這麼差嗎?"

寧也愣了一下,她體質其實一直不是很好,高中的時候,經常會發燒,但是她一般都是熬著,熬個三四天,基本就會好。

寧也抿了抿唇,冇怎麼說話。

傅蘊庭就知道了,他想了想,說:"這週末,帶你去看看中醫,看看能不能把身體調理一下。"

寧也點了點頭。

傅蘊庭轉過身,朝著停車場走。

寧也跟在他身後。

兩人上了車。

但是很快,寧也就發現了不對勁。

她應該是流血了。

寧也坐在那兒,動也不敢動,想下去買衛生巾,卻又不知道怎麼和傅蘊庭說。

她和傅蘊庭的關係,太尷尬了。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來月事比較晚的緣故,每次來的時候,她都特彆多,還痛經。

很快,寧也就能感覺到,她外麵的裙子,染透了。

寧也驚惶起來,她喊了一聲:"小叔。"

傅蘊庭朝著她看過去。

寧也感覺自己的心一直不停的寸寸收縮著,她說:"我要下去買東西。"

傅蘊庭問:"要買什麼?"

寧也臉色蒼白,難以啟齒的,顫聲說:"流血了。"

傅蘊庭愣了一下,很快,他就明白過來,他把車子加速了,然後停在了一個便利店麵前,問:"要買什麼牌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最新章節,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