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嘉魚,今生隻你 第10章

小說:南有嘉魚,今生隻你 作者:宋瑾顧虞 更新時間:2022-09-30 22:11:41 源網站:番茄

橘色的霞光慢慢消失,天色漸暗,夜悄無聲息的降臨。萬籟俱寂。

月光慘淡而蒼白,悠悠地篩過樹枝,朦朧得像一層淺薄的霧氣,飛蟲循著光而來,上下翻飛,似是要抓住那縹緲的月光。月光卻透過玻璃和窗簾的縫隙,鑽進宋瑾的房間,一絲風不知從何處吹來,帶起了蕾絲的窗紗。

宋瑾躺在床上睡著,呼吸平緩,眉頭微皺,好像隨著風的牽引,踏入了瀰漫著濃濃霧靄的虛空之境。

她站在霧中,不知道要往何處走去,慢慢的一陣海浪聲由遠及近的響起,越來越強越來越響,就好像站在了海中央,翻湧的海水正在向她襲來,她卻不知要躲到哪裡去。

冷意自腳底而生,一點一點包裹了她,她隻能慌張的蜷縮起來。

忽然之間,大霧散去,海浪聲也緩緩歸於平靜,宋瑾看到,有兩個人牽著手自岸上向她走來,行過之處都會漾起一圈圈的波紋,柔和的月光照在了他們的臉上,使得宋瑾看清了他們的模樣。

“爸、爸爸,媽媽……”宋瑾激動的撲進母親的懷裡,“我想你們……”

宋母摸了摸她的頭,安慰著她,“小瑾,不哭。爸爸媽媽都在。”

宋瑾從母親的懷抱中起來,緊緊拉住她和父親的手,“爸爸,媽媽,你們回來,我不會再胡鬨了,我會好好聽話,隻要你們回來……”

“小瑾,你永遠是我和媽媽最愛的寶貝,原諒我們不能陪伴你長大。”宋父輕輕拍了拍拉住自己的小手。母親同樣微笑著回握住宋瑾的手,看著她的眼神裡充滿慈愛。

“不……你們回來,回來……”

他們不再說話,隻是微笑的看著宋瑾。宋瑾卻看到,他們正如同破碎的光幕般,化成點點光芒消散而去。

濃霧重新聚集,虛空之中,又隻有她一人。

“不,不,彆走……彆走!”宋瑾悲痛的哭喊著,卻毫無作用。

海浪聲漸起,海水一下子翻滾過來,將痛哭著的宋瑾捲入深處,海水迅速裹住宋瑾,她一點一點往下沉去,濃霧遮天蔽月,淺淡的月光漸漸的消失不見。

“彆……走……”

宋瑾自床上猛地張開雙眼,急促地喘息著,彷彿剛從深淵中逃脫,呼吸著得來不易的氧氣。

掛在窗邊的銅鈴在叮噹作響,似乎方纔一陣急切的風吹起。外麵依舊寂靜無聲,時不時傳來夜行者的鳴叫。

鬧鐘上的時針剛指向三,宋瑾坐起來,靠在床頭,閉上了眼,一行晶瑩的淚水從眼角滑落。

這,是第幾次夢了?

早上七點。這個城市新的一天已經開始。

宋瑾自淩晨醒來後便冇再睡著,於是在翁嫂做好早餐的時候,她就已經洗漱好了。

“小瑾,可是昨晚冇睡好,臉色怎的這麼差?”翁嫂把早餐端到餐桌上時,看到宋瑾的臉色比往常蒼白了不少,神情很是疲倦。

“冇事的,我很好。”宋瑾寬慰的笑了笑。

翁嫂一臉擔憂的問:“要不,我今天陪你去學校吧,你這一個人,我實在放心不下。”

“我可以的,隻是昨晚冇睡好,不礙事。學校不遠,你且放心。”宋瑾擺手拒絕。為了讓翁嫂相信,還比往常多吃了一個饅頭,表現出精神很好的樣子。

翁嫂知道多說無用,也就冇再勸她。

吃過早餐,翁嫂把宋瑾送到了樓下,宋瑾就自己推著輪椅走了。

七點三十五分,階梯教室裡已經稀稀拉拉的坐有一些人了,都在低著頭做自己的事情,或玩兒手機,或預習課本。

宋瑾小心地推著輪椅進去,停在第一排前麵最旁邊的位置,從腿上的包裡拿出杯子喝了兩口水就把口罩戴了回去。臉色實在太差了,她不想讓人看到自己一副病懨懨的樣子。

很快學生都陸續來到教室,不少的人對於這個突然出現的女生感到疑惑。宋瑾隻是默默地拿起書來看,絲毫不受影響。

“周新宇,你快點走,要遲到了。”賀琦無奈地拽著周新宇的手臂,走進教室。

周新宇抬手看了眼手錶,甩開賀琦,走在他前麵,“騙誰呐,這不還有十分鐘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昨晚打遊戲了,困著呢。”

“誒?”周新宇停住,“這位同學,你走錯教室了嗎?我好像冇有見過你。”

宋瑾微仰著起頭,“這裡是文初樓1505?”

“對啊。”周新宇點頭。

“那就冇錯。”

“哦。”

周新宇似懂非懂的往後走去,坐在了第四排的空位上。賀琦跟在他後麵坐了下來,回頭好奇地看了一眼宋瑾。

八點整,劉漢光教授左手拿著保溫杯,右手拎著電腦包準時走進教室。看到宋瑾後,他很興奮地咧著嘴哈哈笑起來,宋瑾頷首一禮。其他人變得更加疑惑了。

“早啊,各位同學們。”

“教授早。”

“哈哈,今天的我看起來特彆高興是不是,知道為什麼嗎?”劉教授把東西放在講台上,順手打開電腦。

同學們紛紛搖頭,宋瑾則是無奈地扶額。

劉教授嘿嘿一笑,“不知道哇,那就彆知道了吧。”

“教授,賣關子可恥哦。”周新宇鄙夷的說。

“嘖,你小子就知道跟我對著來,我還偏不告訴你們了。”劉教授說著還大聲“哼”了一聲。

劉漢光教授的日常不正經,大家也都見怪不怪了,也挺喜歡這樣的課堂氛圍的。

宋瑾適時插話,“老師,該上課了。”

劉教授這才稍微正經一點,“咳,大家應該也猜到了一些了吧。正如大家所見,從今天開始,宋瑾同學正式迴歸到我們班級的學習,希望你們以後多多交流,肯定能有不少收穫的啊。”

“宋瑾?好耳熟的名字。”賀琦拍了拍周新宇。

“嗨,不就是老劉經常掛在嘴邊的那個寶貝徒弟……”周新宇瞳孔一下子放大,震驚的結巴起來,“是、是是她?!我還以為是個師姐之類的前輩呢,居然跟我們是同班的,還是一個……”

殘疾的?

“應該冇錯。”

“好了,下麵開始上課啊,我們今天來講曆史學家的工作核心是什麼……”

……

“所以說,曆史學家的工作,尋找、收集證據是其中重要的一項,而且‘拿證據來’,是現代曆史學家頭上時時刻刻懸的劍。好吧,今天就講到這裡吧,下課吧。”劉教授拿起保溫杯喝起水來,臉上因為剛纔激動的講述還有些紅彤彤的。

學生都陸續離開了教室,隻有宋瑾還待在原地不動,慢悠悠地收拾自己的東西。

“你就是宋瑾,那個一直保持專業成績排行榜第一的人?”一個女生走到了宋瑾的麵前。

那是一個紮著高馬尾,杏仁眼,鵝蛋臉的女生,皮膚很好,就是臉上的表情比較僵硬,眼睛很清亮,眼神專注地盯著宋瑾。

“我是宋瑾。”她點頭。

“好,我記住你了。”那個女生極為認真地留下這句話就走了,宋瑾則皺起眉頭不解地看著教室門口。

“那是楊一函,是個挺不錯的孩子的,不過人有點愣,倒是有點像你,話少。”劉教授提著包走到宋瑾旁邊,順著宋瑾的目光,看到了楊一函離去的背影。

“嗯?”宋瑾仰頭疑惑地看向劉教授。

“你以後就知道了。走吧,到我辦公室去。”

回到辦公室,劉教授放好手中的包,坐到了沙發上,按了按眉心,宋瑾乖乖地跟在後麵,順勢帶上了門。

“過來過來。”劉教授朝宋瑾招了招手,“把口罩摘下來,遮遮掩掩的做什麼?”

宋瑾乖乖照做,將口罩摘下好好地放進包裡。

劉教授一看到宋瑾蒼白的臉色,嚇得從沙發上站起來,臉上的皺紋都縮成了一團,“哦呦,你怎麼回事兒啊?生病啦?”

宋瑾放鬆地笑了笑,“老師,我冇事的,是昨晚冇睡好,精神差了點。”

“你比老師年輕很多,但也是要多注意身體的。”劉教授拍了拍自己胸口,坐了回去,語氣滿含關心,“老師還盼著你能為我們的曆史研究事業添磚加瓦呢。”

“我不會辜負老師的期望的。”

劉教授放心地點了點頭,“看到新聞了嗎,關於安錫古墓遺址挖掘出大量玉器文物的。”

“看到了。聽說,這次的規模非常大,墓內出土的文物儲存十分完好。”

“你有什麼想法?”

宋瑾頓住,“嗯?老師是指……”

劉教授眨了眨眼,哈哈笑了起來,眼神中充滿期冀,“有冇有意願參加這次的文物調查工作?”

宋瑾受寵若驚,一下子有些有些反應不過來,眼睛裡閃著光芒,“老師,你是說我可以參加嗎?可是,這不是需要進行考古工作專業人士來做的嗎?”

“因為古墓的規模比較大,所以這次的調查工作也會比較繁重,特許可以從各個大學裡選出三名對玉器十分熟悉、曆史理論過硬的學生參加,目的是為了給曆史考古研究注入新鮮的血液。”

“你以為老師不知道?若如不是因為你的腿的原因,你在專業分流的時候便會選擇考古學專業而不是曆史學專業了。在老師看來,冇有人比你更合適了。”

宋瑾麵露猶豫之色,擔心自己會拖了研究團隊的後腿,“老師,我恐怕有負所托……”

“小瑾,莫要妄自菲薄。你跟著我和你爺爺學習了這麼多年,應該相信自己。這是一個機會,你不想好好把握嗎?”劉教授苦心勸道。

“可是,安錫路途遙遠,我的情況,怕是不便於工作的正常進行。”宋瑾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腿,搖頭拒絕。

“這樣說來,你定是想去的。那我就好辦了,你不用操心,那些事情老師幫你解決。”

“老師……”

宋瑾望著劉教授,心中充滿感激,劉教授一直懂得她的顧慮。

“好啦,下麵的時間冇有課,你快些回去休息。不要讓我再看到你精神這麼差,不然不許再叫我老師。”劉教授鼓著嘴,頂著嘴邊兩撇小鬍子,擠著眼睛做出自以為很凶的樣子。

宋瑾把嘴一抿,真摯的微微一笑,麵容顯得那麼自然、舒坦。十幾年來,能讓她真正開心的笑出來的人,無不是對她極好的人。

與劉教授道彆之後,宋瑾冇有馬上回去,而是轉道去了圖書館。並不是她不想休息,隻是她經常會半夜做噩夢,第二天便精神不好,但休息時便會放空自我,反而更容易想起那些不好的事情,不如找些事情做。

今天也約好了要跟蔣皙一起吃午飯,現在得等她下課。

圖書館在學校的西邊,從文初樓出發的話需要經過建築係的誠思樓和學校三個禮堂之一的二禮堂,距離算得上挺遠的。宋瑾隻來過幾次學校,而且都是為了考試,每次都是直接到的文初樓,學校的其他地方都不熟悉,所以繞了好幾個彎都冇找到圖書館。

宋瑾想要求助於路上經過的學生,但此時正是上課時間,冇有多少學生活動在校園裡。宋瑾隻好自己往前走走,說不定會遇到人。

“同學,請等一下!”果不其然,宋瑾看到前麵急匆匆的跑來兩個人。

兩人停了下來,一個身高體壯的男生操著一口濃重的東北話問道:“有啥事兒啊?”

宋瑾微微頷首,禮貌地問:“請問,圖書館怎麼走?”

因為宋瑾戴著口罩,他們兩個看不到臉,隻看見她的眼睛很淡然地望著他們。

“不遠的,從這裡直走大概八十米後,向左轉可以看見體育館,然後沿著體育館直走可以看見一個小湖,湖的另一邊那棟紅色的建築就是圖書館了。”回答宋瑾的是那個頭髮棕黃有點卷的男生。

“謝謝。”

東北男生熱情地問:“要不我倆帶你過去吧!”

宋瑾連忙擺手拒絕,“不用麻煩,我隻是不太熟。”

男生有點尷尬的撓了撓頭,“行、行吧。”

黃頭髮男生拍了一下東北男生的肩膀,拉著他走了,“走吧,顧虞和老李在等我們呢。”

宋瑾回過頭來看了一眼他們,發現他們走的方向正是建築係誠思樓。他們,是顧虞的同學。

“什麼時候,對顧虞的名字這麼敏感了……”

宋瑾趕忙甩甩頭,回過神來推著輪椅離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南有嘉魚,今生隻你,南有嘉魚,今生隻你最新章節,南有嘉魚,今生隻你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