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如白駒過隙,很快就來到了龍門試開考的前一天晚上!

這晚,那些參加龍門試的世家子弟要麼早早入睡,用以養精蓄銳。要麼就是抓緊最後的時間,溫習功課,查缺補漏。

但在唐國皇宮的議政殿裡,此時卻正吵得不可開交。

宰相鄒庸拿著龍門試的考題,麵色鐵青地朝此次負責出卷的翰林院學士陳光偉責問道:“陳學士,你建議用這張卷子作為試卷,意欲何為?”

陳光偉麵無懼色道:“鄒相,我建議用這張卷子,意在為國選才,為君選臣,為兵選將,為民選官。”

鄒庸怒極反笑:“哈哈哈,好一個‘為國選才,為君選臣,為兵選將,為民選官’!我且問你,這上麵的題目,你能答對幾題?”

“這樣的難度,在此前的龍門試中從未出現過,你是打算讓參考的世家子弟都來埋怨聖上,咒罵朝廷嗎?”

陳光偉聞言,臉色微變,但隨即又挺起胸膛道:“聖上開明,世家子弟久受浩蕩聖恩,如何會去埋怨?”

鄒庸怒道:“你這是答非所問,混淆視聽!”

陳光偉道:“鄒相,下官鬥膽一問。考題如若不難,如何區分優劣?考題如若不難,如何精中取精?考題如若不難,如何讓千萬民間學子考生信服?”

鄒庸冷哼一聲:“你無須說得如此冠冕堂皇,難道你以為我不知你真正的用意嗎?”

陳光偉假裝疑惑道:“哦?下官還真不清楚自己有什麼其他用意,還請鄒相替下官解惑一番。”

鄒庸道:“據我所知,那些往日裡與你來往密切的世家,這次派來參加龍門試的,都是在學識上成績頗佳,但在修行上資質平平的子弟。”

“你建議用這張考卷,難道不是為了打壓異己,好讓他們能夠從中獲利嗎?”

被點破心中計較的陳光偉瞬間惱羞成怒:“鄒相這是在說我結黨營私,罔顧國法嗎?”

鄒庸並不回答,隻是冷眼直視對方。

陳光遠見狀,當即朝著坐在皇位上的唐國皇帝唐遠拜了下去:“聖上,臣陳光偉,彈劾宰相鄒庸以一己私見汙人清白,構陷忠良,請聖上明察!”

鄒庸見狀,也朝著堂皇跪下道:“聖上,翰林學士陳光偉在此次龍門試出卷中徇私舞弊,居心叵測,請聖上嚴查此人,以正朝綱!”

“夠了!”

唐皇一拍龍椅道:“這裡是議政殿,不是外麵的市井街道,肉鋪菜攤。”

“你們身為唐國的官員,朕的肱骨,如此姿態,與鄉野的村婦莽夫有何差彆?”

鄒庸和陳光偉聞言,立馬叩首:“臣不敢!”

見兩人認錯,唐皇這才放下怒火:“宰相,陳學士此番出題的內容,是經過朕同意的,你誤會他了。”

鄒庸聞言急道:“聖上,可是……”

誰知,不等鄒庸說完,唐皇就打斷他道:“朕意已決,龍門試的事情就議到這裡吧。”

“明日就是龍門試開考的日子,朕希望你們能摒棄成見,通力合作,為唐國,為寡人,為黎民,嚴選良才,也不枉費朝廷對你們的信任。”

事已至此,包括鄒庸和陳光偉在內的所有人,都隻能異口同聲道:“臣領旨!”

……

從皇宮出來後,武官派係的官員就找到了鄒庸:“鄒相,聖上這旨意一下,咱們以後的處境,可就越發艱難了啊!”

鄒庸歎了一口氣道:“聖意已決,本相也無能為力啊!”

這名武官激動道:“可是如今這天下看似太平,實則激流暗湧。狄國、羌國更是對咱們唐國虎視眈眈,如果朝廷一味削弱武官派係,將來國家必有危難啊!”

鄒庸氣道:“你當本相不知嗎?隻是如今這朝廷當中,武官勢弱,文官當道,僅憑你我幾人,又如何能與對方抗衡?”

武官聞言,頓時一臉愁容:“難不成就隻能聽之任之,眼睜睜看著可能的危險發生嗎?”

鄒庸抬頭望向夜空,喟然長歎道:“其實,這也不一定是壞事。或許隻有再一次經曆痛苦,這個安寧了數百年的國家裡的君王和百姓,纔會重新認識到武力的重要性!”

“更何況,龍門試還冇開始呢。最後的結局如何,誰也說不準。”

“我們,就且行且看吧。”

……

次日。

今天是龍門試開考的第一天,秦凡等人早早就從床上爬了起來,換上了家族統一為他們量身定製的衣服。

簡單吃過早飯後,他們便在秦念祖的帶領下,來到了皇家驛站的廣場。

當他們到達廣場旁時,廣場上已經集合了一百多人。

這些人,自然便是參加龍門試的世家子弟。

“叔祖父,我們是不是來得有點晚了?”身為大哥的秦越低聲向秦念祖問道。

秦念祖笑道:“不晚。這個時候剛剛好。”

隨後,秦念祖詳細跟眾人解釋道:“龍門試裡其實有兩個不成文的小規矩。”

“首先,集合的時候,一般是五等世家,四等世家和三等世家的人會先到,然後二等世家和一等世家的人纔會出現。這是出於對高等世家的尊重!”

“其次,集合的時候站的位置也有講究,不同等級的世家是不會站在一起的。”

秦越等人往廣場上看去,才發現確實如秦念祖所說的那樣,即便是一些關係緊密的世家,也因為世家等級不同,而冇有站在一起。

不止如此,秦越還發現,因為唐國以左為尊的關係,所以這些世家子弟站立的位置,也是根據世家等級,從右到左,慢慢提升。

秦越問道:“為什麼要這樣?大家按照近親遠疏來站不就好了。”

秦念祖笑道:“你自己想想看。”

大哥秦越琢磨了一下後道:“因為尊重?”

秦念祖笑著搖了搖頭:“你的回答隻能算對了一小部分。秦凡,你說說你的想法。”

秦凡思索了片刻後道:“因為利益?”

秦念祖聞言,眼睛瞬間一亮:“何解?”

秦凡侃侃而談道:“世家的等級越高,所獲得的權利就越大。”

“但是,根據唐國律法,各個等級的世家數量隻能減少,卻不能增加。”

“那麼,為了獲得更大的權利,低等級的世家就必須努力提升自己的世家等級。”

“而提升等級的唯一辦法,就是把等級高的世家拉下馬,自己取而代之。”

“所以,在利益的麵前,不同等級的世家,其實是競爭或者是敵對的關係。”

“既然是敵人,那麼不同等級的世家又怎麼會站在一起呢?”

秦念祖聽完後道:“正是如此!”

隨後,他朝秦越等人說道:“凡兒的這番話,你們要好好琢磨,這裡麵,是有大道理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開局進入廢物榜,看我逆天入聖,開局進入廢物榜,看我逆天入聖最新章節,開局進入廢物榜,看我逆天入聖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