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賣米糕的最後一天,陸敏特彆請求媽媽煮了一鍋加了糖的綠豆沙帶到校門口,先給平時光顧較多的學生,特彆是上次承諾過的那個大哥哥幾人乘了幾碗,獲得了一致好評。等到下午賣完米糕,陸敏和陸老頭,以及放假了的陸芝和陸萱一起回了家,長達兩個月的暑假開始了!一年一度的農忙“雙搶”也快要開始了!

所謂“雙搶”,是指收完第一季水稻之後,重新犁田,耕田,撒秧,育苗,再把秧苗插下去,這就是把第二季水稻種上,意為又要搶收又搶種,所以叫做“雙搶”,這兩個月也是上輩子陸敏最恐懼的時候,恐怕也是附近所有小孩最恐懼的時候了,每年這時節不論是大人還是小孩,都要累得脫一層皮!

她不由想起一件事,那就是防曬!趕緊一溜煙跑到大姐二姐的房間裡。

“大姐二姐,你們會踩縫紉機了嗎?”陸敏不記得這時候的大姐二姐是否會用縫紉機了,她隻是大概記得姐姐們從小會做自己的袖套,鞋墊,還會織毛衣之類的,但時間上可不太清楚。

“會啊,小妹你想做什麼?”大姐陸芝柔柔地說道。

“啊哈哈,太好了,大姐,你幫我們做個東西吧。”陸敏開始翻箱倒櫃,找出幾件小時候的舊衣服,反正她媽不可能生第五胎的,這些衣服留著也冇用了。

“大姐,我要做的東西是這樣的。”陸敏開始按照後世的防曬衣款式給陸芝介紹,她們要著重做的東西是能擋住脖子和臉的,至於手臂上,隻要穿一件長袖的單衣就行。

“你要做的這個東西怎麼這麼奇怪?”陸萱奇怪道。

“做出來你就知道好了。”陸敏得意道,心想到時候你還要搶我的戴呢。她記得小時候農忙的時候,村裡的女性大都是戴個草帽,手臂上戴了袖套就行了,有講究一點的就會在草帽裡加一條毛巾,比如她大姐陸芝,天生的文藝女性。毛巾先蓋在頭上,再戴上帽子,一是擦汗二是可以包住一部分臉,但因為頭頂的毛巾也一起被包住了,所以不透氣,一旦出汗之後,整個頭的頭髮都會餿掉,而且出的汗無法及時排走,一到陰涼的地方就很容易感冒。

不到一個小時,陸芝就做好了第一個“頸套”,陸敏試戴了一下,樂了:隻見這個頸套正好擋到肩膀處,連同脖子都遮住了,上麵還有擋住臉的地方,後頸處還有兩根繩子可以繫上,這樣就不怕掉下來,因為冇有防曬衣的材料,目前這種款式已經算是相當實用了,隻要戴上草帽,基本上可以實現物理防曬。

“太好了,大姐做的剛好合適~啦啦啦啦啦啦”陸敏開心地跑進跑出。

“大姐,給我也做一個吧~”陸萱在旁邊看得眼熱,懇求道。

“嗯,咱們都做。”陸芝做的時候就已經心中有數了,“你再去找兩件薄的舊衣服來。”陸萱立刻也翻箱倒櫃去了。

“看看你這個怪樣子,哈哈哈哈。”陸老頭坐在院裡抽菸袋,眼看著小孫女在客廳門檻的石條上跳上跳下,生怕她摔跤。

客廳的門口由兩扇厚實的大木門組成,足有兩米多高;門口兩邊各有一個正方形的石墩,打磨的非常光滑,兩塊石墩中間由一塊大約三四十厘米高、光滑的條石連接起來,要從院子裡走進客廳,必須跨過這個條石,對於小孩子來說,這塊條石要跨過去還是有點難度,尤其小寶寶,隻能爬過去。陸敏姐妹最喜歡坐在這兩塊石墩和條石上,因為夏天的時候特彆涼快!當然陸敏現在也不高,隻勉強可以跨過。

“爺爺,這是大姐發明的,好不好看?”

“哈哈,好看,好看。”

陸敏美滋滋地擺弄著,心想大姐二姐果然跟上輩子一樣手巧,幸好有她們在,不然按照自己這種手殘的程度,隻怕是重生一回都做不好,不過雖然她自己手不巧,但她會利用資源呀~

陸敏收好防曬套,又來到自己的小房間開始數錢,自打重生以來,幾乎每天都賺了錢,唯有農忙這兩個月賺不到錢,每每想起,心裡總有些不得勁呀!陸敏又開始琢磨著有什麼東西是可以拿到田裡賣的,想著一邊農忙一邊賺錢,這貨恨不得抓住一切機會賺錢。

首先,天氣熱,首選解暑降溫的東西,冰棒和汽水倒是不愁賣,想想當人們冒著烈日在田裡忙了半天,這時候來一根冰棒該是多麼的幸福的事,她們小時候在田裡乾活時就非常期待賣冰棒的路過自己家的那塊田!可是去批發冰棒就得有車,她們家隻有一輛二八杠的鳳凰牌自行車,後座的左右兩邊勉強可以綁上兩個竹筐,隻是她根本不敢騎那輛自行車,因為自己太矮了!真著急啊,自己什麼時候才能長大!

家裡的大人都忙著乾農活,冇人有多餘的精力幫她去進貨,要是這個時候吵鬨那非得捱揍不可。不然就等收完稻穀的時候去進一批試試?比如她們家就是先收完稻穀之後,由爸爸和爺爺去犁田,她們則在家曬稻穀,收回來的稻穀要及時曬乾,收好。等田都耕好了,才需要去田裡插秧,這期間也要隔上十幾天時間,那麼這中間的時間還是可以操作一下的,不是因為她太貪財,實在是為了儘快擺脫這種經濟苦難的處境,隻有多賺錢她纔能有更多選擇,另外還能通過這樣的做法激發一下爸媽賺錢的**。

陸敏看著鐵盒子裡的毛票陷入沉思,不一會就聽到拖拉機的的“轟轟”聲,原來是爸爸回來了,陸敏當先跑到巷子裡,隻見爸爸的拖拉機周圍已經圍著好幾個村裡的小孩了。這種老式的拖拉機非常笨重,但在那時候卻是開荒耕地的好幫手,開著這種拖拉機去到野外,不但要技術過關,還要有應對突髮狀況的能力,比如車子壞了,不像現在可以打電話找拖車來拖去修理廠,那時候隻能靠司機本身的技術,所以爸爸不但會開,也會修,整個鎮隻有少數人纔有機會去學這個。陸敏記得二十年後村裡的收割機壞了,村裡的人都會來請爸爸去修理。

“爸,你帶了什麼回來,好香。”陸敏跟著爸爸陸文兵進了院子,大門外的拖拉機還有小孩在躍躍欲試,爸爸回頭交代了一句:“你們幾個,不準爬上去!”之後纔對陸敏道:“看爸爸帶了什麼回來?”陸敏其實早就聞到香味了,她重生以來第一次聞到這種香甜的味道,那就是蘋果!是的,那時候她們那裡連蘋果都很少見,上輩子的記憶中,直到上了高中,去了縣城一家親戚家才第一次吃到紅彤彤的大蘋果,因為蘋果要從北方運過來,那時候交通冇有那麼發達,運到她們家鄉的那價格可就貴了,那時候都在貧困線上掙紮著,水果不在一般家庭考慮範圍內,而且想一想,去年小平爺爺纔在深圳畫的圈呢,改革開放的春風冇那麼快吹到她們那落後的地方。

“爸,這是什麼水果這麼香!”陸萱也聞到了,跑到院子問道。

“這個叫蘋果,這兩個拿去給你奶奶。”陸文兵拿出兩個勻稱的蘋果裝好,交代陸芝送到老屋給陸老太。

“剩下的一人一個,給你大哥大姐都留一個。”陸文兵看著袋子裡的四個蘋果,又對著圍著自己的兩個女兒說道。

“不要,我們一人半個,好不好二姐。”陸敏搖著二姐的手說道,“這樣爸爸媽媽和爺爺也可以一人吃到半個了。”

“小鬼頭,那你們看著分吧。”

陸敏帶著陸萱去分蘋果了:她們兩人分了一個,又切開一個,半個給爺爺,半個給爸爸,等到魏美芳和陸芝回到家,她們又切開一個給兩人,一人一半。等到晚飯時分,就把最後的一個拿給了大哥陸輝,陸輝酷酷地撇了一眼那個蘋果,酷酷地說:“我不喜歡吃,你們自己吃吧。”說完又快速的吃完飯,正打算出門找小夥伴玩,身後傳來陸文兵的聲音:“晚上早點回來,明天要開始收稻穀了。”

聽得這話,陸敏陸萱頓時覺得手裡的蘋果都不香甜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九零:她重生後,落魄家族轉運了,九零:她重生後,落魄家族轉運了最新章節,九零:她重生後,落魄家族轉運了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