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底的天氣已經開始炎熱,陸敏的奶奶陸老太每天早上都起得很早,先去河邊洗完自己的衣服,又提著小桶去河邊的稻田邊上轉一圈,看看哪塊田的稻穀開始變黃,哪塊還要追肥等。今天正走到自己名下的那塊田,看到田裡有幾棵稗草,就想下去拔掉。

隔壁田裡的梅香大嬸也在勞作,看到陸老太不由說道:“八奶奶,你天天自己在田裡乾活,收回去的大米用來做米糕,那纔是好吃哦,還是你們家孫女聰明,不像我家那兩個淘氣鬼!”陸老頭在家族裡排行第八,所以村裡人都叫陸老頭八爺爺,叫陸老太做八奶奶。

“梅香,你說什麼好吃的米糕?”自從被魏美芳問要錢之後,陸老太有些天冇去大兒子這邊了,反正家裡的大錢她都收著了。加上平時她也有自己的農活要做,自己小院裡也會養雞鴨,老屋的菜園子也要種菜,所以並不不會天天去大兒子家,而且大兒子一有好吃的 ,都會叫大孫子陸輝送到老屋給她,所以她實際也算是個勤奮的老太太,隻不過勤奮所得來的都給了小兒子罷了。

“哎呀,我都忘記了,你們分家好多年,就是你那幾個孫女在大隊那邊賣的米糕可好吃了,你冇吃到嗎?這些天賣了不少錢吧?”兩個讀小學的兒子天天問她要錢去買米糕,梅香大嬸早就不滿了!

陸老太其實不算老,也就五十多歲,她手腳麻利地離開了稻田,直奔大兒子家。

“媽,好了冇?”陸敏正在拿著兩個平時裝米糕的大竹筐往廚房走。

“馬上就好。”

“好嘞,爺爺晚點就會回來了。”現在爺爺要挑著一擔竹筐的米糕去大隊纔夠賣了。

“魏美芳,你又糟蹋我們家的大米了!”熟悉的聲音,霸道的語氣,不是陸老太還有誰,那是整個村子的人都不敢惹的存在,屋後路過的幾個村民明顯放慢了腳步,這年頭難得有娛樂,這婆媳吵架的場麵也能看半天。

“奶奶~您終於過來啦~”陸敏一聽這聲音就覺得要糟,立馬發揮不要臉的精神撲向陸老太。

“乾什麼乾什麼!死丫頭!”

“奶奶~您可不能叫我死丫頭了,算命的可說了,以後我可是要讀大學當乾部的,還說以後啊,小叔的孩子會跟著我混呢~”冇人知道陸敏心中所想:此刻請叫我忽悠敏,謝謝~

“小叔的孩子?你小叔連對象都冇有一個!”

“奶奶,他一個人在城裡,有了你也不知道啊,而且他現在也二十幾歲了,長得那是眉清目秀,英俊瀟灑,不但木工做得好,還會吹笛子,這城裡的姑娘哪有不喜歡的。”

“也是,你小叔好久冇回來了。”看這語氣,火冇那麼大了,但陸老太話鋒一轉,又道:“聽說你們做了米糕賺了不少錢?”

“哎呀,我就說還有什麼是我奶奶不知道的,咱全村加起來都冇有奶奶您一個人懂得多!”

“廢話少說,是不是偷偷拿大米去做那什麼米糕了?”

“奶奶,都怪我,上次我不是肚子疼的要死了嗎,我媽媽還問您要錢來著?”隻要不在氣頭上,那就好辦了。

“你三天兩頭肚子疼!”

“您說的太對了!所以我媽就請我外公給我算了一卦,外公說我性情平和,尤其是我那八字是難得一見的好,旺家,旺長輩!還說我隻要熬過小時候這幾年,再往後那是康莊大道了,全家跟著享福的!”

“你外公真這麼說?”

“那是當然,您也知道我外公那口碑可是咱們鎮上出了名的好,很多人想來拜師他還不收呢。”

魏美芳的父親,也就是陸敏的外公不但是教書先生,還是遠近聞名的風水先生,閒暇時會自己做衣服,做手工,當然也有缺點,就是從來不去田地乾活,但這並不影響陸敏拿著雞毛當令箭,要知道老人家一般都不敢輕易得罪風水先生,陸老太也是顧忌著魏美芳的父親,才隻是將每年賣甘蔗和稻穀的大筆錢收起來,而且每年還要將小孩的學費留出來,就是不敢把事情做絕了。

她做得最自私的地方就是過於偏心小兒子,想要將一切都留給小兒子,尤其是這次竟然要求陸文兵將房屋做抵押貸款給小兒子在城裡買地基,這才導致魏美芳想要一氣之下離家出走的,否則魏美芳也不至於丟下自己的親生孩子不管,這是陸敏這些天慢慢套出來的資訊再整合之後才推測出來的,至於上輩子魏美芳為什麼一去不回,也有可能是在外麵出了什麼事,不然陸敏兄妹也不會幾十年都冇找到她。

“死丫頭,我說的是米糕!”

“哦,哦,米糕啊,對了奶奶,您可不要再叫我死丫頭了,以後說不定隻有我纔是最靠得住了,要知道我外公可說了......”

也許是被陸敏篤定的語氣感染了,陸老太對著孫女那雙眼睛總覺得跟以前不一樣了,彷彿都被看透了一般。其實是因為陸敏早就知道了陸老太的結局才這麼肯定的,上輩子叔叔結婚之後,就把奶奶接到城裡了,奶奶在城裡過得並不好,如果不是爸爸孝順,奶奶最後的結局更是......畢竟經曆了那麼多,今生隻是把自己家裡的財權收回來,其他的仍舊是奶奶自己做主,也許奶奶和媽媽之間的關係並不是死結呢?

“行了行了,彆說了,米糕是怎麼回事?”陸老太生硬地說。

“奶奶~您看這是什麼?”陸敏趕緊跑回房間拿出一罐水果糖遞給陸老太,她以前偷吃過奶奶的存貨,也看到奶奶時常會放一顆糖含在嘴裡,所以知道老人家好這一口,所以上次賺了錢,魏美芳就托人買了一罐回來,當時就想送給陸老太,但被陸敏攔下來了,就是備著這一天。

“給我的?”果然陸老太眼睛亮了。

“那當然了,有好吃的當然要孝敬您了,這可是孫女這些天賣米糕一點一點攢下來的錢買的呢,還給爺爺買了菸絲~”

“給他買做什麼!”

“額,爺爺幫我拿出去賣呀,我拿不動~”,陸敏進了廚房,拿出幾塊米糕包好,又把魏美芳推回廚房,這纔來到院子裡將米糕遞給陸老太:“奶奶,您快趁熱嚐嚐吧,不是什麼人都能用這不起眼的大米,做出這麼好吃的東西來的,隻是我媽的手藝才能做出來,你不知道,那米糕做起來可真是不容易呢,村裡的小孩子還想賒賬,不給錢白吃咱家的東西!”

陸老太有些蒙圈了,左手抱著一罐糖,右手拿著一包米糕,聞著米糕散發的香甜,忍不住咬了一口,輕點了點頭道:“賣了不少錢吧?”

陸敏心想:終於還是繞不過重點!

“哪有啊,除了白糖,麪粉,還有我媽的人工,也就攢了一點點,不知道夠不夠我哥九月份去讀初中的學費。對了奶奶,我哥可是您的大孫子呢,他九月份就要去鎮上讀初中了,到時候吃啊,住啊都在學校裡,您一定不忍心他在學校裡吃不飽穿不暖吧?”

“這倒是,小輝要去讀初中了,可千萬不能餓著他。”陸老太這重男輕女的思想確實是很嚴重的,如果不是剛纔陸敏機靈地塞了糖果給她,又事先胡攪蠻纏轉移了注意力,陸老太可冇耐心跟她在這扯。

“那奶奶,您是不是也要出點錢給大哥去讀書呀,他可是您的大孫子呢~”

“不是給你爸留出來了嗎?”

“那是讀小學的錢呀,以後讀初中可要花得更多了,吃啊穿啊住啊,有時候還要坐車來回走動,有時候老師叫參加什麼比賽又要自己出錢買工具......”

“那我可冇那麼多錢!”陸老太急了,她冇去鎮上讀過書,聽小孫女這麼說好像也有道理,一個孩子在鎮上這吃穿總不能虧了他,但要她拿出錢來又捨不得。

“那我媽隻能做點米糕去賣補貼一點了,您同意嗎?”,陸敏頓了頓又道:“如果不同意的話,隻能跟您先借錢了,要知道這是國家規定的義務教育,咱們也要遵守不是,就先借三年的學費,正好大哥讀到初三......”

“找你外公借去!”

“那,我外公到時候問我們家那麼多田地的產出都去哪了?我就說......”言外之意就是我外公平時是冇空管我們罷了,您太過分的話我們可不保證不去告狀。

“那米糕你們賣就賣吧,不過就是用點大米,可彆委屈了我大孫子!我要回去晾衣服了!”陸老太說完趕緊離開了,臨走時還把那罐糖果和那包米糕放到桶裡,用已經洗好的衣服擋住,以免路上有小孩遇見了還得分出去,陸老太的這個習慣,陸敏上輩子就知道了!

“那奶奶您慢點走,有空的話也看看還有冇有錢借給我們讀書,我們可是四個小孩上學呢~”陸敏送到門口又補充道,隻見陸老太擺擺手快步離開了。

屋後的村民本以為又會聽到陸老太的吵鬨,結果脖子都伸長了也冇聽見,冇多久就看到陸老太匆匆走了,紛紛搖搖頭也離開了。

陸敏不知道自己阻止了奶奶吵鬨,致使村民冇有好戲看,暫時搞定了奶奶,又能消停一陣了。她趕緊回到廚房,想幫著魏美芳將米糕弄好了裝到竹筐裡,不想剛進廚房就看到魏美芳表情複雜地看著她。

“怎麼了媽?你要檢查一下我被臟東西附身了嗎?”陸敏一點都不怕媽媽看出什麼來,不說她現在是貨真價實的陸敏,即使是假的,但憑著她前世今生的經曆,越緊急的時候她就越冷靜,完全能應付過去。

不過魏美芳並冇有為難她,隻是歎息道:“哎,是媽冇用。”媽果然是那個多愁善感的媽,眼眶又紅了。

“媽,我已經六歲了,不是小孩子了,你彆擔心,以後會越來越好的,你想想咱們攢的小金庫。”陸敏做著鬼臉安慰道。

“好,你們都是媽媽的乖孩子。”魏美芳欣慰道。

母女倆將米糕裝好,陸老頭就回來了,照舊是挑起一擔竹筐往大隊趕去,陸敏跟著爺爺走在田埂上,暗暗下定決心:以後一定要開個自己的小店,到時候各種品種的包點都做,但現在攢的這點錢根本不夠,隻能做這種流動攤點再積攢一些錢,但冇想到就是這種流動攤點都有人來搶生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九零:她重生後,落魄家族轉運了,九零:她重生後,落魄家族轉運了最新章節,九零:她重生後,落魄家族轉運了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