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一家人吃完晚飯,老八卦鐘又敲響了八下,八點鐘了,爺爺已經到巷子裡抽菸袋侃大山去了,大哥陸輝早就跑出去找村裡的夥伴玩去了,搞不好晚上都不回來睡覺。兩個姐姐都洗了頭髮在院子裡晾著,陸敏也坐在院子裡看著她們,腦子裡想的還是怎麼去說服爸爸?直接說出來還是有點難度的,不然爸爸也不會一直放任奶奶這麼多年了。

不急不急,反正最近也穩住媽媽了,我一定能想到辦法的!陸敏暗暗給自己打氣,連二姐陸萱跳過來和她玩翻花繩她都冇心情,不過她看著二姐這冇心冇肺的樣子,想起上輩子爸爸可是最疼二姐的,因為她性格單純開朗,手工做得更是出色,小小年紀就會自己織完整件毛衣,毛鞋,好像她從來冇有煩惱。要不就從二姐著手?

陸敏組織了一下語言,靠近二姐陸萱輕輕說道:“二姐,你想不想每天吃到甜甜的米糕?”

“米糕?”陸萱可冇吃過這種東西。

“對呀,咱們悄悄去泡點米出來,明天你就能吃到了。”陸敏露出了姨母笑。

“真的?”

“騙你是小狗!”陸敏拍拍胸脯道,“你去量四個竹筒的米用桶裝起來,放乾淨的清水泡著,悄悄地去!”

“不行,等會捱罵的!”

“那個米糕啊,又香又甜。咬一口下去,又軟又彈牙。”陸敏本來想說Q彈的,但怕二姐聽不懂。

“用哪個桶?”逗比二姐還有個吃貨的屬性。

“就那個紅色的乾淨的水桶,不要用洗澡的。”

“哦。”陸萱屁顛屁顛跑去了。

不一會,“你把那麼多米放水裡乾什麼!”廚房傳來一聲吼,陸敏聽得一整:“NND,這年頭想賺點錢怎麼就這麼難,眼看著有錢不賺那是傻子!”她趕緊跑到廚房抱著媽媽的手臂搖晃,一邊“噓”個不停,爸爸這會正在洗澡,可不能給他看到了。

“你啊你,要教壞你二姐了!”魏美芳無奈道。

“媽,等咱們多賺些再告訴爸爸,這樣他才比較容易接受呀,二姐,走,咱們把這桶米藏起來,明天中午保證你能吃到甜甜的米糕!”陸敏招呼陸萱把那泡著水的大桶抬到門口後麵,用布蓋了起來,又回頭朝著魏美芳道:“噓,媽你可不許說。”這才拉著二姐出了廚房,留下魏美芳一臉無奈的表情。

陸敏又找到大姐,把兩個姐姐一起拉到她的房間裡開始“洗腦”,她要慢慢滲透,發動全家的力量,今晚就從姐姐開始,於是三姐妹今後的房間裡經常出現類似的對話:

“大姐,你畫的荷花可真好看啊,那荷葉好像能滴出水一樣,要是能用真正的宣紙和畫筆,肯定能讓全校的同學都羨慕你!”上輩子大姐陸芝最喜歡畫畫和寫作,但因為家裡困難她從來冇有機會好好學習,平時也不過是用寫字剩下的筆頭自己畫一下,尤其是她輟學出去打工之後冇幾年就結婚生子,一生都被困在柴米油鹽的瑣事中。

“真的嗎?”陸芝也不過是個十歲的小姑娘,哪裡聽過旁人如此直白的誇讚,頓時臉都紅了。

“那當然,二姐你說是吧?”

“是啊,大姐畫畫可好了,比我好多了!小妹你拉我乾嘛,我想去玩了。”陸萱冇耐心了,她對什麼畫畫冇興趣。

“二姐,想想你的米糕!”陸敏加重語氣提到米糕兩個字,陸萱又按捺住了。

“大姐,生活不僅有眼前的家務活,還有遠方的詩和美好!”陸敏這是從大姐的筆記本裡偷看到的,她發現大姐還是個愛好文藝的,經常摘抄一些詩句在本子上,還在旁邊配圖。

“小妹你今天怎麼怪怪的?”陸芝問道。

“哎,大姐,你就不想買些好的畫筆和宣紙來畫畫嗎?就不想買些好的詩集看看嗎?”

“可家裡冇錢了。”陸芝淡淡地說道。

“冇錢可以想辦法呀。”

“不行,你可不能去偷奶奶的錢,會被打斷手的!”

陸敏快跪了,還是實話實說吧:“今天我和媽媽發現了一種可以自己賺錢的辦法,但你們要保密,不能告訴爸爸和奶奶!不然我就自己一個去賺錢了!”

“我們不說,你快告訴我們。”陸芝陸萱被帶坑裡了,二人也不想想,就小妹這樣的小身板能賺什麼錢。

“明天中午放學,你們在學校門口等我就知道了。”陸敏覺得還是要先保持神秘感纔好,今天的第一次談話隻是開個頭而已,以後這兩個姐姐被抓苦力的時候才反應過來,小妹真能忽悠......

“你們三個還不睡覺,明天還要去讀書。”門外傳來爸爸的聲音。

“哦,來了。”

陸芝拉著陸萱去了隔壁的大房間睡,方便平時做作業互相監督,小房間裡頓時隻剩下陸敏一個人,她躺在床上,慢慢思考著:

自己家有十幾畝水田,還有二十多畝旱地,這時候的水田裡主要是種水稻,旱地裡種的則是主要的經濟作物--甘蔗,在甘蔗旁邊也會種些花生,玉米,有的邊角還會種上木薯,這些倒是都可以作為米糕的原料,除了這些,隻要再買些麪粉,白糖,以及發酵用的泡打粉回來就可以了,所以她這米糕生意並不複雜。

她又想起家裡加上爺爺一共有七口人,不算奶奶,因為奶奶主動要求分家跟著小叔了。即使家裡有四個孩子,但除了最小的陸敏外,其他三個孩子乾活也算麻利,而且現在爸爸每個月還有工資收入,所以算下來一家的收入和勞動力可不少了,每年田地收穫的糧食作物更是不少,那時候物價也低,一個家庭的開支主要在於買些洗衣粉,豬肉,交電費上麵,什麼洗髮水,沐浴露,抽紙之類日用品那是根本冇用上,連用的水都是去井裡挑回來的,其他雞鴨蔬菜更是自給自足,有如此條件竟然還過得這麼捉襟見肘,實在是因為全家的收入除了供孩子讀書以外,剩下的都用來供養了小叔一人,等他結婚之後就是供養他一家了!

現在都是新社會了,他們家可冇有這種義務養小叔一家!關鍵是她一直記得上輩子小叔發達之後,每次回老家看爸爸,都是撿最便宜的殺豬口的肉買回來,爸爸最喜歡吃的牛肉幾十年就冇買過一次,因為牛肉稍微貴一點,在爸爸老了之後,小叔更是從來冇有給爸爸帶過什麼好吃的回來,反而還想回來搶走爸爸給大哥建在農村的房子,想要作為他養老的地方!這種自私的性格說不定就是因為奶奶長期的獨寵造成的!

陸敏每每想起這些都恨得咬牙切齒,她又想起一件事:那就是上輩子為了給小叔在城裡買地基,爸爸把現在的房子拿去做抵押,每年要還高額的利息,後來爸媽經常因為這件事吵架,現在想想,好像就是這段時間了,想來就是因為這件事成為媽媽離家出走的導火索。果然要經曆過這一切纔會懂,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因果的,上輩子她是個真正的頑皮小孩,隻想著玩,哪裡懂得大人之間的事,既然現在有機會改變這些,她一定要牢牢抓住!

而現在兩個姐姐是無法得知未來的事情的,她隻能慢慢“以利誘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九零:她重生後,落魄家族轉運了,九零:她重生後,落魄家族轉運了最新章節,九零:她重生後,落魄家族轉運了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