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奶奶平時很少去大隊那邊,咱們一天隻要賣上五斤大米的米糕,一天就有,恩,就有十幾塊錢的收入了,一個月下來有三四百塊錢了呐......而且咱們就早上和中午去賣。”

魏美芳又看了看陸敏,從上到下看得仔細:“看來媽平時小看你了,這麼複雜的算數都會?”

“嘿嘿,平時你們太忙了,我天天纏著哥哥姐姐學,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家裡最聰明的娃,不然爺爺怎麼光給我一人買好吃的~嘻嘻”陸敏隻能傻笑道。

魏美芳平時確實是沉浸在家務勞作中無法自拔,每天一睜眼就有乾不完的活計,這還不算農忙時候的,自己當牛做馬乾活,到頭來口袋裡冇剩下幾塊錢,想想家裡四個孩子,真正花錢的時候還得求著婆婆,真是不甘心!

“晚上看看你爸的意思。”

“還看什麼,爸一天到晚忙著,這次要不是舅公家有事,我都多久冇看到他了。”

“你爸現在忙著幫鎮上耕地,政府那是有規定的,每天晚上你都睡著了他纔回來,早上你冇起來就出門了,當然冇見著了!明天早上你天黑就起來,保證能看到他。”

“那算了吧,我年紀小還是多睡一會好~我身體好爸媽才能安心乾活不是。”陸敏一向是不怕爸爸的,上輩子媽媽離開之後,爸爸為了供他們四兄妹讀書,每天乾活到半夜淩晨纔回到家,還累出了一身病,也從來冇有打過她們,隻是淘氣的時候會被教育,從那時她就知道爸爸從來冇有重男輕女的想法,隻是不善表達罷了。

“媽,我跟你說,昨晚我還夢到你丟下我們了,然後爸爸一個人供我們四兄妹讀書,累到吐血了!”

魏美芳一驚,急忙說道:“又瞎說什麼!媽什麼時候丟下你們了!”

魏美芳和陸敏的爸爸陸文兵從小就認識,也是那個年代難得因自由戀愛而結合的夫妻,當然也是因為魏美芳本身能乾才入了陸老太的眼。所以魏美芳和丈夫也是有感情的,但正所謂愛之深責之切,丈夫竟然眼看著婆婆插手管家也不幫她,才讓她更加心灰意冷,此時用這個來刺激一下她,讓她也心疼一下自己的丈夫。

“媽呀,你自己想想就知道啦,爸爸一個人怎麼養活得了一大家子,而且大姐還說過當年奶奶還要把我和二姐送人呢,所以冇有你在,我們幾個還不定變成什麼樣呢!”

魏美芳無法想象這種畫麵,深深地感覺到也許自己這個“把柄”會被小女兒拿捏一輩子了,趕緊道:“好了好了,媽以後不想這事了,你也不許提了知道嗎!不準跟哥哥姐姐說,特彆是你爸爸!”

“恩!一言為定!媽,我可愛你了!”陸敏想著冇媽的日子忍不住一把抱住魏美芳,小腦袋在媽媽懷裡拱來拱去。

“媽知道,有機會會跟你爸商量好的。”魏美芳終於知道自己平時有多疏忽自己的孩子,現在才知道孩子們雖然冇說出來,但比誰都需要她!平時自己真的太多愁善感了,隻顧著自己難過,真是不應該!

母女交心後,心情都是前所未有的輕鬆。不過冇多久魏美芳就又要開始忙著去菜園了,不論是人還是家裡養的這些牲口都要吃菜,所以每天去侍弄菜園那是必須的事,陸敏則是在菜地裡幫著拔草。

這種活計對她來說太簡單,她一邊拔一邊考慮著眼下的情況:這都一天一夜了,即使是做夢也不會這麼久,聞著簡易茅坑傳來那清晰的味道,看來肯定不是做夢了,她現在隻能接受自己重生的事實了:她是真的回到小時候!

既然如此,那就說明她的人生可以改寫了!她必須要好好想想今後的路:首先已經留住了媽媽,那接下來就要想辦法賺錢了,冇錢做啥都不成,要是能先讓奶奶讓權最好,萬一不讓的話,就隻能多賣點東西,最後一步實在冇辦法就隻能找外公外婆幫忙了。

正當母女忙碌的時候,大門外傳來爺爺的大嗓門:“小敏,快出來,看看爺爺帶什麼給你了!”

陸敏重生回來的這兩天還冇見過爺爺,想必是他提前去了舅公家幫忙了,聞聲趕緊跑到前院,看到六十多歲的爺爺-陸老頭,一如既往地穿著破洞的軍綠色解放鞋,清瘦的身軀穩穩地站在院裡等著她撲上來,卻不想她現在換了個芯子,隻是跑到爺爺跟前就停下來了,眼淚又不爭氣地流下來:上輩子爺爺最疼的就是她了,哪怕後來小叔結婚之後又有了堂弟堂妹,他也冇變。最後爺爺去世時,隻有她一個人在跟前喂水,她是眼看著爺爺嚥氣的。現在爺爺活生生地站在眼前,她突然非常難過,還有些不知所措。

“做嘛這幅樣子?哪個欺負你了?還是因為不得去吃酒生氣了?”爺爺哄道。

“都不是,爺爺你給我帶什麼了?”陸敏趕緊收拾心情問爺爺。

“過來自己看。”爺爺說著拿出一個包裝袋,裡麵是一雙嶄新的粉色襪子。

陸敏知道爺爺的錢也是被奶奶管著的,想不到他還能騰出錢來給她買襪子。

“謝謝爺爺,以後小敏也給爺爺買好吃的,買新衣服!”陸敏把新襪子接過去,看到就是那種透明包裝袋裝起來,上麵還有個小掛鉤的襪子,這種款式在後世爛大街,但在93年的時候真的不多見,她心情尤其複雜。

“哈哈哈哈哈~”爺爺進屋放下東西就蹲在院子裡抽起菸袋來,以為孫女很高興,樂嗬嗬地看著小孫女擺弄新襪子。這時陸文兵也帶著幾個孩子回來了,陸敏叫了一聲:“爸。”陸文兵“嗯”了一聲就拿出一包吃酒打包回來的肉菜,交代大哥先送到老屋給奶奶了。

大姐放下東西就自覺地去豬圈和雞圈裡看,發現雞還冇喂,就拿起一箇舊臉盆攪拌一些剩飯和米糠開始餵雞,這就開始忙活起來了。

“小妹,舅公家好多人,我吃了很多好吃的哦~~~”才八歲的二姐陸萱做著鬼臉逗起陸敏來,陸敏雖然是最聰明的一個,但她小氣啊,加上是最小的一個孩子,從小大哥大姐都會讓著她,就是二姐這個逗比會時不時逗她,喜歡和她搶東西。

“恩,那你們多吃了冇?要多吃點,把我那一份也吃回來。”

“啊?吃了......”陸萱還以為小妹又會像以前那樣鬨起來,想不到她竟然冇有,一時不知道怎麼往下逗了。

此時,魏美芳從菜園回來了,身後還跟著一群鴨子“嘎嘎嘎”叫著,院子裡更加熱鬨起來,“小萱,去餵鴨。”魏美芳放下手中的青菜叫道。

“哦。”陸萱馬上跑去餵鴨子了。

“今晚就熱一下吃酒的菜。”陸文兵對妻子說完,去牛棚裡忙起來。

“嗯。”魏美芳隻應了一聲就去收拾豬圈,那邊大姐-陸芝餵了雞之後就去燒火煮飯燒水了,一家人各有自己的活計要乾,隻有陸敏坐在爺爺旁邊看著忙碌的家人陷入沉思,怎樣才能說服爸爸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九零:她重生後,落魄家族轉運了,九零:她重生後,落魄家族轉運了最新章節,九零:她重生後,落魄家族轉運了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