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早,陸敏仍舊是在大公雞的打鳴聲中醒來的,想起今天要做的事,趕緊爬起來刷牙洗臉,要趁著爸爸他們還冇回來趕緊穩住媽媽的心。

還不到七點鐘,魏美芳就已經煮好稀飯,又切好了鹹菜。陸敏趕緊吃完,又幫忙去餵雞鴨等,直到八點多才乾完,看到魏美芳也吃飽了,便跑過去抱著她的手臂撒嬌道:“媽媽,給我做個大米糕吧。”

“大米糕?”

“就是把我昨晚泡的大米打成米漿,加糖和泡打粉發酵,然後上鍋蒸熟就完事了。”

“你哪裡學來的饞嘴毛病!”

“媽媽~~嗚嗚~~人家嘴巴好苦啊,天天吃的稀飯就鹹菜,嗚嗚~這麼簡單的東西媽媽一聽了就會做!”

魏美芳被陸敏纏得冇辦法,又想著左右今天就她們母女在,而且那大米已經被小女兒泡出來了,不吃也浪費,乾脆提起半桶已經泡好的大米慢慢倒在石磨上,開始推動磨盤,那石磨平時也會用來磨一些豆子之類的,陸敏機靈地在一邊幫忙,忙了好一會才磨完,她又去找來白糖、泡打粉粉、麪粉,還有之前爺爺給她買的小袋的葡萄乾遞給魏美芳。魏美芳斜了她一眼,她討好地笑笑又砸吧一下嘴,魏美芳就低頭忙起來。

等到中午的時候,這大米糕也做好了,用乾淨的刀均勻地切成一塊塊的,足有四五十塊,魏美芳看著陸敏數落道:“昨晚我要是看到你泡的是大米,非得打你不可,泡那麼多米做出來又吃不完,還把存下來的麪粉和泡打粉用完了!”

“媽,你等我好訊息吧,下午我就回來了。”陸敏提起一個竹筐子兜裡裝著自己全部的零花錢--兩張五角紙幣就往外走。

“噯,你去哪裡?”

“媽媽在家等我,晚點你就知道了,保密!”

陸敏提著竹筐足足走了四十多分鐘纔到村大隊,村大隊有一棟辦公樓,周圍還有一些民房,因為要管理周圍十幾個村子,又有一所唯一的小學,往來的人多,慢慢形成了一個小集市。上輩子陸敏就在這所小學讀了六年,有些孩子家離得遠,學校冇有食堂,隻能自己帶稀飯中餐墊一下。

她先去商店裡買了一小遝塑料袋,又來到校門口,看到周圍隻有幾個小學生,應該是住在附近的,想必因為今天是週末,所以小學生比較少,但她的客戶群體可不隻有小學生一種,米糕可老少中青都能吃的,她清了清喉嚨開始叫賣起來:“又甜又香的米糕,兩毛錢三塊,一口稀飯一口米糕,好吃又頂飽嘞~”、“米糕嘞,兩毛錢三塊,真正的物有所值,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還好上輩子讀大學就開始勤工儉學,擺攤發傳單她都乾過,否則還真的喊不出口。

那幾個小學生冇有馬上過來,隻是好奇地看著她,反而是對麵那菜市場裡賣豬肉和蔬菜的小販走過來問道:“你這米糕給我看看是什麼樣的?”陸敏小心地揭開竹筐上的蓋子說道:“大嬸,這是我媽媽剛蒸好的,你看還熱乎著,純手工做的,又甜又香,上麵還有好吃的葡萄乾呢。”

一個大嬸手上牽著一個小男孩,他聞著米糕的香甜味道大叫起來:“我要吃這個,我要吃這個,我不要吃稀飯!”

“好好,先要兩毛錢的吧。”那大嬸給了陸敏兩毛錢,陸敏趕緊接過收起來,又用乾淨的塑料袋裝好三個米糕遞給她,小男孩一把搶過去往嘴裡塞,嚼了兩口喊道:“媽媽,真甜真好吃,我還要!”

“這可不行,吃了這兩個就回去吃稀飯了!”說完趕緊拖著小男孩走了。周圍的幾個人看著小男孩吃的香甜,紛紛掏出毛票你三個我三個的買,不一會,陸敏的米糕就賣出了一半。

看著框裡還剩下的二十多塊米糕,陸敏邊走邊叫賣,又有幾個人來買。這年頭人們手裡已經有了些積蓄,但這時候不說村大隊的集市,就連縣城和鎮上的商品的品種都非常匱乏,那老舊的供銷社裡賣小孩子的零食也不多,隻有一種叫做月亮糖的水果糖和一種小餅乾,好一點的會有一小包的葡萄乾,那時候已經開始有小店出售各種日雜商品,並不需要糧票油票肉票之類的。往後幾年品種會慢慢多起來,陸敏記得上輩子直到她十歲的時候這裡纔有了第一家包子店,這樣想想,她的機會還是挺多的,關鍵是要引導媽媽走出這一步,憑著媽媽的手藝,又贏得了先機,稍微勤奮一點都能賺到錢。

卻說魏美芳在家又收拾了一陣,看著時間過了半個多小時,陸敏還冇回來,便問了坐在村子裡閒聊的人,都說陸敏往大隊的方向走去了,魏美芳關了院門趕緊往大隊趕。到的時候正好看到陸敏在兜售米糕,看得瘦小的人兒對著往來的人討好地笑著,小嘴巴說著好聽的話,她的眼淚瞬間奪眶而出,滴落在地上,雙手緊緊握著:都是我冇用,這孩子從小就冇吃過好吃的,現在還要跟著操心,而我竟然還要狠心地丟下她......

陸敏不知道媽媽已經在不遠處看到她了,她正在跟之前買過米糕的大嬸推銷最後剩下的幾塊米糕:“大嬸,這米糕可以留到明天,早上吃一碗稀飯就著米糕就能吃飽了,像你們天天出來做生意的來不及做飯,吃這個方便又健康......”

“那就謝謝你了,小丫頭嘴巴真會說,家裡那兩個小子知道小三子吃了他們冇得吃,要鬨起來。”

“好,大嬸您拿好,還剩下四塊,我隻收您兩毛錢,多出的一塊是送您的,謝謝您光顧。”

“哎呀你這個小丫頭真懂事,嬸子明天還來找你啊。”大嬸說完開心地拿走了那幾塊米糕。

陸敏提起竹筐往商店裡買了麪粉和泡打粉,這才往回走,剛走出幾十米就看到站在大樹後的魏美芳,又有點擔心捱罵,畢竟自己出來賣米糕可冇有事先經過她的同意。

“媽......”陸敏可憐巴巴地叫道。

魏美芳看到小女兒怯怯的樣子,一手拿過竹筐,看到陸敏手腕上已經被竹筐勒出了紅痕,忍不住又紅了眼眶,她蹲下說:“媽揹你回去。”

陸敏伏在媽媽背上,覺得溫暖又安心。上輩子她最喜歡媽媽揹她了,她從小的記性就好,媽媽帶她走過的地方,做的事都記得很清楚,當然自己搗蛋的事情也會記得,比如之前她嘴饞極了,趁著奶奶冇注意,溜進奶奶的老屋裡,然後擔心被髮現,竟然躲在米缸裡,等奶奶出門之後才爬出來,一個人在老屋裡偷吃奶奶藏起來的糖果。

“誰教你出來賣東西的?”魏美芳邊走邊問。

“媽,我是在電視裡看的,有的人賣包子,有的人賣紅糖米糕。”

“貴田伯母家的電視嗎?”

“嗯嗯,是的,我和曉芸一起看的。”曉芸貴田伯母的小女兒,跟陸敏同歲,是她的發小。

到底大人是走得快些,二十分鐘後母女倆就到家了,八卦鐘的指針才指到三點多,看樣子爸爸他們還要晚一會纔回來,陸敏把媽媽拉到房間裡,又把今天賣米糕得來的毛票放到床上開始數起來。

“媽,今天拿了四十六塊米糕,賣了三塊錢呢,除去買塑料袋的兩毛,兩斤大米的成本算五毛錢,除去白糖泡打粉和麪粉的成本,咱們大概賺了一塊五哦。”陸敏開心地說。

“誰教你算數了?你還知道除去成本?”

“額,是哥哥姐姐做作業的時候我看到的......”陸敏一時忘記了,自己現在是文盲的身份啊!但她必須暴露她早熟的一麵,否則媽媽怎麼會相信她。

魏美芳孤疑地看了一眼陸敏,陸敏趕緊驕傲道:“媽,小敏可聰明瞭~你讓我今年讀書,我保證能跟得上彆人。”

“現在你纔剛滿六歲,村裡出的通知要七歲才能讀一年級,要是讀學前班的話要五十塊錢一學期,比一年級貴多了。”

“那我們找校長說說唄,媽~~~”陸敏太知道了,現在這種年代可冇有什麼明顯的學籍要求,上輩子她的大學同學中有兩個才五歲就開始讀一年級了,讀到大學的時候比彆人小了一兩歲,相當於多爭取了兩年時間去奮鬥了;甚至有的同學還跳級呢,她必須儘快讀書才能以知識分子的身份參與到家庭管理上去,以後有什麼新的想法也可以推給老師背鍋。

“等你爸回來再說吧。”

“恩,媽,咱們以後出去賣米糕吧,你看我今天才賣了這一下就賺了半斤豬肉呢。”陸敏趕緊說重點,那時候的豬肉是兩塊多一斤,不知道學校是哪年開始執行的雙休政策,反正小學現在是單休,一週有六天是人多的,退一步講,不管是不是週末,那大隊也經常人來人往的,應該是不愁賣的。

“這......”

“媽,咱家大米可冇人管吃了多少,你們偷偷留一點出來不就成了,一天就幾斤米足夠了,奶奶問起來就說我們幾個長大了吃的多了,雞鴨吃多了。”

“剛以為你聰明瞭現在又犯傻了,你奶不會算嗎!?當初當生產隊會計的時候全村冇一個人算得過她!再說了在大隊賣肯定有人告訴你奶。”魏美芳忍不住諷刺道,看來她忍奶奶很久了,反正小女兒也看穿她曾經想要離家出走的打算了,現在跟她說話反而冇有顧慮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九零:她重生後,落魄家族轉運了,九零:她重生後,落魄家族轉運了最新章節,九零:她重生後,落魄家族轉運了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