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陸敏低叫一聲,迷迷糊糊睜開眼,發現眼前是一片黑暗,趕緊坐了起來,環視了一下週圍,有微弱的月光從床邊的一個小窗子照進來,她定了定神,往四周仔細看了看,又狠狠閉了閉眼睛,片刻後猛然睜開,發現自己的位置還是冇變,不由慢慢地往床頭摸索,終於摸到一根繩子,她輕輕一拉,“噠嘀”一聲,房間變亮了,原來那繩子正是電燈的開關。

她看著手中握著的繩子連接著一個昏黃的舊燈泡,又抬頭看了看房頂,不是自己習慣的白色天花板,而是一根根木頭做成的頂板,頂板上麵就是一層小閣樓,那是專門用來裝糧食的,上麵一般會養著貓守著,以防止老鼠之類的來偷吃。

果然不一會,她就聽到閣樓上傳來“喵”的聲音,接著一隻黃色的貓從閣樓的出口直接跳到靠在牆邊的木梯上,不一會就來到她床邊,抬頭看著她“喵喵”地叫,她愣愣地看著這隻已經消失在她生命中二十多年的黃貓,一時間還是認為自己在做夢,於是又躺回床上,蓋住被子閉上眼睛,那隻貓也跳上了她的床尾,在床尾的一角躺下蜷成一個圓形,又抬起爪子舔了幾下,不一會兒就開始眯眼打盹,腹部發出“嘟嘟嘟嘟”的聲音。

陸敏聽到這聲音,不得不從被子裡鑽出來,由於剛纔她並未關燈,所以能清楚地看到房間的一切:房間的角落除了木梯,還有一個原木的組合櫃;她睡的這張舊木床頭還有一張木桌,上麵放著一把粉紅色的塑料梳子,髮圈,幾本書;牆上掛著一麵老式的鏡子,鏡子上還用紅漆寫著時興的祝福語。

這夢太真實了吧?不說這房間的佈置,就連那貓睡著之後的打呼聲也如此逼真,完全跟她小時候一模一樣!她隻是加班太累了,覺得心口很悶,就躺在午睡椅上休息一下,怎麼醒來就回到小時候的老家了呢?

陸敏想不通,乾脆下床輕輕打開了房門,燈光從房間往外照,可以看到客廳,她睡的這個房間,隔著客廳正對麵的另一個房間,就是爸爸的房間,也不知道爸爸會不會在?她心臟砰砰砰跳得厲害,想著要不要叫一聲看看,但到底是深夜,她冇敢喊,怕驚走了這樣的夢境,萬一喊出來發生什麼可怕的事呢?就關了房門又回到床上安慰自己:這次做夢那麼清晰,肯定是我太想老家了,睡一覺就好了......

“喔~喔~喔~~~”陸敏在公雞打鳴的聲音裡睜開了眼:天亮了?雞叫聲?

她一個激靈坐了起來,睡眼逐漸聚焦在房間內:我擦!難道還在做夢?!她急忙下床打開房門,又透過客廳敞開的門,看到院子裡年輕版的媽媽-魏美芳正在水缸邊舀水洗米,陸敏看到她一頭短髮,不由驚異地叫了一聲:“媽?”多少年冇見過媽媽了!如果不是當年大姐留著媽媽唯一的一張黑白照片,這會陸敏估計都不一定能認得出來自己的親媽,畢竟自打她六歲之後就冇見過媽媽了!

“小敏,你怎麼起來了,再去睡一會吧,今天你跟阿奶在家看家,晚上跟阿奶去老屋睡,爸媽帶哥姐去舅公家吃酒,明天晚上帶吃酒肉回來給你吃哦。”

“舅公家?吃酒?”冇來得及感慨又能看到幾十年冇見過的媽媽,陸敏首先想起的就是一件事:她六歲那年,媽媽和爸爸帶著哥哥姐姐去舅公家吃酒,之後媽媽就趁亂離家出走,再也冇有回來過!她低頭看著自己的小身板,發現仍舊是昨晚看到的小時候的樣子,隻是不知道具體幾歲,但她聽得魏美芳說的這件事就想起來了,現在的她就是六歲的時候!

為了驗證,她趕緊跑到客廳翻了翻掛在爸媽房門口邊上的日曆本,上麵赫然寫著:1993年5月15日,週六。可不就是了!

不管她為什麼又回到六歲這年,但最重要的是,萬一媽媽這次去舅公家吃酒,又像上輩子那樣一去不返,那麼她們家就會重蹈覆轍:大哥大姐才初中畢業就被迫輟學去打工賺錢供她和二姐讀書,還因為長期做苦力落下病根,一輩子都難以出人頭地,當然媽媽離開後,她的一生也被影響了!

怎麼辦?她在窗邊看著魏美芳走來走去地收拾院子裡的雜物。不行,必須阻止她出去,這年頭所謂的吃酒即使多個人少個人也冇什麼大不了,她們兄妹從此冇有媽媽纔是最可憐的!

隻是一直到全家人吃完早餐,她都還冇想好怎麼拖住魏美芳,上輩子既然狠心離開,那麼肯定是早就有這樣的想法,一般的事情可留不住她,眼看哥哥姐姐幫著爸媽收拾好東西就準備出門,陸敏一時情急,抱住肚子喊道:“我肚子好疼,肚子疼啊~~媽媽~~”

魏美芳急忙走到她身邊:“怎麼了?剛纔不是好好的?”

“啊,肚子好疼啊~嗚嗚嗚嗚”陸敏看到魏美芳過來趕緊抱住她,一直在哭喊,甚至在她懷裡打滾,魏美芳也急:“那你們先去吧,我帶小敏去大忠叔那看看。”

“媽,那你還去舅公家嗎?”八歲的二姐陸萱急忙問,去的晚就冇有多少好菜了。

“等小敏好點我再追上你們,你們跟著爸爸走,不要亂跑,小輝看好妹妹。”魏美芳交代一聲就抱起陸敏往大忠叔家走去,爸爸陸文兵看了看陸敏的樣子,覺得冇什麼大礙,這孩子體質弱,三天兩頭生小病,這次也是擔心她走不了遠陸才讓她留在家裡的,最後說了句:“那你帶小敏想去看看吧。”就帶著大哥陸輝,大姐陸芝,二姐陸萱拿著東西趕緊出發了,那時候還冇有公路,去舅公家需要爬過三座山,他們要早點出發才能在下午吃晚飯的時候趕到。

去大忠叔家的路上陸敏還在哼哼唧唧地哭著,心想看來媽媽還是打算要走的,這可不行,她要今天先把媽媽穩住再說,但要怎麼做呢?她心裡暗暗著急。

幾分鐘後到了大忠叔家,大忠叔是村裡的赤腳醫生,村裡人有什麼小病小痛的都會來找他。

“大忠叔,幫看看我家小敏怎麼了,一直喊肚子疼。”魏美芳把陸敏放在椅子上問道。

“我看看”,大忠叔看了看陸敏的臉色,舌苔,翻了翻眼皮,又檢查了一下雙手,摁住了陸敏的腹部問道:“小敏,爺爺摁住的時候痛嗎?”

陸敏搖搖頭。

“冇多大事,腹部是軟的,你家小敏從小腸胃弱,吃東西的時候注意點,這幾天注意不要吃油膩的,還有糯米也要少吃點。”

“哦,那謝謝大忠叔。”

魏美芳又抱著陸敏回到家,開始給她按摩肚子,陸敏假裝冇看到魏美芳眼中的焦灼,趁機撒嬌道:“媽,我害怕,你在家陪我好不好吧。”

魏美芳放在她肚子上的手掌一頓,冇說話,又繼續輕輕揉了起來,陸敏不知道媽媽在想什麼,自己又想起前世媽媽獨自離開之後,六歲的她每天傍晚都跑到曬穀坪上,對著遠處的田野大喊:媽!好像這麼喊媽媽就能回來一樣。每次喊了十幾分鐘之後,曬穀坪旁邊的房子有一扇木窗就會從裡麵打開,暖黃色的燈光順著木窗透出暖暖的光,那是她家鄰居貴田伯母的家,貴田伯母就會叫她:“小敏快點回家,天黑了。”有時候貴田伯母叫得多了,看陸敏還是冇回去,她乾脆道:“不用喊了,你媽媽不會回來了,快點回家去吧。”

這個情景跟隨著陸敏上輩子的一生,不論她後來取得了多大的成就,永遠都忘不了那個場景,甚至後來因為這個冇有安全感而結束了自己的婚姻。

當六歲的她以為這樣出去喊媽媽,媽媽就會從田野裡走回來,事實證明並冇有,所以不管這輩子她為什麼又出現在媽媽離開家的頭一天,哪怕是夢,也不會讓這件事情再次發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九零:她重生後,落魄家族轉運了,九零:她重生後,落魄家族轉運了最新章節,九零:她重生後,落魄家族轉運了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