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書後和反派談起了戀愛 第9章

小說:穿書後和反派談起了戀愛 作者:虞錦謝承安 更新時間:2022-09-22 16:45:05 源網站:番茄

虞錦腦袋一片空白,依稀感覺到有人把自己拉了起來,被寬厚的大手扶著腰跌跌撞撞的走了幾步後便被人橫空抱起。

一旁的慶宜見狀連忙閃開讓路,看著那一對璧人,心裡唸叨著說不定等阿錦酒醒了還要感謝我呢!但慶宜最後還是留了個人跟著虞錦一起回長公主府。

謝承安扶著不省人事的虞錦坐在馬車裡,雖是已快到暑日,但夜晚還是吹了一陣涼風,虞錦隨著風動半睜著眼,努力的想分辨麵前的人。

謝承安感受到懷裡的人兒似是亂動,不由得緊了緊環著細腰的手,眼神晦暗。

“彆亂動。”低啞的嗓音劃破了馬車內的寧靜。

聽見熟悉的聲音,虞錦半轉動的腦子分辨道:“謝...謝承安?”

“嗯。”似乎還是第一次聽見這位小郡主叫自己。

“謝承安...”虞錦先是小聲低喃,後來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突然開始大聲的哭泣了起來。

突如其來的哭聲搞得謝承安一臉怔,連之前有些生虞錦在外醉酒的氣都已然隨著哭聲消了大半,過了一會見虞錦還在低聲啜泣隻好向像安撫幼兒一般的輕拍安撫。

虞錦此時腦子雖已經一片空白,但透過重重的白霧,恍然一瞥她看到了雪地中渾身是血的謝承安,鬼使神差的低頭竟也看見自己的衣裙和雙手也染滿了血跡,虞錦頓時無措的往後退...

“謝、謝承安,嗚嗚嗚嗚....”

虞錦哭聲愈來愈大,引得馬車外的寶珠急得打轉,隻想掀開那張礙眼的簾子看看裡麵是何模樣,自家郡主還冇像這麼哭過呢。

謝承安也發覺任由虞錦這樣哭下去太引人注目,也不好直接丟下馬車,隻好無奈輕聲安慰:“我在呢,彆哭了。給我哭喪呢?你這酒品真的是...”

虞錦捕捉到敏感詞,稍微止住了哭泣,緩了緩神從那白茫一片中走出,看見謝承安突然倚著力起身雙手抱住謝承安稍稍冰冷的臉喃喃自語:“對不起,對不起,有我在。我不會讓你死的,我幫你就是幫我自己了...”

後半句由於說的太迷糊謝承安並未聽見,但光聽見前麵一句話就能使謝承安動作微頓,低頭看著虞錦,目光很淡,馬車上昏黃的燈光搖搖晃晃照在微抿的唇上。

馬車行駛了一陣,車內的哽咽聲也漸漸隨著夜色平息了下來。

天色已晚但長公主府燈火通明,長公主在府內見虞錦還冇有回來,想起之前落水之事不免覺得有些擔心,便一直坐在大堂裡等著。

另一邊謝承安把虞錦抱下,本想就送到府外,可虞錦在謝承安的懷裡死拽著脖子,不肯鬆手,想起剛纔虞錦哭的那個淒慘,送佛送到西,謝承安見冇法隻好把虞錦抱進府內。

長公主抬眼便看到的正是謝承安抱著虞錦這一幕。

長公主皺起了眉頭,連忙上前喊著寶珠一起把虞錦給扶著,謝承安也微微彎腰準備放下虞錦。看見虞錦有點掙紮的模樣。

長公主便出聲微怒道:“虞錦!還不下來?”

周圍的侍女見長公主神情有變也連忙上前準備接過虞錦。

虞錦聽見熟悉的聲音,環顧了四周用手揉了揉眼睛。

虞錦依著動作從謝承安懷裡下來,先是看了一眼謝承安。

不得不說,謝承安五官分明,眉如墨畫,長得...可真是好看。

謝承安微微挑眉,虞錦這才向剛剛發出聲音的那處看去,看清楚是自己的母親懷陽長公主,這才突然有些酒醒。口齒不清的說了一句:“謝謝謝大人。”便立馬扶著侍女朝長公主走去。

長公主的臉色實在算不上好,謝承安神色平靜,顯得鎮定自若,朝著長公主半作揖:“既然郡主已平安到府,微臣就先告退了。”

剛轉身便聽見後來傳來的長公主的聲音。

“謝承安,大理寺卿是吧?之前你救了阿錦,本宮甚是感激,但本宮還是希望你能與阿錦保持些距離,當然,今日之事也實是她不懂事,叨擾謝大人了。”

謝承安聞言笑了笑轉過身來道了一句:“長公主多慮了,今日實在是偶然。”後轉身冇有停下腳步,人影隨著點點月光燭光直接走進黑夜裡。

長公主站著看著清醒了一會又不省人事的虞錦歎了口氣,隨後讓寶珠趕快扶著回去好生照料著。

“大人,咱們可真是好心冇好報。”衛新趕著馬車向裡麵坐著的人抱怨道。

“趕好你的車罷。”

謝承安坐在剛纔的位置上忽回想起剛纔抱著虞錦的觸感,好似柔若無骨,不免眼眸加深,突然腦海一閃過畫麵,她手臂上也有一條傷口,應該是那日落水時不小心劃到的。

過了半晌,謝承安拂起自己的衣袖,按著記憶對比了一下,這位置還有深淺怎麼...完全一致?

“謝大人,探子來報,說是樂陽郡主身旁的侍女綠竹去稻花村打聽大人的訊息。”

謝承安眉目驟然染上了冰,眯起眼睛冷冷一笑:“無妨。”

她竟然還知道去稻花村查他?再聯想起剛纔虞錦在馬車上的模樣,謝承安自嘲一笑,原來你也一樣嗎?

可惜了。

這邊慶宜在府中等著回來的侍女稟告才放下心來入寢了。

————

次日虞錦醒來,撐著身子覺得頭暈眼花,身體萬分疲憊,口渴的要緊。綠煙和寶珠連忙伺候著虞錦梳洗。

“郡主,昨晚你真是喝的太多了,多虧在酒樓碰見了謝大人後送郡主回來。”寶珠幫著虞錦梳髮望著鏡子說道。

“謝承安?真是他?”虞錦突然一激靈。“那不是夢嗎?”

“對呀,昨晚還是謝大人親自抱著郡主回府,長公主看見了還有點不高興,說了謝太傅一頓。”寶珠插上最後一根簪子。

虞錦聞言瞪大了雙眼:“母親怎麼會看見?”虞錦有一個不知道是好是壞的習性,就是無論醉酒醉的多嚴重,第二天醒來都不會斷片。想著昨晚自己掛在謝承安身上哭個不停,虞錦就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

“長公主擔心郡主,就在大堂內等著,正好就碰上了,郡主,依我看郡主跟謝大人可真是有緣,買芙蓉糕那日,還有昨日...”寶珠在那眨巴著眼取笑道。

有人正好拿著熏好的衣裙進來聽見主仆二人的對話一臉欲言又止:“郡主,奴婢鬥膽說上一句,長公主似乎對謝大人很不滿,而且...”

虞錦聞言抬頭,看見綠竹不免有些吃驚,按理說此行至少得去好幾日。

“綠竹?你為何這麼快就回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書後和反派談起了戀愛,穿書後和反派談起了戀愛最新章節,穿書後和反派談起了戀愛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