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將門閨殺 第10章

小說:重生之將門閨殺 作者:賀儀蕭君鶴 更新時間:2022-11-16 09:46:48 源網站:番茄

接下來由朝陽公主進行第二輪抽簽。

“賀國公府賀儀對戰禮部尚書府秦葉。”小太監朗聲讀到:“對戰項目以菊為題做畫一幅。限一炷香時間。”

“這是什麼運氣啊又是你。”禪一熹皺了皺眉頭看著賀儀。

“無妨。”賀儀抬頭注意到朝陽公主盯著她似笑非笑的眼神便心裡有了數,怕是那公公手裡的箱子是做了什麼手腳吧,無論誰抽必然會抽到自己,這是朝陽公主對自己拒婚的報複。

現場一片安靜,禮部尚書小姐秦葉畫工斐然,亦是京都聞名的畫家才女。但是經過剛剛那一場比賽,眾人更加期待賀儀的表現。

賀儀一走到案桌前便知曉朝陽公主的笑意為何了,因兩邊朝臣夫人們看不清案桌上的物品,秦葉前麵擺著的是十二色墨,而自己前麵擺著的是十二盤黑色墨水。畫菊無彩墨是非常難畫的。

兩人提筆作畫,不到一炷香時間便都已完成。

“怎麼回事,我看你一直隻取一個色盤裡的顏色。”賀儀回到座位上禪一熹立馬擔心的問道。

“十二色盤均是隻有一個墨色。”賀儀無奈的回道。

禪一熹皺了皺眉剛想說什麼,隻見小太監們抬起來秦葉的畫作是一副滿園秋菊圖,圖中金燦燦的金菊開滿了整個園,金菊花從中一個亭子而立,亭子中有兩個紅衣女子手拿蒲扇賞菊對飲中,紅衣墨發,色彩鮮明。右上角秦葉落款《嬉菊圖》。

“好, 秦小姐的這幅《嬉菊圖》色彩明豔,人物傳神,美矣。”朝臣席間不斷地發出讚美聲。

小太監放下秦葉的畫作,抬起賀儀的作品,眾人一下子從彩色鮮明的《嬉菊圖》跳躍到賀儀的黑白畫作。刹時鴉雀無聲。

賀卿卿隻瞄了一眼黑突突的畫便朝著賀儀開口道:“大姐姐,哪有菊花是全黑的,你這分明是在對朝陽公主菊花宴的不滿嗎。”

“放肆,今日乃是本宮的賞菊宴,賀大小姐畫了一幅黑白畫是在詛咒本宮嗎。”朝陽公主憤恨的說道,她就料定了賀儀不敢把她隻提供了一色墨的事抖出來。

賀儀剛站起身準備回擊朝陽公主的話。就被二皇子劉林傅打斷了:“皇姑姑息怒,賀大小姐本就不善書畫,不懂色彩搭配纔會選一色塗鴉,並非想詛咒皇姑姑。”

賀儀心中冷笑,劉林傅啊劉林傅到哪你都表現得這麼深情,上一世自己就是被他這一種深情維護所感動。“稟公主,小女並非胡亂塗鴉,小女生在武將世家,自幼聽父親講述戰爭的殘酷,戰後城池的重創,如今西疆來犯,我大越男兒在前線浴血奮戰,多少人馬革裹屍,無法魂歸故裡,白菊素有祭奠之意,小女因此特彆藉此畫為那些陣亡的將士獻上一抹哀思。”

“此畫乃為佳作。”大學士一生酷愛畫畫。

眾人這才細看賀儀的畫作,隻見畫的前端是一片用黑色勾線勾畫出的白菊朵朵,一大片的白菊,後麵是巍峨而有些破敗的城牆,城牆的大門半開著,地上倒著一麵旗幟,初看這是戰場,再看地上寥寥幾筆墨跡延伸到城門,不難看出這是戰敗後的城池,大朵的白菊顯示著曾經這裡遍地屍體,不難讓人想到此刻在戰場上廝殺的大越兒郎。

眾人沉默了,賀儀的畫作確實不夠驚豔,雖然冇有精湛的畫技,卻勝在意境。

最終賀儀和秦葉以平手收尾。

接下來就無趣多了,朝陽公主兩次作假讓賀儀參賽,兩次都被賀儀驚豔,接下來便再也冇有抽中賀儀了。

賀儀也並不想在這出風頭,便在後麵的一次琴中敗落下來,反正這最末尾的一個已經排給了賀卿卿了,她便無所謂了。

女子才藝果不其然最終第一落於賀雲之手。

才藝展示結束後,眾人便移步到莊園的後山賞花了。

賀儀和禪一熹走到一塊,心中總是不安,看來這才藝部分隻是前菜罷了,最重要的報複應該在後頭吧,她可不相信朝陽公主能放過自己。

一係列活動下來便到了夜宴,直至夜宴結束朝陽公主都冇有再對賀儀進行報複。

夜宴之後便是眾人去看戲,有些累了的小姐們回到廂房休息。此次賀儀出門隻帶了小棋和小畫兩個丫鬟,小畫善藥理,一進到給賀儀安排的廂房便聞到了異樣的味道。

“姑娘,這個熏香有問題。”

賀儀右手指抵唇,示意小畫不要嚷嚷:“先把它滅了。”

賀儀的廂房被安排在賀雲和賀卿卿的廂房中間,怕是隔牆有耳。

小棋走到門口看了看四周見邊上兩個廂房都未掌燈,確認賀雲和賀卿卿並未回來,關上門小聲的說道:“小畫這裡麵有什麼問題。”

“熏香本身是無毒的,但是夜宴期間小姐們喝的都是菊花釀,這熏香裡麵有一味藥材,喝了菊花釀再聞這個熏香,會有催情的效果。”小畫答道。

“嗬,朝陽公主忍了一天冇有對我動手,看來是在這裡等著我呢。”賀儀一邊走到床前一邊輕聲說道。賀儀輕輕的掀開被子,兩個丫頭瞬間睜大了眼睛,她們看到了什麼,小姐的床上居然放著一條男子的褻褲還有一本春宮圖。

“看來是怕我未中那**香,還留了備用的招數。”賀儀淡淡的開口道。

“小姐,奴婢這就把他們處理掉。”小棋丫頭紅著臉說道。

“彆急,就算你處理掉這些,怕是還有後招。”賀儀想了想:“這裡不是自家後院,且今日人來人往,萬一被人看見你在處理這些東西,我一樣也會被人構陷。現在我們已經知道人家是想用失貞來陷害我了,防備起來也容易些。”

小畫目中含憂道:“可是萬一我們著了人家的道怎麼辦。”

賀儀和四個丫鬟從小生活的環境就比較簡單,都愛舞刀弄槍不善於後宅的爭鬥。後宅的這些個陰私手段都不懂的應對,好在賀儀已經重生了,前世也冇少在劉林傅後宅經曆。

賀儀冷著臉冷聲道:“躲得了一時又怎樣,既然有人擺明瞭要陷害我不貞,那我便以牙還牙。”

兩個丫鬟互相看了一眼,總覺得這陣子自家小姐變得不一樣了,以前總是唯唯諾諾的現在脾氣霸氣多了。這纔像是將門的大小姐嘛,誰欺負我我必百倍奉還。

“那依姑孃的意思是要怎麼做?”小畫連忙問道。

“現在眾所周知聖上的聖旨,便不可能放了嫡出的公子的褻褲,這必然是庶子的,而能在公主府裡動手腳的怕是隻有朝陽公主了,當然我的好二嬸好妹妹怕是也冇少出力。”賀儀麵無表情的說道:“朝陽公主素來是支援三皇子一派,看來等會來的人必然是三皇子黨的某一位庶子了。既然二叔明麵上是未站隊,但私底下卻是二皇子一黨,那麼我便送個大禮,好讓群臣們知道二叔其實是支援三皇子的。”

賀儀招手讓小畫附耳過來,小聲的吩咐了她幾句。

小畫聽完之後露出來一個古怪的笑容:“奴婢明白,奴婢這就去辦。”說著就出門去了。

“小棋,我還未乏,拿上父親的那本兵法我們到禪小姐房裡與之討論一二。”賀儀便帶著小棋離開了房間去往了禪一熹的廂房。

禪一熹的廂房離賀儀的廂房也不遠。但是兩人並未走明路,而是選擇了行人稀少的小道繞了一大圈並保證並未有人看到她們離開房間才叩響了禪一熹的廂房門。

“你怎麼來了,快進來。”禪一熹看到賀儀一臉的驚訝。

“這是父親留給我的兵法手劄,我看你頗為喜歡,因此過來與你探討一二。”賀儀一進去便看到了禪一熹邊上還坐了一個女子。

“這是恩國公的嫡女華琳琳,我與華姐姐素來交好,今天華姐姐因為有點事所以來的晚了些。”禪一熹對著賀儀介紹道。

恩國公府是皇後孃孃的孃家,那麼華琳琳便是皇後孃孃的嫡親侄女。兩人雙方見禮後,便一起推演起了賀敏的兵法,三個姑娘都是隻愛戎裝不愛舞裝之人。

賀二夫人秦氏正與一眾夫人還在花廳聽戲,便見一個小丫鬟匆匆的跑過來在她耳邊耳語。秦氏臉色微變,她誇張的表情引起了邊上眾人的注意,朝陽公主忍不住問道:“可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你不是給賀大小姐帶路回廂房的丫鬟嗎?”

那丫鬟身體抖了一抖,吞吞吐吐的道:“冇,冇事。”

朝陽夫人皺了皺眉,看了秦氏一眼。

秦氏見狀立馬領會,麵上似有些猶豫道:“這等事本不該說,影響到姑孃的清譽,但是這是在公主彆莊,這事我也無法處理還是得請公主幫忙。”

秦氏對著那個丫鬟使了個眼色,丫鬟顫顫巍巍道:“奴婢送賀大小姐回房後,便去為賀大小姐準備洗漱用的溫水,回來便看見有一個男子鬼鬼祟祟的溜進了賀小姐的房間,今日貴人眾多,奴婢怕是哪位公子喝多了走錯了房間,奴婢便打算進房提醒,結果奴婢剛靠近房門,便聽到了.......”小丫鬟的聲音越來越輕。

在場的大部分夫人瞬間就懂了這小丫鬟的意思。

朝陽公主一拍桌子道:“放肆,好大的膽子,賀家好教養,偷情都偷到本宮的彆院來了。”小丫鬟嚇了一跳連忙跪地,秦氏也忙跪下:“公主息怒,這事怕是有誤會。”

朝陽公主起身:“都有人證了,還能有什麼誤會,走眾人隨本宮一起去看看,都給本宮做個證,千萬彆讓人以為是本宮構陷賀大小姐,不好跟皇兄交代。”

眾夫人們麵麵相覷,她們著實不想參與這等事,這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事有貓膩,自己被迫變成了見證人,但是礙於公主的地位,眾人隻能默默地跟著朝陽公主。

朝陽公主冷著臉帶頭走去,一眾夫人隻得跟隨而去。

眾人不一會兒便到了安排給賀家的廂房門口,一到門口便聽到了室內傳出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音。

朝陽公主忍著得意的笑,剋製的道:“賀府真的是好教養,傷風敗俗的東西。好一個隻求一生一世一雙人原來是早有姘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之將門閨殺,重生之將門閨殺最新章節,重生之將門閨殺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