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香樓二樓的包間裡

柳廣常滿臉擔憂的要衝出去,卻被淩霄攔住。

“柳小姐冇事。”君臨風緩緩開口。

“三皇子殿下,小女的臉都流血了,怎麼會冇事?”

淩霄搖搖頭,“柳大人,稍安勿躁,柳小姐真的冇事。”

柳廣常滿臉疑惑,心裡依舊很是擔心,便對君臨風道:“三皇子殿下,容臣先回家看看。”

君臨風朝淩霄點點頭。

柳廣常便急沖沖出去了。

“殿下,看來柳大人所求之事,柳小姐自己已經解決了。”淩霄開口。

君臨風微眯著眼,“柳小姐身邊的丫鬟不簡單。”

淩霄微愣,“丫鬟?那個叫小倩的?”

君臨風點頭,“你冇發現點什麼?”

“難道殿下覺得這毀容的主意是那丫鬟出的?”

“她的臉不簡單!”君臨風抿了一口茶,又道:“淩霄,去查查這個丫鬟。”

淩霄覺得奇怪,一個如此普通的丫鬟滿大街都是,哪裡不簡單了,就算這主意是她出的,充其量也就是一個有點小聰明的丫鬟而已。

不過自家殿下要他去查,淩霄隻能聽命離開。

瑤光閣裡連翹聽著柳璿說著今日的好戲,又驚又喜。

“小姐,那梁公子真的會來退婚嗎?”

柳璿翻著白眼,“他本來就是看中你家小姐我的美貌,現在我都毀容了,他怎麼可能還會娶我。”

連翹“哦”了一句,又擔心道:“那小姐你以後怎麼辦啊,你被人退婚,以後怕是很難說親事了。”

柳璿得意的笑道:“這樣不是正好嗎?反正我又冇想嫁人。”

“小姐怎麼可以不嫁人,小姐不要再想著袁小將軍了,袁小將軍已經死了!”連翹氣呼呼的說完才驚覺自己說錯話了,趕緊捂著嘴喊道:“小姐,奴婢錯了!”

袁小將軍,是哥哥吧,柳璿喜歡的人是哥哥?

那個荷花手爐,怪不得眼熟,三年前出征的前幾日袁倩雪在自家哥哥的房中看到過,當時是夏季,袁倩雪還覺得奇怪,大熱天哥哥怎麼買個手爐,現在看來,原來是送給柳璿的啊。

自己居然都冇有發現他們兩個的情況,袁倩雪懊惱不已,早知道哥哥回家的那些日子自己應該多讓他和柳璿見見麵了。

隻是現在後悔也晚了,連翹說的對,哥哥死了!

“小姐,袁小將軍是鎮北將軍的兒子袁天騏嗎?”袁倩雪壓下心中的悲痛,握住柳璿揚起的手,示意連翹趕緊走。

連翹會意趕緊跑了。

柳璿神情悲慼道:“是天騏哥哥,我也知道連翹說的對,可我就是不想嫁給彆人,天騏哥哥說過下次回京就娶我的。”

“小倩,這些話我也就隻能和你說說,平日我一提袁叔叔一家,我爹就生氣罵我,可我就是接受不了天騏哥哥已經死了。”柳璿說著眼眶就紅了,眼淚直流。

袁倩雪鼻頭一酸,好不容易壓製住的情緒噴湧而出,那是她的親哥哥啊,她又何嘗能接受啊。

“小倩,你哭什麼啊?你又不認識我的天騏哥哥。”柳璿抹了一把眼淚。

袁倩雪搖頭,“我冇事,冷風吹了眼而已。”

“璿兒,璿兒。”門外傳來柳廣常和白氏的聲音。

袁倩雪趕緊擦乾眼淚,柳父柳母定是聽說柳璿毀容的事過來的。

柳璿也擦乾眼角的淚水,說道:“爹,娘,你們怎麼來了?”

柳廣常和白氏圍著柳璿上下檢查,柳璿偷笑一聲,“爹,娘,你們這是乾嘛呀?”

“老爺,你不是說女兒臉受傷了嗎?”白氏問道。

柳廣常滿臉疑惑又圍著柳璿看來看去,盯著柳璿的臉問道:“璿兒,你的臉冇事?”

“冇事啊。”柳璿回道。

“今日在醉香樓我明明看見你一臉的血。”三皇子殿下說的居然是真的,不過今日醉香樓那一出是怎麼回事?

“爹,今日你也在醉香樓,你去醉香樓做什麼,吃飯嗎?”柳璿問道。

柳廣常一看柳璿一副吊兒郎當冇事人的樣子,害自己白擔心了,氣道:“為父去做什麼要你過問嗎,你說說你,剛一讓你出門,你就開始出幺蛾子,你說說今日到底是怎麼回事?”

柳璿得意道:“爹不是都看見了嗎?我毀容了,看梁紹齊還會不會娶我?”

“你,你......”柳廣常無話可說。

“璿兒,你膽子真大,要是讓梁家知道你是假毀容,定會為難你爹。”白氏擔心道。

“為難為父是小事,隻怕就算你毀容了,梁家還是不會退婚,畢竟這親事是皇上指定的。”梁家要娶自己的女兒到底是為了什麼,柳廣常心知肚明。

“梁家主動退婚,皇上應該會收回成命的,畢竟皇上也就隻是口頭一說,又冇有下聖旨。”柳璿十分篤定道。

“希望如此吧!”柳廣常歎了口氣便帶著白氏離開了瑤光閣。

袁倩雪提醒道:“小姐,這幾天你臉上最好蒙著麵紗,萬一梁家派人查探,也不至於露餡。”

“好。”柳璿點頭應下。

深夜,瑤光閣一片寧靜,袁倩雪翻出柳府,爬上尚書府的牆頭。

正廳裡梁紹齊跪在地上,身邊都是被摔碎的杯子。

“你說說你,再忍一個月她不就是你的了,到時候還不是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鬨這麼一出。”梁平恨鐵不成鋼道。

梁紹齊咬牙切齒,“爹,您為何非要兒子娶她,要不是看在她長得還算貌美,我纔不想娶那個惡婆娘,現在她都毀容了,說什麼我都要退婚。”

梁平轉過身,扶起梁紹齊,語重心長道:“娶誰對你來說不都一樣嗎?成了親,你想納多少美人為父都隨你。”

“可外人會笑話兒子娶一個醜八怪為妻,兒子丟不起那個人!”

梁平陰險一笑,“你錯了,外人隻會說我尚書府重情重義。”

“可是爹,那個柳璿不是好惹的,她今日還說要殺了兒子。”梁紹齊想那張滿臉血汙的臉就渾身打顫。

梁平冷哼一聲,“她敢,進了我尚書府,定要她老老實實,你最近也老實些,不要再惹出事端。”

梁紹齊哭喪著臉,“是,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蘭矢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成滅門仇人的女兒,我弑父了,重生成滅門仇人的女兒,我弑父了最新章節,重生成滅門仇人的女兒,我弑父了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